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六三三章 恶客来
    斐潜看完了信件,眉头不由得一皱。信件里面除了一些寒暄之词,还提及了一项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弘农杨氏似乎准备让杨瓒出任并州刺史!

    这个消息对于斐潜来说,不亚于又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杨瓒,字子进,现任尚书,若是其出任并州刺史,不管是从年龄还是资历上来讲,都没有什么问题。

    最先王允密谋刺杀董卓的时候,最先找的并不是吕布,而是司隶校尉黄琬、尚书郑公业。然而司隶校尉黄琬、尚书郑公业的行为很快就遭受到了董卓的怀疑,然后就随便找了一个天灾的由头罢免了黄琬和郑公业。

    王允见情况不对,为了保证有一定的军队上的控制权,便向董卓建议推举羌校尉杨瓒代替皇甫嵩行使左将军的权力,并且还企图让执金吾士孙瑞出任南阳太守。

    董卓一开始的时候是同意了,但是士孙瑞在准备离京的一些行为暴露出一些问题引起了董卓的怀疑,因此最后董卓又反悔了,将士孙瑞留在都城。

    王允屋内,便只能是建议擢升士孙瑞为仆射,另外动用自己在尚书台的权限,以参与协助处理政事的名义擢升杨瓒为尚书。

    随着董卓的死亡,王允独占了政权,而作为一开始就参与进来的黄琬、郑公业、士孙瑞、杨瓒等人,却连吕布都比不上,跟本没有捞到什么好处,士孙瑞因此直接辞官返回了家乡……

    或许是这个原因,王允似乎也有点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因此,现在弘农杨氏主动的靠拢示好,王允多半也会欣然的接受。

    所以这样看来,杨瓒出任并州刺史似乎已经成为了定局。

    或许是知道在领兵这一块不一定能干得比斐潜更好,又或是觉得鲜卑人南下胡人难缠等等的情况,所以对于直接进行指挥的军权,弘农杨氏并没有表示出要侵占的样子,但是对于并州的政事,则是表示出来一定的重视程度。

    并州之地,一项并不怎么看在士族眼里,但是,那是在平时的情况下。

    现在就有些不同了,河洛一带被董卓毁得够呛,再加上迁都的行为,基本上就等于是半个弘农废掉了,整个河南尹就是一片废墟。

    雍州京兆这一带,又因为人口的暴增,董卓又超量投放了对经济极度破坏力的恶钱,导致现在整个地区的经济体系几乎是完全崩溃,而京兆地区以西,又向来是西羌的地盘,几十年间就算是没有打烂,也几乎是打废了,要想从那边得到什么东西,简直是痴心妄想,所以,矮子里面拔高个,忽然就觉得河东以及并州的太原上党一带似乎变得不错了起来……

    斐敏在写这封信的时候,和鲜卑的战斗应该还没有结束,因此弘农杨氏多半也只是动议,而且现在既然已经大胜,那么再加上秋收基本上已毕,正是钱粮多的时候,那么趁这个大好机会插上一手,基本上就是最佳时机了。

    见斐潜神色有些不对,蔡邕不禁问道:“可有何事?”

    斐潜就将书信双手呈上给蔡邕观看。师父师父,也算是半个父亲,所以也没有什么避嫌或者隐瞒的必要。

    蔡邕上下几眼,刷刷几下,掠过了那些无关紧要的话题,迅速的就抓住了重点,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然后将书信重新叠好,还给了斐潜。

    杨瓒这个人,蔡邕比斐潜自然是熟悉得多了,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杨尚书为人沉稳,或无争意。”

    朝廷要派谁来担任并州刺史,蔡邕自然也是没有办法,因此这句话,也就等于是普通型的一种安慰罢了。

    而对于斐潜的习惯来说,向来是先要做一点最坏的打算的,是的,在胡人军事这个方面来说,或许在自己的胜利之下,应该不至于有人敢于伸手到军队上,然而民政呢?

    并州刺史监管民政,这不是应有之意么?

    那么,一旦杨瓒真的成为了并州刺史,自己是服从还是不服从?

    斐潜几乎想跳脚大骂,难道就不能消停两天么?

    蔡邕看着斐潜,忽然说道:“晋归楚子,晋王送之,问其怨否,问其何报,子作何对?”

    斐潜沉默了片刻,说道:“不任受怨,不任受德,无怨无德,不知所报。”

    “善!”蔡邕点点头。

    “若有怨德,又将如何?”斐潜跟了一句。

    蔡邕瞪了斐潜一眼,但是见斐潜一张几乎已经是晒得有些黑的脸庞,不知为何又有些心疼,沉吟良久,忽然说道:“待册封单于事了,吾便上书乞骸骨……”

    “师傅?!”斐潜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蔡邕摆摆手,微微笑着说道:“老夫年事已高,日益手脚酸软,四肢无力,腆添禄位,案牍困顿,非吾愿矣,陈留路远,奔波劳碌……吾便于此安家吧……春观桃红,夏聆蝉鸣,秋品稻香,冬赏雪舞,亦可慰残生矣……”

    “师傅!师傅……”斐潜竟不知要说什么好,只得跪倒在地,对着蔡邕深深一拜。

    落叶归根,人之常情。

    斐潜明白蔡邕有几分喜欢这个学宫的因素,但是愿意辞官却留在这里,却不仅仅是为了蔡邕口中所说的什么景色,而是为了斐潜,明确说一点,就是为了斐潜所建的这个学宫不会轻易的落入将来的并州刺史又或是什么人的手中。

    如果没有蔡邕这样的大儒坐镇,斐潜有需要带兵在外,如果并州刺史又或是什么其他的民政官员,举着管理生员教化的大旗,然后到学宫内鸠占鹊巢又将如何处置?

    如果蔡邕还在官场之上,必然也是要听从朝廷的指派,不可能久居。然而蔡邕一旦辞官,那么主持的学宫也就沾染上了一份民办的色彩,从斐潜的官办,就转变成为了蔡邕的私营。

    因此不管是谁来到并州,都不太可能对于学宫有什么大的影响,抛弃了官场上官职的弱点之后,蔡邕几乎在学识界强大的不像个样子,不管是论辈份,还是论学识,或者是论名望,现在就算是现在朝野之中的三公,也不是其对手。

    虽然斐潜建立学宫之初,原先是也有一点这样的意思,但是没有想到蔡邕这么快的就决定下来,这的确出乎斐潜的意料,也着实令斐潜感动。

    蔡邕哈哈一笑,将斐潜扶起,拍了拍斐潜的手臂,说道:“子渊不必如此……嗯,前庭客声赢沸,恐多有怨矣,非待客之道,烦扰子渊替吾照拂一二……”恶客,自然是玩笑之语,但是结合之前的话,或许也另有几分的意思。

    “唯!若有恶客,学生便将其轰走就是!”斐潜很自然的接口道。之前在并州,或许还要仰仗他人,但是现在的斐潜,的确有实力说出这样的话语了。

    蔡邕哈哈大笑,然后挥手让斐潜去吧,自己背着手,开始慢慢的在后院的楼榭之间细看了起来,接下来可是要住一段时间的,该改动的,该修正的,也应该仔细看看,等人进来住了再变动就难免有些不方便了。

    斐潜看着蔡邕的身影,脸上的笑容收了收,然后又是正了正衣冠,深深的对着蔡邕一揖,方转身往前院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