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娱乐韩娱 > 正文 第八六五章 宝贵的床单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可是娱乐圈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样美好呢。;;;;;;;;;;;;;;;;;;;;;;;;;”

    “那一次在一次晚宴上,就有人对我提出了那样的要求,要不是经纪人oppa和公司在背后,或许我早就退出娱乐圈了。后来经纪人oppa也帮了我许多忙,哪怕他平时有些娘娘腔,却一直是我很敬重的oppa。”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位我敬重的oppa也变了,变得我不认识了。”

    “这一次,或许……撑不下去了……”

    耳畔,女孩的声音终于细不可闻,林安然放下酒杯,抱起朴信惠向卧室走去。

    朴信惠的卧室并不像普通女孩一般,反而是以冷色凋为主,没有各种女孩子的装饰物和抱枕,最让人注意的反而是那一个放满了籍的柜,林安然粗略地打量了一下,便走到床边把朴信惠放了上去,而他也是一个踉跄扑倒在朴信惠的身上。

    “嘤”

    被林安然压了一下,朴信惠下意识地发出了呻.吟声,林安然小腹一热,却是连忙从她身上爬了起来。

    “还好她醉了,不然我就成耍流氓了。”林安然坐在床边使劲揉了揉额头,意识有些昏沉。

    之前的那一瓶白酒有小半进了朴信惠的肚子,而大半则是进了林安然的腹中,倒不是他馋到要和一个女孩子抢酒喝,只是不想这个女孩太伤害自己的身体罢了,相信有了今晚这些一通发泄,又好好地醉了一场,明早起来就会好起来的,而她的麻烦他也会帮着解决。

    至于其它的,林安然并没有多想,倒不是朴信惠对他没有吸引力,而是他早就过了看见美女就要上的年龄了,不然朴智妍、全宝蓝、刘仁娜、韩孝珠、裴秀智、sunny等等女孩还有日本的那几个就不会还和林安然保持着纯洁的友谊关系,他也很想维持与朴信惠之间这段算得上珍贵的友谊。

    去洗手间洗了个脸后。林安然也清醒了不少,但脑袋中那种昏沉的感觉并没有完全消逝,看着镜子中有些狼狈的自己,他不由得苦笑了起来:“看来一两年时间下来。酒量都变得这样差了,要是两年前,这大半瓶度的白酒哪能让我这么狼狈?”

    勉强打起精神,林安然缓和了一下后,扭干一条热毛巾。回到卧室里给朴信惠擦了一下脸,至少让她身上的酒气少一些。

    做完这些,林安然使劲摇了摇脑袋,白酒的后劲来了,他怕自己再待下去就得闹出误会了,便给朴信惠盖好被子后就准备起身离开,幸好崔昌灿在楼下等着他,不然以他现在的状态,他还真怕直接把车子开到汉江里边去。

    只是林安然刚刚站起来,就被一道不小的力道拉得跌回了床上。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嘴角被一阵熟悉却又陌生的触感给包围,最后眼前闪过一双同样迷蒙的美眸后,意识终于离他而去。

    ……

    五月底的天气很不错,第届百想艺术大赏将林安然的声望又推高了一层,或许这在全世界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力,但对天朝和韩国的粉丝来说,林安然此时的人气就像今天的天气一般,旭日高升。

    而此时的林安然正望着陌生的天花板苦笑,直到怀里那个可爱的女孩动了一下,他才低下头。轻声说道:“对不起。”

    是对不起朴信惠,同样也是对不起这份友情,林安然错误地估计了自己的酒量,也高估了自己的定力。所以才会有昨晚那一夜荒唐。

    “其实,我并不介意。”朴信惠感觉着下身那近乎麻木的不适感,并没有像普通小女生的初次过后一般羞涩不堪,反而是狠狠地瞪了林安然一眼,像是在控述他昨晚的粗暴,“还有。以后不要对我说对不起,我不想因为任何理由听到这三个字。”

    另类的风情让林安然又有些意动,但是看着朴信惠紧皱的眉头,他不由得想到昨晚因为失去了九层的意识而毫无顾忌的索取过程,最终是放弃了进一步的动作,只因为他昨晚给这个女孩带来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

    “再休息一下吧?”

    “我不累。”朴信惠摇了摇头,美目紧紧地盯着林安然,被单下本就环在林安然腰上的双手更是紧了紧,像是怕林安然突然消失一般。

    林安然能够理解朴信惠现在的举动,因为他们之间相识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虽然种种好感都异常的快,但连他这样一个大男人都感觉有些不适应,就不谈朴信惠这样一个女孩子了,何况他还有些怀疑,昨晚的事情到底该怎么算,是算感情的升化,还是酒后乱来,又或者是之前朴信惠受到刺激后的自暴自弃?

    但无论如何,既然知道朴信惠并不是那种随便的女孩,而且第一次也在昨晚给了自己,林安然也不可能就这样放开她。

    “饿吗?我去做些早餐吧,你这儿有食材吧?”

    “不饿。”朴信惠话音刚落就收到自己肚子发出的抗议声,因为两人坦诚相见都没有羞涩的俏脸终于泛起可爱的红晕,想想也是,昨天因为百想艺术大赏本就没有吃晚饭,而大赏结束后就和林安然回家喝酒,再然后又出了那么一档子费神又费体力的事情,要是不饿那就真的见鬼了。

    林安然笑着吻了一下朴信惠的额头,低声道:“等我,我去做早餐。”

    朴信惠家里的厨房有使用的痕迹,冰箱中也有新鲜的食材,看来朴信惠平时也会抽时间自己在家做饭吃,对于这一点,本就被韩佳人和金泰熙养叼了品味的林安然也暗暗点了点头,他还是喜欢能够持家的女孩子的。

    考虑到昨晚的事情,林安然准备做一些养气血的粥,好在朴信惠家里这一类食材都还有,也用不着他去头疼。

    忙乎了一阵后,林安然看了一下时间,就放下正在煮着的粥回了卧室,却看见朴信惠已经起了床,正在收拾带着朵朵血迹的床单,不由得笑了起来,“是要留作纪念吗?”(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