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地球漫游手札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单人破百骑
    “嗷......”

    “嗷......”

    “嗷......”

    阵阵的嚎叫声声就是狼骑兵进攻的讯号,这次它们面对的只有一个穿着一身银色全身甲的拿着长枪的人类,在它们的眼里白玉京差不多就是跟着一块餐盘里的肉没什么区别。

    当冲在第一的狼骑兵兴奋的挥舞着自己的手里刀想要割取白玉京的级的时候,它已经忘了刚才白玉京是如何从前军与中军的军阵中冲杀出来的。

    近了更近了自己的手里的刀马上就要碰到眼前那个穿着银甲的人类了,而就在它欣喜的一瞬间自己的眼前出现一个见见的物体,直接刺穿它的喉咙,随后就是感觉自己的好像飞天了,随后再也没有知觉。

    白玉京一脚踢死座狼将自己长枪的枪尖上的狼骑兵摔出去咋翻一个冲过来的狼骑兵以后,自己的护体罡气稍微的收敛一下随后长枪一收脚下力:“突刺”犹如毒龙一般把冲到自己面前的数个狼骑兵捅穿撞到,而后长枪横起来:“横扫前军”将周围的狼骑兵咋翻震死在地面上。

    “银钩铁画”枪花闪耀,枪枪夺命,每秒过十五次的出枪周围的狼骑兵语气坐骑被直接捅成了蜂窝煤,漆黑的血液流的到处都是而却还有一点白玉京的周身的一层罡气可不是给的,枪尖上也有所被白玉京碰到的狼骑兵与其坐骑那也是没好果子次。

    “横扫八方”银枪横扫,当者披靡,向当前起横扫,攻击前面前方4米圆形区域的敌人,当扫完敌人以后,白玉京借助横扫的力道直接银枪带着力道咋向自己的面前的敌人,造成再次的伤害。

    随后就是长枪的使用主要是“崩、拨、压、盖、挑、扎”这六项基本功。崩,就是要利用枪杆的弹力打击敌人;拨主要是指用枪弹开对方兵刃;压,很直观,就是将力灌注枪身,压迫敌人或其兵刃;盖指的是用枪身防守;挑敌人身体或兵刃;扎,即用枪尖杀伤敌人。

    白玉京这是边冲边杀一路上围着白玉京的狼骑兵那是死伤惨重,白玉京的目标就是撕裂者,你要说乱军中看不到目标但是撕裂者的骑着的高大的恐狼并且还在自己背后竖着一根小旗子上面挂着自己的名号,这明显的标识白玉京要是不杀过去把它剁了都对不起人家的作死。

    撕裂者此时一只手狠狠的拽进了恐狼獠牙的缰绳,心里那个紧张,本来以为靠着数百狼骑兵就能把白玉京堆死没想到被白玉京轻易的杀穿了,看到那些倒地的狼骑兵,撕裂者内心泛起了一丝恐怖,同时让它想起来了自己有一次围攻一个人类商队的事情,那个护卫是多么的牛,自己损失了足足两百狼骑兵才把那个人类战士给堆死,而今天它觉得也许这个数量也许不够。

    看到白玉京杀过来,撕裂者再度挥手让另外的百人狼骑兵上去迎接白玉京的而自己则是一拍獠牙的脑袋朝着军阵的后面退去,继续制造缓冲空间。

    獠牙对于撕裂者的做法那是妥妥的了解,心里不由得骂了一句:不要脸的半兽人,真他喵的不要脸人家单人冲阵都不敢迎战,这让它想起来了自己的狼族的传统,想要狼王之位必须是亲自挑战上一任狼王,而今天撕裂者又这样干了,獠牙觉得太丢狼了。

    不过还好看样子如果白玉京不死,人类那边冲过那些臭烘烘的半兽人的防御阵的话自己就有借口离开了,那么多年了自己也差不多可以离开了。

    撕裂者此时可不知道自己的坐骑獠牙想什么,它的注意力还是集中在战场上,此时的半兽人的中军军阵已经被攻击的差不多了,已经有数个地方被杀穿了,尤其是一个人类的小女孩拿着一把短剑杀的满身黑血凶神恶煞的样子。

    当看到战场上史语寒的脑袋上的哮天犬突然的睁开眼扫了一下狼骑兵的阵地的时候,獠牙突然觉得自己的潜意识一股危险的感觉,一个等阶带来的天然的威压一扫而过,獠牙慌张的四处瞅瞅但是没现有什么高级的魔兽。

    獠牙的异常情况让其身上的撕裂者有些晃动,撕裂者就问獠牙:“你晃悠什么獠牙,难道已经没信心了,伟大的半兽人狼骑兵是无敌的”

    獠牙只是默默了传递了一个白眼,随后来了一句:”你还记得当年撵的咱们搬家的那些精灵骑兵吗?“

    撕裂者瞪大眼睛仿佛眼中出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随后身体打了个激灵,那么多年了自己还真是没有忘记,自己一直让自己忘记那段,撕裂者瓮声瓮气的回答撕裂者:“忘了哼”

    “本狼是恐狼,你的灵魂中存在的恐惧不但没少反而越来越多了,撕裂者哦不应该叫你鼻涕虫,你以为你杀戮人类与精灵矮人就能缓解当年的恐惧吗”

    “你今天话多了”

    獠牙随后不在说话,撕裂者也不说话了两个就在简单的对话的时候,白玉京以及冲开了第二队的狼骑兵百人队,距离撕裂者不到五十米的距离,白玉京的长枪上的漆黑的血液随着白玉京的跑动留到了地面上,白玉京长吼一声:“骑着恐狼的垃圾,敢不敢跟我一战”

    “呼”撕裂者瞬间心头一个不好,果然不出自己的心里所料,自己周围的狼骑兵刚才撕裂白玉京的狂热的眼神突然的一变。

    白玉京的这一声吼可是消耗了不少的法力直接改过了整个一万多人与半兽人厮杀的战场,战场上所有的人纷纷抬头朝着白玉京的吼声的位置望去。

    “勇者之战”

    “勇者之战”

    “勇者之战”

    不知道那个半兽人喊了一句,随后战场上都是“勇者之战”的半兽人语言,张辽与安卡斯·烈风也停下手来,两个人一句斗了百多回合了,不分胜负如果不是与对方的种族理念不同张辽都愿意语气交朋友了。

    安卡斯·烈风甩了甩身上的汗渍:”人类,暂时停手吧有神圣的决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