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地球漫游手札 > 正文 第九十七章 陌刀之威
    关于陌刀使用的描述,绝大部分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人马俱碎”和“如墙而进”,这是出自《旧唐书》中对李嗣业的描写:“天宝初,随募至安西,频经战斗,于时诸军初用陌刀,咸推嗣业为能。”“嗣业乃脱衣徒搏,执长刀立于阵前大呼,当嗣业刀者,人马俱碎,杀十数人,阵容方驻。前军之士尽执长刀而出,如墙而进。”于是很多人普遍把陌刀认为是骑兵克星,骑兵碰到陌刀阵就“人马俱碎”,但实际上,典籍记载中并无陌刀专门用于对抗骑兵的描述,人马俱碎只是李嗣业个人的行为。”如墙而进“的陌刀阵实际上也没有其他典籍有过描述。不过,陌刀的使用方式倒是有很多记载,如《通典》卷一百五十二:“又于城上以木为棚,容兵一队,作长柄铁钩、陌刀、锥、斧,随要便以为之备。若敌攀女墙踊身,待其身出,十钩齐搭掣入城中,斧刀助之。”这是用于守城。

    实际上真正的陌刀具体是什么形状早已失传,现在目前能作为考量的只有史料记载《唐六典》卷十六:“陌刀,长刀也。步兵所持,盖古之断马剑。”这一条首先注明陌刀是步兵所用长刀。根据《太白阴经》记载,唐代以一万两千五百人为一军。其中弓和枪都是“十分”,也就是全员装备。佩刀“八分”,一万口。弩、棓(也就是大棒)和陌刀都是“二分”,也就是两成装备率,为两千五百张(口)。此外,书中还特别提到,“马军及陌刀,并以啄锤斧钺代,各四分支。”可以看到骑兵是不装备陌刀的。

    剩下的事物的参考一个是郭子仪的墓壁画图,另外就是一个日本的日本御手杵-最接近陌刀的日本长枪,这是盛唐时期被日本拿去借鉴的产物,比如日本刀也是如此叠打工艺也是承接了盛唐唐刀的制作工艺,可惜的是中国历史上战乱不断很多重要的历史典籍都已经失传,最终现代的唐刀工艺还是从日本刀中反转而来,当然也许某个铁匠世家也许知道一些,不过现代目前民间已经公开的流传资料里没有记载。

    唐岚妹子手里抓的陌刀,超过两米高,这还只是刀柄,加上刃足足二米半还要长(这里参考的是三尖两刃枪的造型这里的的刀尖为一个)另外《太白阴经》中记载道被陌刀砍杀的敌人可谓是血流成河,原文中的一段话很好描述就是刀刃索加、血流漂杆,而这队狼骑兵显然也不好过。

    唐岚妹子的陌刀挥舞的威武生风,刀刃所到之处就会有一个狼骑兵被斩为两段,漆黑的血液与碎肉骨头以及临死前的惨叫声都在诉说着自己的惨状。

    当着两队十多只狼骑兵在转瞬间被斩杀了一半以后,剩余的狼骑兵心中出现了恐惧,座狼挺住了脚步开始边嘶吼边缓缓的退步。

    太惨了,这是它们从出生训练以来最为惨痛的,即使是被人类与精灵弓箭与刀枪杀死也只是出现数个血洞,现在自己的同类斩为两段苦苦嚎叫的惨叫声所惊扰,就连围着那对虎豹骑的半兽人都是纷纷侧头想要知道自己坐下威猛的不惧生死的凶物为何今天是如此的叫声。

    一只狼骑兵在惊恐的叫声中调转头,想要回到自己的军阵中,然而刚开始还没热身完毕的唐岚可不干,一声爆呵,脚下发力一个小土坑出现在唐岚的脚下,借助如此的力道唐岚一个冲锋来到想要逃跑的狼骑兵身后陌刀自下而上,画出一个圆弧。

    奔跑中的狼骑兵,整个从中间被一分为二,加上奔跑的惯性,还是往前冲了数米,随后就是骑手半兽人与座狼残肢飞出。

    看着鲜血与残肢飞舞,军阵中的半兽人在沉寂了数秒以后纷纷朝着唐岚发出阵阵的愤怒的吼叫声,显然同伴的屈辱逃跑与死亡是它们不能接受的。

    半兽人千夫长看到自己的手下的惨死的造型也是眉头一皱,然后高声嘶吼对着自己身边的属下:“*******”(半兽人语:废物、懦夫那个半兽人勇士愿意去将那个人类杀死)

    一个半兽人应声而出好声回答了半兽人千夫长的华语,然后一挥手带着自直属下属朝着唐岚狂奔而来。

    而唐岚妹子则是看着纷纷涌来的半兽人兴奋异常连转身与白玉京打个招呼都没有,直接嘿呀一声冲了过去唐岚妹子高高扬起长刀朝着冲在最前面的一个半兽人劈砍下去,挥舞的力道加上重力的加速这只倒霉的半兽人眼前只是一花然后就再也没有了动静。

    砍倒这个半兽人以后,唐岚妹子长刀刀刃一横,画出一个半圆,将跟随而来的三个半兽人的脑袋削掉,然后双手再度回转发力,又是一排脑袋被砍下。

    随后的场面就转化为半兽人冲锋知唐岚妹子的身边,而唐岚妹子则是挥舞着陌刀各种招式施展出来,而半兽人冲锋相反的就是滚滚的半兽人头颅纷纷落下。

    如此一来数分钟后,半兽人的百人队就被砍的差不多了,而看到如此的情况,半兽人千夫长发出一声愤怒的叫声:“***********”

    半兽人百夫长:“******”

    刚才应声作战的半兽人百夫长硬着头皮从队伍中的末尾处冲了出来,然后带着自己的亲信朝着唐岚发出最后的冲锋,应为刚才它们的指挥官千夫长大人说了如果不能击杀唐岚它们只能用死亡来祭奠自己半兽人的荣耀。

    而唐岚看到最后一波送死的,甩了甩自己陌刀上的血迹,然后朝着半兽千夫长做了个挑衅的动作,然后不紧不慢的将冲锋而来的几个半兽人士兵刺死以后,然后耗费两个回合成功的将半兽人千夫长刺死挑起来挂着枪尖上。

    “对面的那个,来战~!”

    半兽人们纷纷把目光传递到自己的千夫长大人的脸上,半兽人千夫长感受到了自己的同类的目光,缓缓的从指挥台上走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