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六三九章 胖子没人权
    王邑来了。

    带着一长串的队伍。

    带着十几车慰劳军队的物资来了。

    一见到斐潜的面,就喜笑颜开,就像是一朵在深秋当中绽放的老菊花。

    王邑看着斐潜,现在的斐潜,已经和之前初到河东之时完全不同了,身形体格看起依旧来并不算多强壮,一身的戎装却显得英气非凡,黝黑的皮肤虽然并不是当下士族所欣赏的风度翩翩的类型,但是多了几分成熟稳健的味道。

    “真乃威武之师也!”王邑握着斐潜的臂膀,左右看看,高声赞叹道,“出车彭彭,旂旐央央!赫赫南仲,玁狁于襄!中郎宣威于北地,实乃大快人心也!哈哈,哈哈哈……”

    在斐潜身后的贾衢微微抬头,然后挑了挑一边的眉毛,然后斜过眼珠子看了徐庶一眼。

    徐庶抬了抬眼皮,维持着拱手行礼的姿势未变,看了看斐潜,然后微微的摇了摇头。

    斐潜不知道身后两个谋士的小动作,只是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感叹,想不到直至如今,从一个白丁开始,到现在身居两千石,却都还要不停的琢磨这些家伙们在言语里面潜在的刀锋,稍不留神都可能被砍中,这日子,真是什么时候才能算到头了?

    这刀子砍过来的时候是如此的充满了美感,但问题是,再美丽的刀子,毕竟还是刀子,真要是不小心中了,还是会痛的……

    王邑的话听起来不错吧?

    《小雅?出车》,王邑的话其中有几句就是出自诗经这一首当中的话语,同时这首诗词也为数不多的不是哀男怨女,情情爱爱的风雅之一。

    表面上听起来自然是王邑在称赞斐潜的军队军容齐整,威势赫赫,对于鲜卑作战取得了如同周宣王的南仲大将一般的显赫功绩。

    但是实际上呢?

    那些隐藏起来的话语,才往往是一个人真正所要表达的意思。

    被王邑省略掉的两句话,一个就是“王命南仲,往城于方”,另外一句就是“天子命我,城彼朔方”。

    所以实际上王邑第一是在说,你个斐潜,你的使命是向北,防守朔方的胡人,然而你现在胆子肥了,没有王命就擅自调动军队南下?

    第二,鲜卑、羌狄、匈奴等胡人居住的场所才是你斐潜应该宣示武力,展现力量的地方,现在你带着军队跑到我这里施展肌肉,本末倒置了吧?

    第三,王命才是最重要的!你斐潜的职位是天子所命,自然是要效忠于天子,你擅离属地到这里想做什么?

    王邑身为河东郡的郡守,因此对于斐潜现在的行为颇有些不开心。

    一是因为斐潜带着兵来的,略有以武力相威胁的意思;二是斐潜没有按照士族之间的约定俗成的规矩,先斐潜到安邑去拜见,然后王邑再来回访,而是直接派了兵卒去传话,搞得王邑很是尴尬。

    来吧,明明是同样的两千石,但是如此一来就觉得自己好像低了半级……

    不来吧,现如今在城外屯扎着那么多的兵卒,真要闹起事情翻起脸,自己也不好对付……

    因此思来想去,王邑还是来了,可是来了之后又多少有些不满,便“呛”了斐潜几句,当然,一般人基本上听不懂就是了。

    斐潜呵呵一笑,说道:“潜一些微末之功,不敢当王公此誉……啊,王公如今气色愈佳,更添威仪了……呵呵,王公请……”

    威仪么,汉代怎样的人才有气色,才有威仪呢?

    当然是胖子啦!

    王邑当然知道斐潜话里的意思,当即被斐潜绵里藏针刺了一下,脸颊抽了抽,一朵像菊花般灿烂的笑容顿时有些僵硬……

    没办法,虽然王邑在安邑只搜罗了卫觊一系的产业,但是也够吃的王邑嘴角流油了,又可以借此机会铲除异己,稳固自身的权力,心情舒畅之下,吃吃喝喝也就难免身宽体胖了一些,却没有想到被斐潜犀利的一语中的……

    我不就是胖了一点么?

    难道胖子就没有人权了么?

    贾衢和徐庶连忙将头低下,掩饰着眼中的笑意。

    斐潜呵呵笑着,不论古今,胖子在职场上就是吃亏……

    说自己做了多少多少事情,跑了多少多少的部门,流了多少多少的汗,吃了多少多少的尘土,然后被旁边抛过来的轻飘飘的一句话,“你胖了……”然后这些所有的东西,付出的努力,就会被全部堵死在鼓起来的将军肚里。

    辛苦了么?

    努力了么?

    抱歉,看不出来,因为……你胖了。

    因此斐潜用最简练,也是最尖锐的方式回应了王邑,没有我在并州北地拼死,哪有你现在身上的肥膘?

    王邑一时之间竟找不到什么词语,顺着斐潜的话题纠结于自己胖还是不胖,未免有些太俗气了,但是将这个话题掠过去不谈,又好象是自己默然了一般……

    斐潜呵呵笑着,主动伸手挽着王邑的手臂,邀请王邑并肩走进了中军大帐。打嘴皮子,相互喷一喷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正事该说还是要说,不能尽玩嘴皮上的功夫。

    “有道是君子如风,小人如草,王公赫赫风雅,小弟若有言语不当,还望见谅。”待双方入座之后,斐潜拱拱手说道,“此次顺道而来,军情急迫,难顾礼仪,亦不可于安邑久留,故而相邀王公至此,望王公明鉴。”

    这话还像个样子,王邑明显感觉好了很多,哈哈笑着说道:“中郎与吾乃患难之交,何至于如此生分……嗯,不知是何地之患?”

    虽然说现在整个汉朝的局势比较糜烂,但是在地方上还是有一定的规矩的,各地的郡守县令等等都在按照之前的方式方法在维护者整体的社会秩序,这种秩序一直到了长安王允政治统治的失败,二袁正式翻脸,开始相互征伐之后,才被完全的打破。

    正是现阶段的这种地方秩序还在,加上一直以来王邑和斐潜的关系也不至于恶化到兵刃相见的地步,虽说之前斐潜和鲜卑的战斗,王邑并没有提供支持,但是也顶多是有些理亏而已,并不至于是罪无可恕,所以王邑也还敢前来此斐潜的大营,带来的丰富的慰军物资也多少有些弥补的意味。

    但是不管怎么说,斐潜调动军队总是要有个名头,否则就算是之前再有交情,该翻脸的时候仍然会翻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