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六三七章 不能退让
    於扶罗并没有带所有的南匈奴族人来,但是大小头人再加上一些亲卫,算下来怎么也有六七百人了,现在就在平阳东南的一块空地上支撑起一个个的帐篷,然后点燃起了一簇簇的篝火,载歌载舞开始欢腾起来。

    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冒出来一些小货郎商贩们,挑着扁担或是举着竹筛,拿着各种各样的小物件,开始在於扶罗的胡人周围兜售起来。跟后世斐潜印象当中车站那些一拥而上的人完全相反,这些商贩会跟着胡人的歌舞扭两下,甚至还会唱上两句,任胡人在其扁担里面挑拣,做不成买卖也没有事,笑嘻嘻的便转去下一个篝火堆旁边了……

    或许是因为北屈营地的交易市场的原因,又或是那些不守规矩的家伙都被斐潜的城中卫队狠狠整治过的原因,胡人们也都习惯了这种交易方式,看见喜欢的物件,便和小商贩们相互连比划带猜测,然后多半是以物易物,汉人也不会太坑,胡人也不会硬抢,各自拿着物品然后满意的离开了。

    斐潜登上了城墙的时候,便看到的是这样的一幕。

    黄旭按照习惯,带着护卫将这一段城墙隔离开,只留下了斐潜、徐庶和贾衢三人站在女墙之后。

    斐潜拍了拍结实的红砖城墙,想起当初和烧制砖头的工匠的理论,都有些感概。

    平阳城,几乎就是在一片废墟之上慢慢建设起来的,至今为止,城中还有一些区域的残骸未能完全清理干净,建设也还在继续,但是作为一个城市,已经焕发出了磅礴的生机。

    长途运输的商贾成批成批的将物质运送到这里,然后在分散成为小行商,往来北屈和平阳进行换购胡人的皮草和牛羊。

    当然,最大的商户其实就是斐潜自己,吕梁山的铁矿被烧制成为通红的铁水,然后经过粗浅的炒钢制作,便打造成为粗糙的枪头和箭头,然后发往山东……

    这些交易之间产生的利润,足够让任何人疯狂。

    斐潜指着城下胡人的营地,说道:“现在就连胡人都懂得按规矩来了,但是反倒是我们自己人开始不守规矩了……”

    贾衢和徐庶听到斐潜的吐槽,都默不作声。

    并州糜烂之地,当年并州刺史丁原听见何大将军的一声召唤,立刻屁颠颠抛下一切,带着兵卒就奔雒阳而去,其中也未必没有这方面的因素,而现在,斐潜才刚刚作出了一些起色,就有人急不可耐的站了出来。

    现在想想,斐潜入长安之时,市井上莫名的出现些谣言,也未必像斐潜之前所以为的是皇甫嵩一人所为……

    前段时间在邸报上太常杨彪的按语,又或许是另外的一个征兆……

    如果真的弘农杨氏之人顶着一个并州刺史的头衔,拉下脸来露出吃相,用脚指头想都能知道,不仅仅是斐潜好不容易在并州北地和胡人之间建立起来的这种相互认可的规矩会被打破,甚至是这些交易的利润,也绝对不会像斐潜一样将这些钱款投入军队和民生建设,要么装进自己的腰包,要么填进杨族的库房。

    步步退让,不仅是失去了先手,而且可能也会让其他的人认为斐潜软弱可欺,原先建立起来的威信,有可能就在这样的退让当中一点点的化为灰烬。

    正面反抗,并不一定会有多少的优势,以护匈中郎将的名义和一州刺史对抗,能不能赢另外说,但是却会形成自己仪仗军力飞扬跋扈,有董卓之属的嫌疑。

    那么现在便只剩下了一条路可以选择了……

    斐潜看着城外的胡人篝火堆,然后说道:“美稷有一个单于,这里也有一个单于……”

    徐庶将脑袋侧了侧,看了斐潜一眼,然后又看向了城外,眼睛迅速的转动了几下,显然是在思索着斐潜的话语,沉吟了片刻之后说道:“……中郎,若是说起此事,现如今,豫州刺史有二,东郡太守有其三……”

    “丝……”贾衢也不是笨人,立刻睁大了眼睛,吸了一口凉气,瞪了一眼徐庶,然后又转头看向了斐潜。

    斐潜转过身,看向徐庶、贾衢两人,说道:“暂且不提那个……假设一下,若是并州刺史新至,编平阳之民,监北屈贸易,驻守山学宫,调雕阴之吏,统西河之兵,当如何应对?”刺史不仅管民生,吏治,也有权利管理当地军事,斐潜所说的都是有可能发生的情况。

    斐潜的摊子已经不像之前那么一点点了,现在从永安到雕阴,从蒲子到平阳,形成了一个略扁的菱形区域,地盘大了,能被攻击的地方就多了,就算是隐忍退让了一次两次,难道还能再退三次四次?

    平阳的编民,学宫的治理,或许可以化解,但是其他方面呢?

    徐庶也不回答,只是看着贾衢。

    相比较之下,徐庶经历的事情更多,更容易理解斐潜的忧虑,所以在他说出那一番话的时候,其实也就是表示他支持斐潜的想法了。

    但是贾衢毕竟年少,虽然在读书求学上经历过一些挫折,但是和徐庶那种差点就家破人亡的经历相比还是差了一点。

    换句话说,贾衢的内心还没有完全的被这个尘世所染黑……

    斐潜转身外望,只是略微用眼角余光扫了一眼贾衢,并没出言催促。

    因为目前只有这一个方法才能彻底解决问题,其他的最多就是暂缓而已。

    斐潜对于汉代皇帝的观念,可能是在场三个人里面最薄弱的,相反,贾衢的这个皇权的观念则是三人当中最强的。

    这个跟出身相关。

    斐潜和徐庶所说的话语,其实就跟公然违背皇帝旨意相差不多了,斐潜特意给贾衢一些时间,也是为了能够多少的统一一下思想,不至于到时候内部出现了漏洞。

    贾衢默默的低着头,看着眼前的一块块的红砖。为了修复这个平阳城,贾衢和杜远两人没少操劳,从城墙的修葺到街道的整理,几乎是一天天的看着平阳城在脱胎换骨变化成现在的这个样子……

    片刻的沉默之后,贾衢抬头说道:“……中郎,恐怕需要让给袁车骑不少的战马军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