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六一一章 骑兵之间的追讨
    古代战争当中,为何统帅都喜欢找一个小山包登高而望,实在是找不到任何高处的平地之上,也要做一个木架子高台,主要的目的还是为指挥和调动军队会加的方便,也更好的观测战场上的变化。

    像马延这样身处于战场之内的人,要知道战场外的变化,便只能凭借其他的办法了……

    马延微微侧着脸,用目光在附近的山头上寻找着。

    骑战的节奏要比步战的节奏更快,稍有闪失,都有可能带来不可预料的损失。马延一边根据身下马匹的呼吸和流汗的程度,测算着马匹残留的体力,一边也略有些焦急起来,虽然方才嘴上说的挺轻松,但是却不敢有任何大意,在身后的鲜卑人还有接近千骑呢,稍有不慎都肯可能是一场灾难。

    因为长时间奔驰的关系,再加上汉骑的身上的装备比鲜卑人更重,战马的耐力在逐渐的衰减,鲜卑人也越追越近,落在后面的汉骑甚至被鲜卑人射下了一些人……

    局势越来越变得不利于马延。

    鲜卑人大呼小叫的,每当一个落后的汉骑被射倒,就引起鲜卑人的一阵欢呼……

    马延顾不上后面的情况,目光在周边山头上巡视着,忽然之间,在左侧不远的山上看到了不知什么时刻已经竖起了几根旗帜,在风中飞舞着。

    一丝笑意爬上了马延的嘴角,旋即马延便将马头一拐,朝着那个旗帜的方向而去……

    一千余骑对四百,长罕鲁相信对手的汉人骑兵绝对撑不过下一次冲锋,长罕鲁他率领一千余骑到现在还有不少的马力,但是前方的汉骑的马匹已经明显可以看到喘息的频率明显加快了,继续这样跑下去,不超过半个时辰,马匹的速度就因为体内积攒了大量的热量,而不得不降下来。

    长罕鲁冷笑一声,忍着腿上的疼痛,夹紧了战马的马腹,晃动着手中的长矛,指着前方的汉骑,大吼道:“加快速度,追上去,杀了汉狗——”

    “杀了汉狗——”

    千余名的鲜卑骑士也兴奋的吼着,拍打着马匹,向着前方的汉骑直追,有些自持弓术了得的,还在马背上弯弓搭箭,朝着落在后面的汉骑射去。鲜卑骑兵呼啸着,轻盈的在马背上随着起伏扭动着身躯,挥舞着兵刃,仿佛下一刻的胜利就在了眼前。

    可惜的是,鲜卑骑兵们没有等来胜利女神的微笑,却迎来了早就准备好的徐晃领兵的突袭。

    徐晃带着八百骑兵,从侧面的山谷里面狂奔而出,像一只刚刚被拔出鞘的锋利无比的宝剑,直直的刺向鲜卑骑兵的扯腰!

    一时间马蹄的声音垄断了天地的一切,双方所有人的耳边仿佛都只剩下了这闷雷一般的响声!

    长罕鲁急得大声吼道:“令后队转向!迎敌!”

    战马毕竟不是机械,而且就算是机械,要想消除惯性也不是瞬间可以完成的事情,正紧紧的咬住了马延的长罕鲁前部骑兵,根本没有办法立刻掉头,只能眼睁睁看着从斜刺里杀出来的汉骑擦肩而过……

    不过毕竟是生长在马背上的民族,鲜卑人后队见到情况不妙,便在长罕鲁的牛角号声当中,就像是演练好的一般,将自己的身躯全部挂在马匹的一侧,利用自己的体重,强行的改变了马匹的奔跑方向,迎着徐晃的骑兵而来。

    战马奔腾,蹄声如雷,骑兵和骑兵之间的战斗快得就仿佛是眨眼之间。

    徐晃没有给长罕鲁的部队留下大多的转变时间,前锋就冲到了长罕鲁的部队侧腰之上。长罕鲁被迫无奈,只得下令:“前队加速!追上汉骑!后队迎击!等待回援!”

    怎么办?

    只能这样办了……

    长罕鲁并没有太多的选择,现在做出的决定也是在当下比较恰当的举措了。

    可惜的是,就像是长罕鲁在计算着马延的马匹的体力消耗一样,徐晃这些人也在计算着长罕鲁的骑军体力的消耗……

    徐晃挥舞着大号的战斧,瞬间撞进了鲜卑的骑兵队列当中。

    和马延的迅捷锐利的长枪不同,徐晃的战斧速度明显慢得多,慢的甚至可以让鲜卑人调整一下迎接战斧而来的姿势,但是问题是,徐晃的战斧的重量是马延的长枪两倍还多,沉重的分量加上挥舞的速度,就算是眼睁睁的盯着,然后奋力的不管是碰、挑、荡、架等等的做法,似乎都像是螳螂挡车一样的徒劳无功。

    一个鲜卑骑兵用战刀挡了一下,但是在下一刻战刀就像是一根木棍一样被折成了两节,同时人也在战斧的斩击之下,在腋下骤然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伤口,整个人就像是被扯裂的布娃娃一样飞落马下!

    徐晃身边的护卫手持盾牌,主要的责任就是护卫住在挥舞战斧的时候露出来的破绽,杀敌并不是他们的主要任务,但是如果有那个不开眼的鲜卑人撞了上来,他们也不介意抽出环首刀一刀砍去。

    如果说马延就像是一个锋利的钻头,钻透鲜卑人的时候创口并不大,现在的徐晃则是像一把极其钝的大砍刀,不仅将鲜卑人斩成了两节,甚至还不断的挂下了各种血肉……

    “轰!轰!轰!”战马躲闪不及,相互撞击在一起的声音不绝于耳。

    “杀!杀!杀!”双方用着不同的语言,却喊着相同的一个词语。

    虽然是迎面的秋风不断的吹拂着,但是长罕鲁脸上的汉却怎么也吹不干似的,不停的顺着脸颊往下流淌。现在就算是个傻子也知道了落入了汉人的算计,听着如雷的马蹄声响,听到身后传来的有些熟悉的惨嚎声,长罕鲁一边用长矛的矛柄狠狠的鞭打着战马,一边大吼道:“加速!再快一点!加速!杀了汉狗!”

    长罕鲁现在只有了一条路,先解决了前方逐渐失去马匹体力的马延部队,才有办法回头去救援!

    一个念头不可抗拒的在脑海中冒了出来,汉人怎么突然之间就变得这么强硬了?

    长罕鲁真的没有想到,这一次从阴山南下,居然会碰到这么棘手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