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年现在算是明白了,什么叫时过境迁此一时彼一时了,想当初那老子落魄贫困之时,哪里会有一点瞧不起任何人的意思,如今不同了,人家是声名显赫,家财万贯,自然是不在乎那贫民百信送过来的一两个小钱,而且是越来越贪婪,所以年现在是有点不喜欢他,回去之后,一般情况下是不大来看望那老子了,更何况现在到处都是兵慌马乱乌烟瘴气的,所以那年没事干的时候,有时去戏耍戏耍那水中的蛟龙,或者就是去跑到那大深山老林里去逗逗老虎猴子玩玩。

    说来也是奇怪,那年有时就能碰到一些奇能异士,他们不但练就了一身各种各样的本事,而且还真能腾云驾雾行走如飞,或者有些人还有各种各样的法宝,询问之下,他们也都说是得到了老子的真传,根据那道德经上面所讲述的内容领悟出来的,那年就更不明白了,当初那老子自己也说得清清楚楚,他那些玩意都是用来唬人的,怎么就会真的起了作用,再者说也确实好多的年关没有去看望过老子了,说实在话,这心里面还确实有点想的慌的,因此这年这次高兴,决定再去观察一番。

    这一段时间,那年的功夫也长进了不少,不要说隔空打水的掌法被他练得有了几成的火候,就是那脚底下的功夫也更是了得,心念转动,早撒开脚丫子,直奔宋国而来,有时也停下来玩耍打听,那年现在才知道,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宋国陈过了,早已经被那楚国吞并掉了,也不知那老子有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和伤害哟,因为担心所以更快,这一日终于抵达那老子原来的住所。

    看来担心还不是多余的,以前的热闹场景已不复存在,很多的建筑好象也经过翻修装新,变得更加的巍峨高大壮观,但是好像是人去房空,显得很是萧条冷落。只有少数的几个人在弯腰驼背有气无力的扫着那院落中落下的枯枝烂叶,那年本来一直走将进去,没想到刚到大门口就被拦住了,“道家圣地,要买门票方可进入参观。”

    那年只好好言解释道:“我与那老子李耳本是旧时的故交,今天心情不错,想过来看望看望。”

    没料想那年话音未落,就听那把门的小老道大声训斥道:“大胆,老子李耳也是汝等一般人敢随便称呼的吗?”

    那年就感到更奇怪了,随即说道:”想当初不要说我,大家都是这么称呼他的,难道不成过了这么多年改名字了不成?“

    “名字没改,但是就不可以这么直接称呼。“那道人似乎解释得理直气壮的。

    ”那你说我该怎么去称呼他,我今天还真要好好的请教了。“那年已经开始来气了。

    ”应该成他老人家为太上老君,或者是老君,再或者是太清道德天尊,或者就是道德天尊,或称教主,或称神宝君,再或者成太清也行。反正就是不能直呼其名。”那个小道人说得好像还蛮认真,一脸的恭敬神态。

    那年不由感到好笑,没想到那老子李耳这么多年混复杂掉了。连一个名字都混出了这么多名堂,不就是一个代号吗,干嘛这么多讲究。

    ”那这样好了,我也不想同你多烦,你就进去帮我禀报一声,就说故交年特来拜会如何?“那年这段时间心情确实不错,再者说众生可怜,说没就没了,我年是何等样人,怎好去同你们这些短命小鬼计较。

    ”不行,太上老君已闭关多日,任何人不见。“那道人不知道是故意还是确实上面有这个命令,反正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看来是没多大指望说通了。

    ”好好好,不见就不见。“嘴上虽如此说,那心里不由感到好笑,我来都来了,想让我白跑一趟,门都没有,所以趁着那月风高之时,一个纵跃,早飞墙窜顶,一路摸索着向老子原来的住处飞奔而来。

    ”哞哞。“没想到老牛识人,那年刚落到了牛槽边,正在咀嚼着食物的牛儿轻轻地叫了两声。

    ”唉,没想到人不如牛,一头老牛见到我都如此亲热,不知那老子李耳又会待我若何?“

    ”咣,哗啦,咚。“我滴个妈妈,这是什么声音,那年不由激灵灵打了个冷颤,没有办法,天生讨厌听到这种刺耳的声音,好不容易多拍了几下胸脯,才算定下神来,那年都差一点想撒丫子跑路了。

    ”一群废物,都是废物,让你们看个炉子都看不好,我每炉的丹药,都被你们烤焦了,你们可知这是这是我花了多大的代价才聚齐的灵药,如果这一炉再看不好,明天你们统统给我滚蛋。“听得出来,这是那老子李耳的声音,不知为啥声音有点变得尖细刺耳。让人听起来很不舒服。

    ”有话好好说嘛,干嘛要发那么大的脾气呀,“那年走了进去,准备做它一个和事佬。

    ”你是谁,是怎么进来的,看个大门都看不好,明天我炒他们鱿鱼算了”一头一脸的白发,好像那眼眉毛都是白的,而且还白的发亮,光芒耀眼,两只眼睛金光四射,好像皮肤特别的红润,不知道是说他变得年轻了还是变得年老了,反正让年感觉到有点很是不伦不类的。

    “怎么连老朋友也不认识了。财大气粗了是不是,脾气也见长了是不是。”那年真想好好的数落他一顿。

    “哈哈哈,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那好油嘴滑舌的年,半夜三更不好好的在家睡觉,跑到这里来瞎捣乱。”一声大笑,看起来平平淡淡,但是那年感到两只耳朵被震得嗡嗡作响,好象那房顶之上都哗啦啦的有东西落了下来。

    “哈哈哈,既是老朋友来了,为什么不端茶倒水好好的招待招待呢。”那年是不怒反笑,轻飘飘地走了过去。

    “哈哈哈”,一声长笑,那老子不知怎么就倏忽不见,听声音好像是已经跑到了自己的后面,那年真是感到大惊失色,不由如同被定住一般,两眼直勾勾的呆立在那里。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