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六二八章 虚张
    为这个“东风”而着急的远远不止斐潜一人,於扶罗真的是在高奴左等没来,右等又没来,实在是坐不住了,便带着人马牛羊,急急的跑到了平阳城,名义上是为了庆祝斐潜打败鲜卑军,实际上为了什么大家自然心知肚明。

    从学宫回到了平阳,斐潜就接待了心急火燎的於扶罗。

    “单于啊,这个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师傅名满天下,所到之处自然是夹道欢迎,多少也要应酬一二,因此路途上难免耽搁点……”斐潜笑嘻嘻的一边请於扶罗喝茶,一边说道,“……单于,应该可以理解的吧……”

    於扶罗呵呵笑着,说道:“理解!自然是理解!”

    不理解又有什么办法?

    汉代对于饱学之士的敬重程度,完全超乎后世人的想象。对于这一类的学术界的大拿,在汉代有一个称谓——“硕儒”,而且这些人的一举一动,都会因此现象级的效仿,比起后世的偶像追星还要更强悍。

    因此现在蔡邕每过一处,必然是倾城出动,夹道欢迎,安排酒宴,尽心招待,这个行程自然是快不起来了。

    虽然蔡邕的名气大,但是学宫还是不能直接用蔡邕的名义。不管什么时代,用古人的名义总好过用今人的,但是若是采用蔡邕之名义,恐怕不是捧,而是杀了。

    因为只要是活着的人,总归会有人不服,但是若是已经故去的先贤,那就没啥好说的了……

    不服?

    那你自己下去先和他辩个输赢再来吧……

    特别是用重开林宗学社的名义,更是无人可厚非。

    郭泰,字林宗,休县人,本身就是属于并州北地人士,在汉代名望极高,算起来的话应该是比蔡邕还要高上一个辈份的领袖级别的人物。

    当然最重要的是郭泰这一位同志呢,天赋异禀,曾经有人称其“口若悬河,声音嘹亮”,又“身长八尺,相貌魁伟”,有才学,又能喷,相貌又好,这样的人自然是走到哪里都能吸引一堆的眼珠子……

    因此才有一些什么林宗巾啊、林宗衣啊之类的传出来。

    当郭泰死时,甚至号称“自弘农函谷关以西,河内汤阴以北,二千里负笈荷担弥路,柴车苇装塞涂”,万人祭奠,场面相当的壮观和宏大,蔡邕也为郭泰亲自撰写了碑文。

    而且借用郭泰之名,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当然这是以后的问题,现在要先处理一下关于南匈奴的事情。

    斐潜说道:“不过单于也不必焦虑,师傅已经到了河东郡了,再有个三五天也就到了……”

    於扶罗听了,总算是有点底,哈哈大笑着,点头说道:“无妨,无妨,我不急的,不急的……”

    斐潜不理会於扶罗的掩饰的话语,而是说道:“单于啊,册封之后,你可有什么具体的安排或是想法?”

    於扶罗的笑容僵硬了一下,说道:“这个……中郎之意……”

    “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向知道单于对于美稷是否还有想法?”斐潜喝着茶,也没盯着於扶罗看,就像是平常的聊天一般。

    “美、稷……”於扶罗一字一顿,笑容在脸上慢慢的隐去,“……不瞒中郎,我几乎夜夜都能梦见那个地方……梦见我的父王……”

    斐潜放下了茶碗,沉默了一会儿,缓缓的说道:“单于……虽然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来平阳也看到了,城西的那一片地,就是为了安葬此次阵亡的将士……我和鲜卑这一战损失很大,约有三千的人马伤亡……”

    步卒损失了七百多人,更多的是骑兵的损失,战死和重伤不治的骑兵就有近七百了,再加上还有一些轻伤的也有三百多人,更重要的是战马的损失,有一些能治好,但是也无法再继续上战场奔驰了……

    当然收获也是不少,光大闹鲜卑马场拐了两千多匹,然后零零碎碎又在战场上收捡了四五百,最后鲜卑残余部队投降,也得了七百多,因为兵粮是西河郡提供的,所以也就的多少分了三百匹马给崔钧,其他的马匹自然是归到了斐潜手中,现在正在白波谷当中养着。

    不过跟於扶罗说,自然是有多惨就说多惨,这边约等于一下,那边大概一下,就当成三千吧……

    於扶罗不由得紧张起来,眨眨眼睛,吞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的说道:“中郎,这个……那个……我其实也是有心帮助中郎的,但是……这个……族中也有人害怕鲜卑势大,所以略有迟缓……”

    斐潜摆摆手,似乎是表示这个事情不算什么,不必再提的样子,然后说道:“我能理解单于的难处,这个就不提了。我只是想说,攻伐美稷的事情,可能需要再往后一段时间了……”

    於扶罗“噌”的一下站了起来,然后又坐了下来,沉声说道:“斐中郎,此事不是已经说好的么?难道斐中郎要反悔不成?”

    斐潜忽然一笑,说道:“我其实也是有心帮助单于的,但是我这也有人害怕鲜卑势大,所以略有迟缓,也是在所难免了……”

    “你……我……”於扶罗顿时被噎得够呛。

    斐潜将笑容瞬间一收,“啪”的一声拍在桌案之上,茶碗都震得抖动了两下:“单于!你的人是人命,我的人就不是人命不成?美稷王庭到底是你的王庭还是我的?你我联盟,没错,但有你这样的做法的么?见到难处就往后躲,见到好处就往前冲?这样的好事,单于也不妨多找几个来给我?”

    於扶罗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几次想要说话,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若是之前於扶罗还觉得凭借自己的人马,多少可以拿捏一下,但是却没有想到斐潜这里发展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鲜卑南下可是实打实的万人啊,这比自己现在手头上的人马都还要多了,结果被斐潜几天之内就给收拾了,於扶罗顿时就觉得没有多少底气了。想起曾经在北屈营地第一次和斐潜见面之时说过的话语,於扶罗不由得在心里长长的叹息了一声……21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