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六五七章 黑山的出路
    这个朝堂是士族的朝堂,占据顶端的永远都是哪一些人,却没有给像张燕这样的平民出身的人留下任何的位置。

    士族子弟看不起张燕,就连黑山军当中的人也很多人看不起张燕,很多老人苦口婆心的跟张燕说:“大统领,何必呢,现在有吃有喝就行了,这人啊,活得长的也就是几十年,短的今天都不知道明天在哪,转眼间也就没了,求那啥子官干球哦,吃不能吃穿不能穿……”

    年轻一代的里面大部分也是不理解,也都是在背后议论纷纷:“那啥,大统领意麻楞症了,瞎不愣看那个会理会他,日不愣腾的有球用,还不如抄刀子利索……”

    当然,也有人支持张燕他,不过就是极少的一部分了……

    个别人。

    比如大计和浮云两个小统领。

    黑山军当中有多少大小统领,张燕自己都不太明白,有时候这些家伙自己凑个几百人就号称统领了,有时候又因为纷争或是老统领死了,顿时就分裂出来好几个,真心数不清楚。

    大计和浮云自然是假名,真实的姓名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或者是原来就根本没姓没名。就像张牛角,就以牛角为名……

    至于张燕,呵呵,就连原先的褚姓,是不是真的这个姓也是两说。

    大计和浮云都是张燕的同乡,也都跟着他一起学过武艺,因此相互之间也是比较有信任感。大计上一次去车骑将军袁绍处,竟然被轰打了出来,纵然是粗壮的汉子,但是被人拿着鸡蛋粗细的棍棒打砸,又不敢还手招架,结果被打伤了,现在还在静养……

    “大统领,浮云统领来了。”张燕的亲卫远远的高声禀报道。

    张燕回头说道:“让他上来!”

    不一会儿,浮云统领就从山径之上走来,到了张燕面前,抱拳行礼:“见过太统领。”

    张燕拍了拍身下的大石头,说道:“上来坐。”

    张燕坐着的大石头有一人多高,四四方方大概有两三个平方,就像是一块巨大的豆腐块一样摊在山顶,边缘垂直,一般人也难以攀爬。

    浮云双手攀住大石头的顶缘,一用力,同时双脚一蹬,在石头壁上又借了一下力,便翻跨上了石头的顶面。

    张燕也没再回头看,依旧双腿盘坐在石头上,听着身后的动静,然后说道:“今年冬天又是个寒冬啦,现在才几月份,就这么冷了,唉……去年的时候,一匹葛布也才500钱,现在居然要六千钱……去上党采买的那个兄弟舍不得,又把钱给带回来了……”

    浮云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他错了。”

    张燕点点头,“嗯”了一声,继续说道:“是啊,接下去天气更冷,更多人要采买布匹,现在六千钱,接下来说不定再过一段时间就要八千钱,一万钱……粟米也是,盐也是,价格都涨得离谱,而且看着这个样子,年前也是休想价钱回落下来了……”

    要过年,有什么东西不贵?越靠近年关,东西越贵,不买点贵东西,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这几乎就是传统了。

    浮云默然。

    张燕不以为意,浮云性格就是这样,大多数的时间都是沉默的,偶尔才会说上一两句,因此也就自顾自的接着往下讲:“这群歪仄楞砍的兔崽子,平常的时候洋大呓症的,也不知道存点家底,看着吧……过段时间,他娘球的就找上门来了,伸着手讨要,老子要是给少了或是不给,还他娘球的转过身就骂!有时候真想乒周不擦都收拾干净了算球!”

    浮云也和张燕一样,盘着腿坐着,闻言垂下了眼睑,说道:“大统领早就该做了。”

    张燕哈哈大笑,前仰后合的,笑得就像是听到了什么最好笑的话语,差一点就要从大石头上翻下去。

    浮云却一脸正经的样子,丝毫不觉得自己这句话有什么可笑的地方。

    张燕摸了摸眼角似乎是笑出来的泪水,说道:“毕竟是老统领留下来的啊……不说这个了,今个儿叫你来,是有个事情……嗯,你知道大计的事情了吧……”

    浮云点点头,回答道:“是的。”

    张燕说道:“原先想说咋们这黑山好十几万的人吧,好歹算是……唉,结果压根就没在人家眼里……”

    张燕叹了一口气,转过头来看了看浮云:“有件事情要你去办……”

    浮云体格粗壮,浓眉大眼,方方的脸上永远都是板着,似乎是任何事情都没有办法让其动一下眉毛一样。

    张燕在大石头表面上找了一小块的碎石头,然后划拉出一个山的模样,说道:“这里就算是黑山,这边是袁车骑……”

    张燕在山形旁边又画了一个歪七扭八的小圆圈,代表袁车骑,然后在上面画了一道叉:“汉皇帝不待见我们,所以我原先就想着去找找袁车骑看看,结果你也知道了……不仅如此,听说袁车骑正在调兵,说不定很快就攻打我们……”虽然张燕不懂得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一句话,但是他朴素的行为当中却在贯彻着这样的思维。

    “而且袁车骑居然跟乌桓人联系上了……”张燕继续在山形的北面画了另外的一个小圆圈,用石头再上面点了两下,“所以我们不会再和袁车骑有什么关联了……”

    黑山大部分的人都是河东、河内、云中、雁门等等周边地区因为各种原因活不下去了,又或是是遭受了胡人南下侵害的汉人,汇集在一起的,所以异常的痛恨胡人。

    张燕继续说道:“之前找过上党的温太守,但是也没得到什么回应,现在上党换了个新太守,就是上次和鲜卑打了一仗的那个什么护匈中郎将……还有一个人,就是在北面一些的都亭侯,这个都亭侯据说和袁车骑关系不怎么好……”

    张燕划拉完了,一堆小圈圈围着山形,看起来有些惨不忍睹。

    “黑山啊,要想有个出路,窝在山里是不行的……”张燕叹了一口气,说道,“没钱没粮,没块好地,就几角旮旯那扣出的几亩地,能养活谁?所以,我还是想看看能不能给黑山找出一条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