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地球漫游手札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是敌人太狡猾了
    就这样一直到持续了数小时,半兽人们在营地内留下了数千的尸体后才算撤离完成。?  ?

    张辽完全听从了白玉京的意见,当半兽人撤离的时候出现的喊杀声的时候,张辽虽然不知道白玉京哪里找的帮手但是这样差不多也够了,一个古怪的类似熟人,张辽这是对于白玉京的评价,而被张辽评价的人现在正在愁呢。

    白玉京觉得自己养宠物的天赋还真不行,刚进家门的恐狼现在正在接受哮天犬以及史语寒等人的思想教育工作,并且还有更可怕的事情在等着它。

    就在它接受哮天犬的教育的时候,一个小精灵出现在它的脸上,然后然后獠牙就现自己好像被强制性定义为坐骑了,那个威严的声音在它的灵魂中回想,虽然是个人类的萝莉音但是气势十足,内容按照反应大致就是:你这头狼以后就跟着我们混了,你的定义是坐骑,然后是宠物,看门的,如果可以还要倒垃圾,这里的人里除了咱是你的老大这条坚不可摧,至于你的主人你就把他放在第二位吧,还有哮天犬比你是血脉高等的不少你丫看着办吧...”然后又是巴拉巴拉的一堆的条约,獠牙现在想吃后悔药。(后悔药是什么成年人一般都懂)

    当莫斯·血手带着自己半兽人士兵们撤离完毕以后,在旷野上狂奔了十多公里才安定下来,随后开始收拢残兵试图找到安卡斯·烈风,当夜幕降临的时候莫斯·血手才在一座人类的村镇中与安卡斯·烈风汇合。

    莫斯·血手看着一脸疲惫和颓废的自己的老大统领安卡斯·烈风那个烈焰风暴一般的英雄人物,此时正疲倦和有些茫然的问进来的莫斯·血手:“莫斯,我们这次真的不该来这个世界吗,还没几天我们就损失了那么多士兵”

    莫斯·血手说实话它也不知道该如何的回答,想了想只是干巴巴的说了一句:“是敌人太狡猾了,士兵们都很英勇“

    看到周围士兵的怪异的眼神莫斯·血手又补充了一句:“撕裂者除外,它是半兽人历史上的一大耻辱,如果见到它我建议统领大人将其处以极刑,它的灵魂也不应该得到安息”

    莫斯·血手的意见得到了周围在场的百夫长与千夫长的一致同意,安卡斯·烈火看到如此的情况也只好的点点头同意,随后让莫斯·血手去安排下去,如果见到撕裂者立刻抓捕,生死不论。

    在末世·血手离开以后安卡斯·烈风心情再度低落今天损失太大了,自己的得力的属下撕裂者这货竟然干了这么大丢半兽人的事情,本来撕裂者也是兽财安卡斯·烈风本来还在考虑把它找回来再度统治狼骑兵,应为它是在是没有合适的人选但是自己下属们的表现让它也明白了一点,有时候有些事情是难以得到谅解的。

    并且安卡斯·烈风现在最为心疼的是巴斯的情况,应为巴斯还在人类的阵营中没有带出来,由于巴斯与唐岚一张以后一直躺在坑里也没有声响,再加上自己这边直接被人类冲夸了防线根本没有时间与机会进行救援,自己才来这个世界没几天两员大将就这样的没了,心疼啊并且自己还得尽快找个安身立命的地方。

    想啊想啊安卡斯·烈风突然想到了张辽在言语中透漏出来的话语在这里的东南方向有一座叫做py的城市目前正在处于混乱中,人类在那里没有什么建树并且距离一个恶魔的时空裂痕比较近。

    但是安卡斯·烈风觉得人类的话没那么好相信的,有仔细回味一下张辽的话语貌似也找打不到什么毛病,完全就是无意中说漏的,安卡斯·烈风仔细的回忆回忆再回忆也是没想到张辽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随后派遣自己的身边的一个狼骑兵百夫长前去东南方向去查看了。

    张辽这边则是收拢战场清点下战损然后开始收拾行囊打道回府,这次的战损来说比张辽他们当年的战争少的太多了,不但是有魔法与治理法术还有完整的现代外科手术,更重要的一点是现代的钢铁坚固,虽然对方是魔法侧的生物,但是武器大多数没有附带魔法效果,现代的钢材的坚固程度完全让士兵们抵御了大多数的冷兵器伤害,并且只要不是关键的位置手上或者是大动脉等棘手问题就能治好。

    综合算下来张辽这边损失的一层都不到,简直是神了,在回去的路上,前军来报张辽在路上现了一具无头的半兽人尸体,经过装备衣服等物品的辨认确定是与白玉京对阵而后逃跑的半兽人狼骑兵统领撕裂者。

    獠牙此时身上有唐岚、好萌、齐凌白与两头萝莉,如果不算那些那些宠物小精灵与獠牙与史萝莉脑袋上固定乘客哮天犬的话可以算作挂了整整五个人,而作为它本来该乘坐的主人白玉京只能走着。

    那场面如果再配上一段凄惨的二胡音乐那是要多凄凉有多凄凉。就这样一个坐骑与一个主人偶尔互相对视一样,互相诉说着自己的心中的凄凉感觉。

    獠牙觉得自己也许大概好像跟着撕裂者跑掉的话可能就不是这个样子,然而当獠牙看到了路边的无头的撕裂者的尸体的时候突然现自己貌似活着也不错,随后心情大好昂着头没有了被奴役欺凌的感觉了,瞬间觉得动力满满然后撒欢的跑了出去。

    看到突然撒欢的獠牙白玉京则是微微的摇头然后笑了笑,果然是**狼欢乐多,不过现在白玉京也没那么清闲他与张辽离开大部队带着人查看下路边撕裂者的尸体的情况。

    由于与撕裂者近距离交手过,经过确认白玉京确定这就是撕裂者,主要是白玉京检查到了对方屁股上的被自己踹的一脚的清淤,撕裂者的脖子被切开的地方切开非常的整齐,可见敌人所用的武器的锋利程度,到底是什么人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