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地球漫游手札 > 正文 第九十一章 山膏抓走飞行员的真相
    人生大气大落的容易造成心理崩溃,被山膏抓走的飞行员邢承志同志现在就是这个状态,被山膏撵了几天好不容易碰到了救下他的人,结果竟然是真正的被抓了,想想那些传说中的故事,什么剥皮挖心生吃活烤飞行员邢承志决定如果真是这样的结局,干脆找个机会用自己腰部的匕首自尽算了。

    感觉到对方跑的差不多远了,白玉京朝着好萌妹子递过去一个眼神,好萌妹子点点头做了一个ok的手势。

    而齐凌白则是捂住鼻子给了白玉京一个爆栗,然后恶狠狠的说道:“想要知道这山膏的真相也不用这个样子吧,跟着臭鼬似的,你闻闻这是什么味道,怒“

    而白玉京呲着牙,然后轻松得意的像齐凌白炫耀:”我会闭气”

    而白玉京的这句话则是遭到了妹子们一致的围殴,场面异常的爆裂,白玉京被掐挠咬撕扯等等结果惨不忍睹。

    玩闹过后,带着妹子们,根据好萌妹子的指引,开始默默的跟踪山膏,为了防止对方发现,白玉京还特的保持了很远的距离。

    期间为了迷惑对方,白玉京还故意走过了山膏藏匿国道附近的村庄,又往前多走了1公里的路。

    看着渐渐暗下去的天,白玉京示意齐凌白妹子与安其拉给自己施展一个隐踪的魔法,随后边与会和的哮天犬进行争吵边前进。

    “哮天犬啊,你说那么大个的山膏,你这个伺候是这么当的”

    “哼”

    “握草,你以为你一声哼就算了”

    “哼”

    哮天犬扭头头去,决定不理会白玉京这个明知故问的家伙,而它嘀咕了白玉京突然起来的玩闹的心,白玉京一把抱起来哮天犬到自己的眼前。

    然后盯着这个哈士奇一般的神物然后开始左边摇摇右边晃晃,那架势完全就是童心未泯的孩子。

    而哮天犬则是小爪子一抬,照着白玉京的脸上来个x攻击,数到血痕显露,白玉京疼的松了手,哮天犬又朝着白玉京的脸上来了一脚接力继续回到史语寒萝莉的脑地上,再也不理会白玉京的惨叫。

    看着白玉京的结局就连一向不怎么变化笑容的好萌妹子都是嘴角扯了扯,随后队伍在一片轻松中来到了山膏藏匿的村庄。

    顺着微微的火光,白玉京等人找到了山膏与飞行员邢承志待着的民居,此时此刻山膏正在一口大铁锅前烧火,看着即将烧开的锅,邢承志的精神开始逐步的崩溃。

    死亡并不可怕,要是在你无知的情况下死了就死了,然而这种就在你眼前就会发生的事情,你只能用恐怖来说,邢承志已经觉得山膏之所以用那么大的锅就是准备把自己炖了。

    而现在邢承志也没有了路上的自由,他被山膏绑住了手脚,倚在墙角里看着山膏专注点火的样子,心里开始后悔刚才在路上没有趁着对方不注意给自己一刀,一了百了。

    山膏看着水烧开以后,转头看了邢承志一眼,而邢承志则是抬头一幅悲壮的样子问山膏:“你要吃了我吗?”

    山膏眼珠子转了转,然后哼了一声没有正面回答,而邢承志则是继续说:“我明白了,那么死之前能不能告诉我既然你能轻易抓到我为什么一直没有下手,让我东躲西藏了那么久,说实话,我真的想知道,不然死也不会明目的“

    眼看着山膏不理会自己,而是抓起来了它手里的斧子,邢承志开始大声的喊了起来:“喂,你到底要告诉啊,到底为什么,为什么~!“

    而山膏显然跟他想的不一样,领着斧子走进了民居的厨房里然后领出来一代大米,和一些有些烂了的蔬菜水果什么的,走了出来,然后放到地上掏了掏下到了锅里,一眼都没看邢承志。

    邢承志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竟然翻滚到了篝火前,来到了他一直惧怕的山膏面前,翻转的坐起来然后厉声的的问山膏:“你到底什么意思,难道是要把我饿死了再次还是要活吃,还是说留着当干粮,好歹说清楚,不然我今天就自己跳进锅里”

    山膏突然人性化的捂着自己的额头一下然后用自己巨大的手掌,把要冲到了锅里的邢承志的拦住,然后扔到地上,然后瓮声瓮气的说:“人类,闭嘴老实点,本大爷没想着吃你,肮脏的人类你这污染的身躯本大业才不会吃,哼”

    邢承志听到不打算吃自己,邢承志的一直吊着的心随后放了下来,一想又不对,对方一定是没说实话,既然是不吃自己为什么还要抓自己,并且开始一直猫抓老鼠一样的玩弄自己那么久。

    邢承志打算趁着既然山膏开了口,干脆的打破砂锅问到底,山膏直接来到了山膏的面前,挡住它的视线,然后问山膏:”你既然不打算吃我,为什么跟我纠缠了那么久,别告诉我你上辈子认识我,虽然现在连你这神话故事里的妖怪都出来了,但是现在是科学时代”

    白玉京等人屏住呼吸瞪大眼睛,等待着山膏的回答,这可是白玉京等人大费周章等待的答案。

    山膏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邢承志,伸出手掌将其拽开,然后开始王锅里下米,菜准备做饭的样子。

    而邢承志在而是不死心继续的来到山膏的面前,如此的反复数次,山膏最终也停下了手里的工作,看着邢承志眼神有点复杂。

    “你既然想知道的话,那么我告诉你吧,你快死了“

    “啥?”

    “我在山里接受一位仙人的指引,一直负责看守一个魔物封印的由于时空错乱封印坏了,而你被路过的魔物侵蚀了,我要看守者你,顺便在你被完全侵蚀前找到封印的容器,如果找不到的话“山膏说完提了提自己手里的斧子,没有继续明说。

    邢承志干笑了两声:“你少来骗我,你以为你变编造个故事来哄骗我,我就会老实的待着你身边”语气中有些不自信了,说完邢承志的头不经意的偏转了一下绕开山膏是视线,而他的眼角则是出现一丝的血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