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六三四章 新刺史
    蔡邕回首看了看离开的斐潜身影,微微摇了摇头,在心中叹息了一下。

    这个弟子,没想到在行军作战上的能力也是不错,但是在经学之间的纷争和传承上,却未免想的有些简单了。

    一个学宫,首先要面对的问题不是博士和学员,也不是教堂和学舍,而是朝堂。

    来学宫的人只有两种:一种是为了求学而来的,另外一种就是为了求名而来的。而不管是求学还是求名,其中绝大多数的人到最后都是为了求官。

    其实辞官是一直以来的蔡邕都有的想法,只不过现在算是提前一些而已。世间人皆认为当官好,其实当官也要看性格,看习惯,甚至要看天赋,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当官,或者说当好一个官的。

    官字,就算到了后世也未曾简化不多的汉字之一。

    从甲骨文时代就有这个字形了,以冖覆众也,中有上下双口,贯通连之。汉字历来都是音形意三者合一,因此从这个“官”字的读法写法,就应该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引申含义了。

    蔡邕已经在官场混了多年了,从一个充满了一腔热血的青年,蹉跎成了一个整天更愿意面对书卷的老者,这其中的变化,并不是一个人或者一件事造成的,而是这么多年的汉代朝堂铸就而成。

    欲当官难,当官之后才更难……

    而且经学之争,那有那么容易和简单啊……

    ×××××××××××××

    斐潜回到了前院,见贾衢已经在和令狐邵一起指挥着十几个人员,在准备酒宴的事情,左右看了一下,也没有什么好特别交代的,便只觉得往外站了一站,省得给贾衢和令狐邵添麻烦,别的不说,但是每个侍者在经过斐潜身边的时候,因为礼节上的关系总是要停一下,然后行一下礼,才能再走,这就够耽误事情了。

    因此斐潜便干脆和其他的人一样,直接到了小院之外等待。

    不过在院子外的只看到了徐庶和一些其他书吏和学宫新进的管事,而杜远却没有了身影。

    “文正呢?”斐潜问道。

    徐庶说道:“怕是诚远等人不知蔡公举宴,回去平阳传达一声……”

    不管古今,举办宴会的时候总是不嫌弃客人多,而是担心人来的少,就算是不能够登堂入室,在院子外参与一下也是多了几分的热闹,不管客人还是主人都会觉得满意。

    真正能够进入厅内就坐的,估计也就只有斐潜、贾衢、徐庶、令狐邵四人,杜远一个是家族不显,二是文学不章,因此多半还是只能和马延等人在厅外小院中就坐了。

    至于其他的一些小官吏还有学宫内的一些管事,便都布置在院子之外的空地上。

    这是汉代的规矩,也是一种规格和礼仪,斐潜也只能是入乡随俗,况且就算他搞得人人平等,说不定还未必可以让所有人适应,反倒是让人惊恐……

    斐潜沉吟了一会儿,将从斐敏那边得到的消息说给徐庶听。

    “弘农杨氏……”徐庶也是皱起了眉头,天下冠族不是盖的,除了一个杨彪之外,杨家在朝野之中和各地的郡守都有很多人担任了各种重要的职位,得罪了杨氏一人,几乎就等于是得罪了杨氏一族,这种相互之间的牵扯关系,足够让人头疼了。

    徐庶捏着胡子,正容说道:“此事非同小可……平阳县城原无编齐,若是刺史一来,少不得……现在驻军于此,称其军屯或可拖延一二……不过这个学宫……”

    徐庶脑子也是快,立刻就想到了几个不利的方面。

    刺史,州牧都是权限极大,党政军一把抓的官职,原来徐庶等人在荆襄设想的就是让斐潜先行登上这个职位,但是没有想到半路上杀出来一个弘农杨氏要来抢夺这个桃子。

    并州现在残留的郡并不多,上党、太原、西河还有就是斐潜现在才刚刚从马贼和胡人手里抢出来的三分之一的上郡……

    原本朔方、云中、定襄、五原、雁门等郡县,现在基本上大部分都已经沦陷了,特别是朔方、云中和雁门,基本上已经没有汉人管辖的县城了,五原和定襄还略有一些个别的县城在汉人手中,但是已经不成郡治了。

    这样的一个烂摊子,原本是没有人想要的,但是现在被斐潜搞了一下,又有人觉得别小看蚊子腿,好歹也算是块肉啊……

    汉律当中,作为民政治理的一个最重要的功绩,就是编齐。也就是汉代最重要的一项管理百姓的手段,也象征着中央封建王朝对于基层百姓的最重要的统治手段。汉代规定,凡户口都必须按姓名、年龄、籍贯、身份、相貌、财富情况等项目一一载入户籍,被正式编入官府户籍的平民百姓,称为“编户齐民”。

    没有户口的,就是流民,按律可捉拿送监,发配充军,从事苦役等等。

    编户齐民,是古代封建社会为了更好的统治百姓,提出来的一项相当重要的控制手段,并从汉代开始,一直沿用到了后世,成为封建统治者治理百姓的必不可少的重要措施。反正一句话,没有户口的就是耍流氓,抓起来没商量。

    不管是谁来做刺史,首先必然要搞出来的便是编户,但是在平阳城有一点好处就是,这个地方原先是平阳侯曹寿的封邑……

    但是这个倒霉的平阳侯却被牵连了,断了传承,平阳城也被收归了国有,虽然后来平阳侯曹寿的后人,被汉章帝又重新封为了容城侯,但是已经跟平阳县城没有了什么关系。

    因此这个地方虽然靠近河东,但是又不属于河东郡,在几次胡人南下破坏之后,也便被逐渐废弃了,一直至今。

    所以徐庶说,以这里是斐潜的护匈中郎将的名义,在平阳进行军屯,那么这些农户和收获的粮草就不会受限于并州刺史手中的笔墨,也是一个当下比较取巧的应对方法。

    但是学宫,这就比较麻烦了,虽然是在平阳西北,但是毕竟不是在平阳城内,若是硬说是在并州境内也并不是说不通,因此这样一来,就属于了并州刺史的管辖范围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