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六四四章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山间的山岚吹拂而过,吹动得布幔轻轻作响。虽然秋天的温度已经较低了,但是斐潜却能感觉到背上似乎冒出了一些汗,顺着脊梁往下流淌。

    斐潜呵呵一笑,说道:“奉孝何来此言?”

    郭嘉朗声说道:“平定白波,足见中郎护民之心,北克鲜卑,亦显中郎忧国之意,中郎胸怀经纬之才,身明天下大义,岂不知北地暗弱已久,各自为政,亟待中郎统号令于并州,布信义于北地,解百姓之疾苦,御胡奴之残暴也。”

    话虽然很好听,但是实际上……

    斐潜摇摇头说道:“潜原仅一书生而已,蒙承皇恩浩荡,委以重职,战战兢兢,常恐力薄智短,上不能报君,下不能安民,若奉孝有良策,还请开潜愚钝,直赐教诲。”

    开什么玩笑,在这个时间点上,就连二袁都没有大张旗鼓的站出来,说要和汉室分庭抗衡,而是一直再用着“清君侧”的名义,虽然这个名义大家都是知道有多么的操蛋,然而“没收”和“征用”到底哪个更让容易让人接受一些?

    汉朝当代皇帝还在说天下初平,王允总揽政事还在说山东山西无碍,二袁还继续在装聋作哑说董卓余孽未除兵不得退,各地要员还在假借匪患之名扩大军备斩断和汉室的往来,这个天下有的人是看不明白,有的人是不愿意看明白,但是所有的明白人都不会跳出来说自己明白,因为那样做,就不是真的明白而是蠢蛋了。

    斐潜自然不想做这个蠢蛋,他也不清楚郭嘉的此言究竟是什么心思。自然不可能像一个傻子一样,被人说一句将军之志,立刻慷慨激昂的宣布什么天下将大乱,挽汉室倾覆,除奸臣窃国,就百姓水火什么什么的,真要是这样做了,那么又将现在的这些朝廷重臣们至于何地?

    天下所有大臣诸侯们都是废物,就自己一个聪明人?

    天下所有大臣诸侯们都在贪腐,就自己一个正直脸?

    跟效忠自己的手下,说一说要割据并州的谋略没有什么问题,那叫做阐明自身志向,也是给手下一个奔头,但是动不动就在外人面前大谈特谈,那就是取死之道了。

    所以斐潜自然是只能问问,却绝对不能说。

    问是表明自己不耻下问的态度,但是自己站起来瞎咧咧,那就是某虫上脑了。

    郭嘉目光闪动了几下,说道:“并州东贯群山,西接高原,南临大河,北度阴山,有险塞千里,有沃野万顷,有山川屏障,有交通贸利,虽有胡奴叩扰,但鲜卑失其主,匈奴失其位,羌人失其势,正是殆以天授中郎也,中郎岂有意乎?且北地百姓困苦,盼王师如盼甘霖,上党、太原之地,智能之士亦思明主久矣,中郎既领甲胄,荡平诸戎,布信于内,外结诸侯,保其岩阻,积聚兵粮,待有变时,或南下河洛,或东进中牟,或西平三辅,其不大业可成?此嘉为中郎所谋也,惟中郎所图之。”

    斐潜被郭嘉说的一阵阵心中发颤,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要怎样回复更好。

    郭嘉说的内容基本上和自己想要做的东西相差不多,一时之间斐潜都有一种被郭嘉洞悉一切的感觉……

    自己要认,还是不认?

    这种超强的战略规划性,难道是郭嘉特有的天赋?

    如果郭嘉是自己人,那还好说,大大方方认了就是,但是现在郭嘉明显是代表了曹操,这个问题就不一样了……

    因为在汉代,春秋战国的遗风还有,许多臣子称太守、刺史、州牧为主公,并不是说这个太守、刺史、州牧就要造反了,而是像春秋战国一样,是以家臣的名义在称呼,奉上自己的忠诚。主公做的位置越高权柄越重,家臣自然水涨船高,相互之间的利益是牵挂在一起的,因此家臣的忠诚度在一般的情况下,还是有一定保障的。

    因此,某公和主公之间的差距,并不是仅仅一个字而已。

    郭嘉是曹操的属下,按照后世游戏里面的说法,郭嘉的相性及其与曹操合拍,那么自然就不可能背叛曹操做一些什么事情,那么之前的出言,关于并州的大战略,帮助斐潜恐怕是假,帮助曹操才是真的。

    那么郭嘉为何要说这样的话语?

    斐潜心中一动,并没接着郭嘉的话题继续说并州,而是转而说道:“近闻曹公得拜东郡,大败黑山白绕所部,收降残兵青壮万余,兖州百姓提箪相迎,招贤纳士总揽英雄,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郭嘉眼神一下子凌厉起来,但是对上了斐潜之后,又很快的无奈笑笑,低下头借着喝酒掩饰了情绪的波动,然后说道:“中郎果然洞察明晰,嘉献丑了……”

    果然不愧是蔡邕门下弟子,这个思维的敏捷度,几乎跟曹公不相上下,郭嘉也没有继续遮掩的意思,反倒是很坦然样子,举杯向斐潜赔罪,承认错误。

    “吾主虽入东郡,间有小胜,然粮草、铠甲、兵器皆仰仗袁车骑鼻息……”郭嘉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且兖州久经蛾贼所害,耕地荒芜,百姓流所,困顿无比,城池尽毁,衣食无着,故而嘉心忧不已。方言及并州之策,一则为中郎所计,二则也为吾主所虑,若中郎得统北地,兵甲、战马自可多有往来……”

    斐潜说道:“曹公欲购战马兵械?”

    郭嘉嘿嘿笑了两声,说道:“不瞒中郎,非‘购’也,乃‘借’之……”

    “借”?

    有借无还吧?

    靠,这种事情还好意思说的理直气壮的,不愧是郭奉孝……

    不过方才郭嘉所承认的未必全部都是真的,在其中肯定还有掩盖着一点什么。就像是汉代的墓葬,很多时候都会在真墓之上再修建一个假墓室,然后一旦被人发觉,看到了简陋的衣冠冢之后,多半都会以为挖到了一家穷人的墓葬,然后就没有了继续往下挖掘的欲望和动力了。

    斐潜轻轻用手指敲了敲桌案,那么先抛开是借还是购的这个表面上的问题,郭嘉想要掩藏的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