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六三一章 算计
    曹操手中拿着一份邸报,脸上的表情很是微妙,既不像欢喜,又不像恼怒,复杂得难以言表。

    最新的邸报之上惹人关注的,自然是并州北地鲜卑大战之事,太常杨彪的注,则是更加的吸引眼球。

    王允现在当权,眼看着斐潜在搞出了一个祥瑞之后,又带来了一场胜利,这简直就是在无形当中为王允的政权做了一次有力的注解,祥瑞毕竟是虚的,但是战功这个事情可就是实打实的东西了,因此王允大张旗鼓的宣扬也自然是应有之意。

    况且现在王允自以为董卓一死,天下就没有了对立的矛盾,关东关西之间也就没有了什么好争执的了,而且因为学术上的原因,王允一直以来都比较偏向于山东之人,因此也没有将现在的袁绍袁术等人视为对手,因此也就大刺刺的将邸报遍布天下的发……

    曹操现在在东郡的武阳,自然也是接到了这样的一份邸报。

    这个小师弟啊……

    有看了几遍,曹操放下了邸报,目光幽幽。记得第一次与斐子渊见面,只是一个青涩少年模样,拿着个冒充古物的残片,呵呵……

    当初考虑到斐子渊是蔡师刚收的记名弟子,或许是找到些残章来投蔡师的所好,因此虽然看破,但是也没有什么计较,然后就是不知怎么又从记名变成了列入门墙……

    接下来自己当时似乎忙着劫帝,便也没有注意到斐潜,结果等再次见面之时,竟然成为了荆州使节……

    随后斐子渊绕道进了雒阳,而自己却兵败投了车骑……

    一转眼间,自己才刚刚于东郡立足,而那边斐子渊却已经在并州北地做出了这样惊人的事迹出来……

    原本的东郡太守王肱是兖州刺史刘岱杀了桥瑁之后私自任命的,既没有得到朝廷的正式许可,也没有得到民间士族的支持,因此王肱虽然有一个太守的名头,但是却根本调动不了郡兵,也无法和黑山军抵挡抗衡,现如今王肱这个东郡太守实际上也就是名存实亡了。

    而原来在太行山一带游动的黑山军,或许是因为山里的粮食不足供给,因此分成于毒、白绕、眭固三路侵略魏国郡,曹操来的时候,正好白绕部因为王肱的不能抵挡,有些疏忽大意,被敏锐的曹操抓了一个正着,堵在濮水一阵乱揍……

    曹操现在和黑山军的白绕部大战已经结束,结果自然是没有多少的悬念,同时也收降了不少的黑山军,因此也算是正式的在东郡有了人马和地皮。起初曹操还得意了一阵,但是现在看来,虽然也是一个不小的胜利,但是在斐潜的战绩面前,似乎就什么也算不上了。

    “平定一战,天下名动……”曹操低声念叨了一句,声音小得只有他自己能够听见,语气当中似乎有着一种难以言明的味道。

    正在这个时候,厅外的卫兵禀报,卫觊和戏志才来了。

    卫觊走在前面,脚步甚急,似乎就连和戏志才的距离稍微近一些,都有些受不了一样,率先进了大厅,和曹操见过礼,到了一旁坐下。

    戏志才还是那一副懒散的模样,衣服褶皱就不说了,那歪歪的头冠之下发丝散乱,就像是多日睡觉都未曾取下头冠直接睡了一般,实在是不修边幅到了极点。

    曹操一笑,不以为意,欲将桌案上的邸报给二人看看,拿了起来,想了想,便先递给了卫觊,然后冲着戏志才又笑了笑。

    戏志才收到了曹操的小表情,便在乱发之下挑了挑眉毛,表示无需在意。

    卫觊却根本没有注意到曹操和戏志才之间的表情上的交流,因为他的心神全部被邸报上的文字所吸引了,尤其是在看到杨彪的那段话之后,更是心情激荡,竟然忍不住手有些颤抖,只能是接着干咳了两声来稍作掩饰,然后将邸报让一旁的使者拿给戏志才。

    当年之事,若不是杨氏在背后信誓旦旦的做保,卫觊也不会忽然之间有更大的野心,但是现在没想到杨氏居然风头一转,又像斐潜买好起来,这对于卫觊来说,不亚于是一个极大的打击和讽刺。

    戏志才微微的瞄了一眼卫觊,然后就收回了目光,看着邸报,上下扫了几眼,便呵呵一笑,然后将邸报又还给了曹操。

    “二位观此事如何?”曹操说道。

    卫觊已经悄悄的深呼吸了几下,情绪也平缓下来,说道:“鲜卑新败,今年之内必无再来,而鲜卑所遗马匹……”

    戏志才也点点头,说道:“袁车骑与乌桓交好,无他,欲获战马尔。现曹公既与斐中郎有旧,何不遣人加以联络,若是可获千匹战马,当为一大助力也。”

    其实不仅仅是袁绍,就连袁术都和一些北方的少数民族眉来眼去,为的不是那一口腥膻的羊肉味,而是在少数民族手中的那些战马,要不然这些平日里眼睛都长在天上的人,怎么会和胡人有说有笑?

    胡人有战马,汉人有钢铁,但是相互之间都是提防得很,互市的时候胡人宁愿用牛羊换东西,都不愿意用马,而汉人这是要么上陶器,要么搞青铜的,也是基本上不给胡人铁器。

    这一次斐潜和鲜卑人大战之后,怎么样也会有一些战马遗留下来,虽然说不能确定有多少,但是能搞来一些总是好的,毕竟是师兄弟,怎么说也有些关系……

    更主要的是曹操现阶段手头比较紧了,钱还是有一点,但是不怎么值钱了。东郡这里也是先是被黄巾横扫,后来又被黑山罗掠,其实已经败破得厉害,就算是坐地刮土也搞不来什么东西,更何况曹操是想在东郡作为基地的,则更是要怀柔政策修养民生,因此算下来,这个钱就有些紧巴巴的了。

    又想扩充军备,又想少花钱甚至不花钱,于是曹操在看到了邸报之后,感叹之余,就将主意打到了斐潜身上……

    卫觊看到曹操投来的目光,苦笑了一下说道:“明公,此事非吾推脱,实有不便。实不相瞒,因蔡女之事,与斐中郎于河东之事,略有些争执……”

    曹操“唔”了一声,对于卫觊的借口,有些不以为然。

    在他看来,输了就是输了,有什么好掩饰的。

    卫觊和斐潜在河东相争,这个事情本身就是成王败寇,双方各凭本事,既然斐潜在最后获胜了,并且现在也打赢了鲜卑,就说明斐潜自然是在一些方面上胜过了卫觊,河东卫氏现在投靠斐潜和排挤卫觊也不过是权宜之计,也是世家正常不过的选择而已,若是将来斐潜不慎败落,卫觊自然又可以再回河东……

    不过既然卫觊放不下这个心结,曹操也不好勉强,免得将事情搞砸了更不好。

    因此曹操就转向了戏志才。

    戏志才哈哈一笑,说道:“既然曹公有此意,在下便走上一趟,尽力而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