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六一九章 对攻!鲜卑的选择!
    大当户恶狠狠的抽了一马鞭,直接就抽打在了前来报告新情况的百骑长的脊背之上,将其背上的皮袍都几乎要抽破了,怒声说道:“为什么不进攻?!是那些没有勇气的几个软蛋重要还是我身后这些众多的勇士更重要?啊?!”

    虽然大当户不一定清楚什么是代表,但是不妨碍其巧妙的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也成功的解决了一次部落之间的信任危机。

    至于阵前的那些被俘的鲜卑人,大当户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他们既然是战士,就要有战死的准备和觉悟。

    没有战死在沙场上,被对方俘虏了,还有资格活下去吗?

    汉人既然把俘虏摆在阵前,无非是想一则用来阻碍鲜卑骑兵的冲锋,二又可以此来打击鲜卑人的士气罢了。

    就像鲜卑人经常做的那样。

    在战场上,有时候就是看谁狠,狠的人不一定会让他人去敬重,但是绝对会让他人去害怕。

    抒斯仹在得到百骑长的回报之后,无奈的下达了进攻的指令。

    先发的一百名鲜卑骑兵冲出阵列,他们没有打任何的火把,列成松散的锋矢形阵,左手揪着马鬃,右手紧握战刀或是长矛,身体前倾,伏在马背上,猛踢战马,向汉军的阵地冲去。

    “抛火把!弓弩准备!”汉军阵前的军候大声吼道。

    两三百步的距离,转瞬即到,马蹄声越来越急,渐渐的汇聚成接连不断的闷雷一般。

    那些阵前的鲜卑俘虏们感觉到了大地上传来的震动,看着在火光当中越来越近的骑兵,感觉到自己的死亡即将降临了,有的开始徒劳的奋力挣扎着往旁边躲去,有的直接瘫坐在地上,有的甚至已经不堪的屎尿失禁……

    鲜卑骑兵终于在火光之中显露出了身形,前沿的军候大声吼道:“弓弩手,发射!”

    “嗡!”

    “嘣!”

    接连不断的让人心悸的声响,箭矢弩矢带着呼啸箭雨冲向了鲜卑的骑兵。冲在最前面的那名鲜卑骑士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连人带马被刺成了刺猬,横着就拍到在地,压灭了几只火把。

    但是现在有没有火把已经不重要了,箭雨的覆盖打击之下,许多鲜卑人在黑夜当中根本防不胜防,只能是凭借自己的运气来与死亡相抗衡。

    终于有鲜卑的骑士冲到了汉军阵前,马背上的骑士伏下身去,锋利的战刀一闪而过,割断了绑在鲜卑俘虏之间串联的绳索,但是他还没来得及直起身子,就被一旁射来的箭矢击中,扑通一通摔落,紧接着又被后面跟随而来的其他战马踩中胸膛,摊平的四肢在大地上弹了两下,便再无动静了。

    虽然有鲜卑的骑兵企图解救在阵前的鲜卑俘虏,但是更多的骑兵自顾不暇,跟本来不及做出这些动作,在他们眼中,只剩下在瞳孔中越来越放大的辎重车……

    “轰!”

    一名鲜卑骑兵连人带马直接撞上了辎重车!

    辎重车的木板发出了痛苦不堪的咯吱声响,而那个鲜卑骑兵自己则是被震得口吐鲜血,摔在了辎重车顶,还没等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旋即在下一刻就被侧方的长矛手捅中了腹部,滑落到车下。

    黑夜对于双方都是公平的,模糊了鲜卑人对于汉军人数的感知,同样也掩藏了鲜卑人冲击的方向,许多的箭矢弩矢都是落空了,众多的鲜卑骑兵都是到了近前才被发现。不过现在的步军战阵也不再是几百人的小规模,双层辎重车的连锁,如林般的长枪长矛,还有在阵后有条不紊轮流进行箭雨覆盖的弓弩手,都给冲锋的鲜卑骑兵造成了极大的杀伤。

    黑夜之中,抒斯仹也派遣骑兵到往前进行弓箭的压制,双方的箭矢就带着死亡的尖啸,在空中擦肩而过,又扑往各自的目标。

    就像是鲜卑骑兵看不太清楚汉军的箭矢一般,汉军阵里面的步卒也没有注意到头顶上的死亡降临,顿时有不少的汉人被射中,痛苦的惨叫着翻到在地。

    “刀盾手上前!举盾!掩护!”黄成敏锐的察觉到了阵前的变化,迅速下令道。

    就在这时,位于后面的鲜卑人大部队忽然有了动静。

    斐潜静静的站着,眼眸在火光当中闪耀着,来吧,鲜卑的大当户,告诉我你做出了什么样的选择?

    就在鲜卑人集结的过程当中,斐潜这边已经射出了近百枚的火球,并不是主要为了杀伤,因为飞在空中的火球轨迹实在是太过于明显,只要时刻关注,注意躲避,除非确实倒霉到不行,被火焰火苗沾染上,否则还是不容易被直接命中的……

    火球的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打断鲜卑集结军阵的流畅性,另外一个附加的重要效果,就是点亮鲜卑的军队。

    就像现在,鲜卑人的举动都能看得清楚。

    只见鲜卑的大部队骑兵分成了三个硕大的箭头,冲着左中右三路袭击而去?

    分兵而击?

    鲜卑人怎么想的?

    “不对!”一旁的徐庶忽然用手一指,敏锐的觉察到了什么,大声的说道,“……三路速度不一样!”

    “人数也不同!”贾衢也迅速的指出了不同,然后和徐庶异口同声说道,“……鲜卑选择了左翼突破!”

    如果不是在火焰当中的照耀之下,如果不是斐潜三人一直都在关注着鲜卑大部队的动向,在现在这种光线不佳,又充斥着各种人吼马嘶各种声响战场上,要察觉这种细小的差异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鲜卑的大部队,虽然看起来是分成了三路,但是实际上,针对于斐潜左翼的人马不管是在速度上,还是在人数上都是最多的,而中间和右翼的人马,与左翼相比较,似乎就好像慢了半拍一样……

    “通知左翼!准备迎击!右翼!准备包抄!”几乎是同时,斐潜就根据战场的变化,迅速下令道。

    战场之上,变化往往都是瞬间产生,位于战阵之中的局部的统帅因为视野的限制,对应敌军的小规模举动采取相应措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像这种大规模的变动,往往就需要中央的统帅进行及时的调整布局,才能达成理想的作战效果。

    虽然多少有些把握,也做了相当长时间的准备和酝酿,但是在最后的决战时刻到来的时候,斐潜不由得还是有些紧张……

    这是他第一次指挥上万人的战斗,这种模式和几个人或是几百个人的感觉完全不同,从部队的后期物资准备到整体的布局设计,如果不是贾衢和徐庶两个人分担了绝大部分的工作,斐潜真的不确定光靠自己一个人可以干得下来。

    不过,结局是否甜美,就看现在对于鲜卑的最后一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