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六三五章 旧事件
    斐潜官职虽然有一个是上郡守,但是实际上还是以护匈中郎将为主,因此并州刺史虽然对其有管辖的权限,但是实际上却并没有太大的控制能力。严格讲起来,若是较真了,斐潜的这个护匈中郎将甚至管辖的范围比并州刺史还要更大。

    从河西走廊一直到辽东,都属于护匈中郎将的职权范围之内!

    因为原先在汉代初期,匈奴就是北方最大的对手,因此护匈中郎将的职位权权重自然也是非常大,但是后来匈奴被整垮了,慢慢的对应着,护匈中郎将也就并不是非常的显贵了,而且,护匈中郎将和一州刺史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护匈中郎将偏重于军事,而民政这一块,不得插手……

    正巧,学宫自然属于百姓教化,而百姓教化就是民政的一个重要的项目。

    斐潜叹息了一声,说道:“蔡公欲辞官,长驻于学宫。”

    徐庶睁大双眼,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蔡公待中郎甚厚也……”说真的,搞得徐庶都有些嫉妒了,“如此一来,当无鸿都之忧也……”

    “鸿都?”斐潜一时之间没能反应过来。

    徐庶看了斐潜一眼,像是奇怪斐潜多少也算是雒阳土著,怎么会连这个都不知道,但还是说明了一下:“蔡公流放……雒阳鸿都门……”

    斐潜转了转眼珠,终于在脑海中搜寻到了相关的记忆,不由得“哦”了一声。

    鸿都学门事件啊……

    这个真心不是汉代人,还不一定对其能够有多少的了解。

    光和元年,当时的汉灵帝设立了一个叫做鸿都门学的学宫,却引起了轩然大波。不是因为所谓鸿都门学这所学校教授什么又或者不教授什么,而是因为办这所学校的人,其实是宦官。

    在汉代,有三类的文化开始相互倾轧起来,一个是以谶纬之学来装饰的新兴的儒家经学士族文人;二者是以尚未认输死死不愿意离开政坛黄老之术老一代的贵族;三者则是以其他艺术手段开始展示魅力的寒门弟子。

    眼见新兴发展起来的儒家经学弟子开始把持住了朝政,不仅如此还逐渐的热情无比的不辞幸苦的往头上添砖加瓦,将原本就狭小晋升空间越封越小,摆明了一幅活埋的态度,一直以来相互看不起宦官和寒门的崇尚黄老的贵族们,也再也不能无为而治下去了,开始了联手。

    在雒阳的鸿都门,贵族和宦官利用汉灵帝喜欢辞、赋、书、画的缘由,办了这所新型学校,开始招收大量的学子,主要都是一些被太学排斥,或者是家世不显赫,没有能力上太学的人员。

    鸿都门学从它设立的那一天开始,就注定了它所招收的学生和教学内容都与太学相反。学生不再问其家族名位,甚至也不求钱财,宦官为了让汉灵帝高兴,钱财什么的还能算是问题么?

    凡是在辞、赋、书、画有所特长的,都由州、郡三公择优选送入学,而且宦官众也不是傻子,对于在鸿都门学出来的学生,都会给予更多的照顾,一时之间鸿都门学非常兴盛,学生多达千人,更有一些人出为刺史、太守,入为尚书、侍中,还有的封侯赐爵。

    然而寒门弟子和宦官众、老朽贵族之间的勾结的情况,很快就被新兴的士族集团所察觉了,朝廷就那么大,萝卜坑就那么多,都被鸿都学门的人占了,自己的屁股又要往哪里放?

    因此在这个阶段,什么诡异的,不可思议的,甚至是耸人听闻的事件,都在以谶纬之学发家的儒家人手里面诞生了,一时之间整个汉朝国度之内仿佛就成了百鬼之国,处处都有什么妖怪、灾害、灵异的事情上报……

    鸿都门学里面的学生,遭到了士族以及太学出身的人员强烈反对,愤怒不已的士族的用如同冰雹一般的表彰和奏折让汉灵帝知道了这个事情上他仿佛再这样过一天,整个汉朝就会毁在这些诡异的妖怪手中一样。

    很遗憾,汉灵帝最后没有顶住压力,诏召蔡邕与当时的光禄大夫杨赐、谏议大夫马日磾、议郎张华、太史令单飏等人至金商门,入崇德殿,让中常侍曹节、王甫问他们关于灾异及消除变故所应当采取的办法。

    蔡邕当时也是一个直肠子,自然有一说一,将事情原本始末都说了一遍,讲其实争执的起因根本就在于宦官和士族抢夺官位,并弹劾了一些贪腐之人,举荐了一些清明之士……

    但是这样一封奏章,落在宦官众的眼中,当然是恨之入骨,后来蔡邕就因此被寻了一个莫须有的名头,后来被流放到了五原,而其叔父蔡质,时任卫尉,也因此获罪下狱而死,陈留蔡氏的朝廷之上的官员也就被断了根源。

    这也就成为了蔡邕一生当中重要的一个转折点,也怨不得徐庶有些奇怪斐潜为何没能在第一时间想起来。

    斐潜干咳两声,掩饰一下尴尬,确实是有些不好意思……

    在徐庶的想法当中,或许是因为蔡邕经历过那样的事情,所以在见到了斐潜新建学宫之后,不想让学宫变成了第二个鸿都门学,蔡邕才特意放弃了官家的身份,真正帮助斐潜将学宫转变成为了一个私营的学府。

    这样一来,平阳西北的这个“守山学宫”就变成真正类似于林宗学堂一样的,就跟其他大世家开设私学相同,是属于个人或者是家族的财产,不再受到国家的管辖……

    而斐潜却想得更多。

    蔡邕辞官,入主学宫,这一次的确是暂时免除了斐潜对于学宫这一方面的苦恼,但是也并不是说从此就不会再有问题发生,这个突如其来的并州刺史事件,给斐潜无疑是敲响了一记的警钟……

    斐潜看向了东方,说道:“不知子敬那边如何了?”

    太原郡是王允王氏的地盘,现在又是权柄朝野的时间,想必弘农杨氏也不会轻易愚蠢的去太原郡作威作福,因此并州之地,适合并州刺史待着的地方,要么就是这里,要么就是上党。

    徐庶迅速说道:“可要让令狐孔叔过来一同商议?”令狐邵是壶关人士,当然是正经八百的上党地头蛇。

    斐潜摆了摆手,说道:“不急于一时,今日宴会在即,就不做这些烦心事扰人心境了,明日再议吧。”

    斐潜琢磨着,原来还想着放一放的军队征伐,种种田做一些攀爬科技的事情,现在看起来战争又不得不再次摆上了行程,可是这样一来,粮草钱财的储备又要再度的被消耗,自己整体发展的势头又要受到了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