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六五八章 萝卜章的名号
    就在张燕为了自己黑山军的前程而烦恼的时候,在邺城的袁绍也有些头痛。

    现在这个局势,变化真是太快了,这个张扬,唉,竟然如此不堪……

    堂下侍者禀报,许攸应命前来,袁绍示意让其进来。

    许攸晃着大袖子,一摇三摆的走到了袁绍的堂下,才从袖子里伸出了手,相互搭在一起,作了一个揖:“见过明公。”

    “啊,子远,来了,请就坐罢。”袁绍点点头,说道。

    许攸谢过了袁绍,便脱了鞋子,进了厅堂,到了一旁的白茅细席上正坐。

    袁绍伸手叫来了侍女,给许攸倒了一碗茶汤,说道:“天意渐寒,子远可用些暖身。”

    待饮毕,侍女收拾完了茶碗,袁绍才不慌不忙的说道:“子远果然卓见,所荐之人已取上党矣。”

    斐潜获得了上党的事情,传播得很快,一山之隔的冀州也很快的得到了消息。虽然斐潜送来的战马挺让袁绍高兴,但是还是寻思了许久,最后便叫来了最先推荐斐潜的许攸,想听听他的意见。

    田丰被派去和冀州几个当地大户接洽,收取赞助费,嗯,劳军物资去了……

    治中郭图正忙着对于整个冀州的中下层官吏进行审核功绩,这个事情自然是要豫州的人来做……

    审配一直在和几个将领一起对于冀州郡县的兵卒进行整编,现在也不在邺城……

    沮授出使徐州去了,可能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逢纪在城北负责新城建设,也是比较忙碌……

    只有许攸最近比较空闲……

    虽然是之前已经确定好了要对于斐潜进行交好拉拢的策略,但是没想到斐潜的动作居然这么快,几乎就是转眼之间就拿下了上党,这不免就让袁绍有些不安起来。

    最重要的是上党的士族居然支持斐潜,将原来的上党太守温浩给驱逐了?!

    这个……

    真不知道该说斐潜太受欢迎了呢,还是应该说原来的上党太守温浩行为太不得人心了?这种事情,要说是有么,还是有的,之前在交州还有益州就有发生过地方的百姓将太守驱赶出境的事情,搞得那个太守斯文扫地,不过发生在并州,这个还是第一次。

    “这是自然!”许攸晃晃脑袋,然后才跟了一句,“幸得主公未受宵小蒙蔽,兼听善纳也。”

    宵小?

    袁绍不由得摇摇头,说道:“子远……皆是同僚,不当如此言语。”

    这个许攸许子远,还真是记仇。不过袁绍不怎么在意这个事情,甚至根本就是表面上做一些功夫就好了,实际上并不想让手下的这些人好的就像是穿同一条裤子似的。

    上位者,当明平衡之道也。

    汉灵帝刚开始的时候也是想做一番事情的,比如收拢各地的军权,建立中央的直属军队等等,但是最后还是被迫落得一个无能的名头,除了策略上有些后置之外,更重要的是没有平衡好各个派系,导致宦官众一头独大……

    这个教训,袁绍很是深刻,因此,对于现在冀州来说,他也在尽可能的平衡,冀州人要用,又不能全用,豫州人么也是如此,这样一来,袁绍自身的重要性才能体现得出来,才能掌控住全部的权力。

    不过现在先抛开冀州和豫州人之间矛盾的问题,袁绍觉得似乎现在这个斐潜是不是扩张得太快了?这样的速度,搞不好会成为一个威胁啊,冀州虽好,但是一马平川,属于四战之地……

    许攸观察着袁绍的神色,不由得眨了眨眼皮。

    对于斐潜这个人,许攸还是比较满意的,至少对于斐潜送来的一些土特产比较的满意,这才多长的时间,已经到手了一对玉马,一个琉璃大瓶,至于那还有一些散乱的金环玉珏就不说了……

    像这样的人怎样也会比张扬那个傻子好吧?

    更重要的是,许攸在内心当中根本不认为斐潜会成为袁绍的威胁,就算斐潜现在取得了上党,又能如何?

    上党一郡之地,再加上那个不着调的上郡,还是在并州那种苦寒之地,这有什么好担心的?

    不过既然袁绍有这方面的忧虑,许攸自然也直言犯上,便说道:“昔日卫侯欲以二卵弃干城,子思对曰应取长去短也。当下之局与战国何异,明公身为人主,何惧爪牙之利乎?”

    袁绍点点头,没有说话。这个子思劝卫侯的典故他当然知道,不过他主要担心的是这个斐潜会成为袁术的助力,如果将来相争之时,从自己的侧翼杀出……

    最近袁术的手下频频出使,搞得袁绍这心里有些发慌,据说连乌桓人也接待了袁术的使节,乌桓人还宣称不清楚,还以为都是袁绍的人,都是举着“袁”字的旗帜,他们又不认得谁是谁,还在奇怪说为何袁绍要派两次人来,这真让袁绍很是无语。

    盘算了一下,袁绍觉得现在袁术的架子搭建的太大了,如果斐潜再被袁术争取过去,搞不好自己就腹背受敌了,这个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许攸看着袁绍,仔细揣摩着袁绍的心思,发现自己方才的那一番话似乎并没有说到点子上,沉吟片刻,忽然有点明白了,便试探的说道:“明公若是不欲干将落于邻国……攸倒有一计……”

    袁绍眼睛一亮,说道:“子远请讲。”

    许攸这下子心里有数了,便说道:“明公所虑,无非南楚也。既有干将在侧,不妨表其为上党太守,授之印信,以得其心;令命河内王提兵屯于侯马,以防其变……”

    许攸晃着脑袋,捋着胡子,慢悠悠的说道:“如此一来,斐于上党,杨于太原,一山难容二虎,弹丸之地必然相争!杨强,可暗助于斐,斐胜,可略资于杨,斐、杨二人相争不下,定无暇他顾,明公自可因势而取,决断二人生死,易如反掌尔。”

    袁绍哈哈大笑,抚掌而道:“子远妙计!便依汝言!”当即令人承制了一封诏书,盖上了车骑将军的大印,然后便差人送往上党……

    反正这个事情袁绍也是业务熟练,话说他自己现在的那个车骑将军都还没有得到朝廷的正式认可,换句话说,他的车骑将军的大印,就跟后世那满世界的萝卜章不相上下。

    只不过现在山东集团的士族子弟也不太在乎到底是萝卜章还是朝廷印,只是需要这样的一个名号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