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六四五章 假假真真真真假假
    在三国当中,刘备为何早期东撞一头,西撞一头,始终不清楚自己到底应该立足于何处,也不知道具体下一步要做什么,除了他自己先天的属性影响之外,很大程度上于他并没有战略的视角有关。更新快无广告。

    有人会说战略这些东西谁不会?

    三国那个谋士不会来这一套?

    但是很遗憾,做人不要太上帝。

    就像是后世,好多人都懂得说股市要在股灾的时候购买股票,炒房要在八九十年代才算是白菜价,互联网要在零几年的时候兴起,马猫的网购会成为世界上第一的剁手网……

    但是真的人在局中的时候,在亲身经历着时代的改变的时候,谁懂?

    马猫到处伸手求融资,求爷爷告奶奶发不出员工工资的时候,多少人当初就离开了?多少人直接拒绝了?多少人躲着马猫?

    那些拒绝了的,顶着金融博士头衔的,身价上亿的风投商们都是白痴,傻子,二愣子?

    或许到了后来他们会后悔,但是他们也相信在那个时刻,他们是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因为后来知道了,或者说经历过了,当然就觉得当初的这些东西并没有多少的神秘感,不就是两句话么,不就是一个整体规划么,不就是每一个三国谋士上舞台之前都会瞎的几句么?

    但是就这样两句话,在当下所有人未来都是一片迷雾的情况下,有多么的珍贵……

    不说那些永远站在上帝角度看世界的,就单单说一个公司的老总,在招聘时遇到一个大学生,然后这个家伙居然将上个月公司刚刚制定下来,仅仅只有董事局的两三个人才知道的未来五年发展规划,全部说了一个通透,请问这个老总是怎么样的一个心情?

    更何况郭嘉现在所说的这些东西,要是被其他的人知道了,也认同了,那就是相当致命了。

    斐潜现在虽然有些许的成就,但是依然还有竞争对手,依然还有敌对势力,依然还有难解的问题,不说别的,单单袁绍如果前期就认为自己威胁过大,发动起山东士族联手先行扑灭,要怎么应对?

    割据上党、太原,上党就不说了,太原可是现在总揽政事的王允的老窝,虽然说站在上帝的视角知道王允蹦达不了两天,但是要是现在就被王允知道了斐潜现在就有侵占太原的意图,王允难道会欣然接受?

    在现在当下各路诸侯还没有暴露出真实想法的时候,在这个就连刘焉都明明是已经割据了但是还是托辞是盗贼损坏了山路栈道无法和中央联系上的时候,率先表示出要侵占上党太原,然后据太行山隔岸观火,那么真的就是纯粹作死的行为了……

    因此斐潜心里担忧归担忧,害怕归害怕,但是还是笑道:“奉孝不必过谦,以曹公大略,东郡亦为鱼米之地,稍加修整,便可恢复,何来钱粮之忧也……然并州之地,苦寒贫瘠,人丁稀薄……若是奉孝觉得并州前途可期,不若奉孝回去和曹公商议一二,同禀袁车骑,便让潜至东郡,曹公来并州如何?”

    郭嘉愣了一下,旋即笑道:“哈哈,中郎爱说笑……此乃朝廷分派,怎能私下调换……”

    斐潜看着郭嘉表现出来的言语和态度,心中略略定了一些,估计郭嘉并不是察觉到了什么,而是习惯上的先声夺人,不过……

    斐潜忽然想起了一点什么。

    如果说设计战术,针对性的做出战局上的布置,斐潜真的不如郭嘉,甚至也比不上徐庶,但是要说起逻辑推理,利益分析,谎言鉴别,这种在后世几乎天天都用的上的东西,那自然是斐潜不弱于旁人的能力了。

    在后世,有谁没有被各种tv上面信誓旦旦的广告所轰炸过?

    在后世,有谁没有被各种狐朋狗友虚情假意的言语所蒙蔽过?

    在后世,有谁没有被各种情侣之间山盟海誓的承诺所伤害过?

    在后世,有谁没有被各种同事同行相互拆台的龌龊所恶心过?

    吃亏多了,痛的多了,自然就会记住了,这种几乎是本能般的反应也帮助了斐潜在此刻保持了一个警觉的心态。

    郭嘉承认自己是为了曹操才向自己献计,为得就是可以有一个不再受袁绍牵制的购买军械的渠道,并且虽然没有明讲,但是言语神情当中基本上就是厚颜无耻的表示出一个意思,这个购买多半是“有借无还”……

    很好,很强大,理由很充分,脸皮够厚实。

    按照常理来说,应该大多数的人都会注意到这个有借无还的身上,纠结于师门情谊之中,然后就多半会被郭嘉成功的给绕过去了……

    “奉孝,不知曹公欲借兵马几何?”斐潜说道。

    “粮草十万,兵械八千,战马三千,不知中郎……”郭嘉笑嘻嘻的,就像是说的数字没有多少似的。这个也是个习惯,郭嘉之前找人借钱的时候也都大开口,然后再主动缩小数值,让人感觉到自己已经在退让了,因此到最后往往也会多少给一些……

    斐潜也没有动怒,也没有对着数字有什么意见,而是一口答应了下来:“既曹公有求,潜不敢不从。”

    郭嘉倒是吓了一跳,眼睛都瞪圆了,难道斐潜的实力竟然已经膨胀到了如此的地步,粮草十万,兵械八千,战马三千,竟然说答应就答应了……

    啊呀,自己刚才是不是报得少了些?

    斐潜自顾自的喝了一杯酒,没理会郭嘉又惊又喜的样子。

    “这个……”郭嘉决定还是见好就收吧,刚说出的话,立刻反悔未免也有些太过了些,实在不行,下次再找个什么理由再来“借”上一批也就是了,于是说道,“……吾主当深感中郎厚谊也,不知何时可以交接……”

    斐潜点点头,说道:“今日有所不便……”

    郭嘉连忙跟上一句:“无妨无妨……那么明日可好?”

    “这个明日啊……亦有所不便矣……”斐潜叹息了一声。

    郭嘉眼睛眨了几下,然后说道:“……若是不便此地交割……于平阳亦可……”

    斐潜摇摇头,又叹息了一声,说道:“非地之因也……”

    这下基本上就把郭嘉给整糊涂了。

    “敢问中郎,有何难处?”郭嘉隐隐觉得有些不妙。

    斐潜正容说道:“曹公身处困顿之境,立于苦难之地,宿于蔽陋之屋,仍不改忠诚之志,举义勇之师,血流濮阳败白绕,赤帜纵横定兖州,扫荡奸邪兴社稷,保靖安民立封侯。潜深敬佩之,故曹公之需,即潜之责也……”

    斐潜停顿了一下,随后说道:“然并州苦寒之地,多遭胡人劫掠,颓墙坏壁,城倒寨废,兵粮战马器械等等一时之间难以筹集,且宽容些时日如何?”

    “……”郭嘉已经感觉明显不对了,但是还是问道,“不知中郎需多少时日?”

    “不多,廿年之内,定将曹公之需备齐!”斐潜说得斩钉截铁,就像是刚才他答应郭嘉所说的数量一样的爽快。

    “哈……中郎又开玩笑……”郭嘉有些哭笑不得。

    斐潜正容道:“啊?吾从来不做玩笑之语。并州北地,十室九空,民不聊生,街市荒芜。吾初至平阳,居于残垣断壁之下,众人议事,立于蒿草荆棘之中,前有胡人虎狼之兵,后无朝廷兵饷支援,困顿时掘草剥树而食之,书吏以下皆自出城樵采……不过奉孝宽心,廿年之内,定将曹公之需备齐!”

    斐潜又重复了一次,讲得义正词严,严肃认真,就像是真的经历过那样的惨痛生活一样。

    “……”郭嘉看着斐潜,嘴角抽搐了几下,“中郎,帐外近万骑,竟凑不得些许战马?”并州人口少,这个郭嘉相信,但是要搞到吃草根啃树皮,呵呵,那就太夸张了些,只要一没粮草断炊,兵卒不出三日立乱。斐潜刚到并州,又怎么会有一只意志力极强的部队跟着一起啃树皮?

    要是论厚脸皮,斐潜丝毫不输于任何人,面对郭嘉抛过来明显不相信的眼神,面不改色的邀请郭嘉走出了帷幕,然后指点给郭嘉看:“奉孝仔细看来,此处并非汉家兵卒尔,为南匈奴单于所统胡骑……”

    幸好这一次没有带过多的并州骑兵过来,现场只有一千多的汉骑。

    两人站在小山石顶端看去,只要不说破,斐潜的胡骑和匈奴胡骑临隔而居,装束和生活习惯均是不一样,这是没什么好说的,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而且对于汉人来说,胡人长得几乎就是一个样子,郭嘉就算是再聪明,也自然是无法在短时间内就分辨出那些是斐潜招募的,那些是於扶罗带来的。

    斐潜说道:“如若不然,奉孝可和南匈奴单于商议一二胜兵之事?”

    郭嘉沉吟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说道:“请之容易,然东郡窘迫,欲养之则难矣。”

    东郡看起来还是有一点钱的,只不过可能不多而已。看着郭嘉的片刻迟疑,斐潜立刻有了这样的推论。

    不愧是人口密集的地区啊,在怎样搞,底子还是不错的,东郡算起来已经是被蹂躏过不下三四次了,但是现在曹操一到,似乎又要风骚的抖起来了……

    呵呵,斐潜看着有些犯难的郭嘉,嘴角微微翘了一下,这样就对了,你头疼的时候我头就不疼了……

    不过么,在其中是否有点可以操作空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