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六六四章 待价而沽
    士族之间交往都是有一定的礼节约定的。

    所以斐潜现在略觉得这个借口有些搞笑。

    只是来祝贺的?

    空着手来祝贺的?

    斐潜虽然不是看重礼物的财迷,但是多少也略准备一些士族的礼节啊,不用什么金银财宝,士族之间的见面礼也用不上那个。

    按照斐潜现在的标准,送大雁有些过,送白鹅就基本没有什么问题了,就算是在太行山里面没有大雁和白鹅,抓两只野鸡野鸭子凑合一下也行啊,说起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看着浮云略有一点尴尬的神色,斐潜忽然意识到,还是说在太行山当中,连野鸡野鸭子都抓不到了……

    搞不好真的是抓不到了?

    现在黑山军人口那么多,野鸡野鸭子……

    恐怕吃了个干净吧?

    “如此便多谢平难将军了……”斐潜笑笑,算了,不计较那个了。

    反正也肯定不是专程来祝贺的,平难将军张燕的消息也够灵通啊,这才几天的时间,在深山当中就得到信息了。

    斐潜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便说道,“温太守在位时,不知平难将军可有时常与其往来?”

    “未曾。偶有下山采买,然无往来。”浮云说道。

    说者无意,听着有心。那么就是现在壶关之内有黑山的人了?斐潜迅的意识到了这一点,消息不是有意透露的,而是张燕派人下山打听到的。

    黑山军有上党的过所!

    斐潜接着喝茶的动作,快的思索了一下,算了,暂时不管,反正自己要撤出上党,这些事情犯不着现在就急着进行处理。

    不过浮云也在话语当中透露出了另外的一个消息,如果这个浮云不是有意说假话引导斐潜走弯路,那么说明现在黑山的日子不怎么好过啊……

    汉代的经济生产条件,注定了不可能像后世一样,拿一个手机坐在家中,就可以各种剁手了,甚至是想什么跑腿业也应运而生,如果存心要宅的话,估计宅个半年一年都没有什么问题,反正基本上都可以快递到家……

    但是汉代不行啊,很多东西不进行贸易,不进行交换,是根本没有办法获取的,太行山或许可以找到一些吃的,但是穿的东西呢,用的东西呢,日用品锅碗瓢盆,甚至是兵卒的兵器,这些损耗怎么办?

    一个就是像白绕、眭固、于毒等人一样带着部队下山到周边郡县劫掠,一个就是和周边的郡县采买贸易。

    因为壶关的关系,要想提兵进上党还是不怎么方便,因此按照黑山之前的策略就是南下出太行,然后到河内,魏郡等地进行劫掠,如果还有什么欠缺的就拿抢来的钱财到上党市面上采购……

    但是现在的这个模式运作出现了问题。

    直接在市面上贸易的话,黑山又没有多少钱,而且有很多东西,市面上是没有多少存量的,甚至有一些物品是在市面上买不到的……

    比如战争消耗品,箭矢。

    或许可以买到普通铁匠铺的箭矢,但是那个玩意一个是很贵,另外一个是制作未必标准,可能每一根的箭矢的重量都不大一样,尾羽长短不一,这种纯粹给猎户使用的箭矢要想用在战阵中,会让每一个弓箭手郁闷至死……

    再加上听说前段时间曹操不是将白绕部给歼灭了么,于毒似乎也被击败了?那么这样一来基本上就是损兵折将,然后又没有获得任何的补给了。

    如此一来,今年的黑山日子能好?

    斐潜微微笑着,然后也不说话了,等着,既然如此,张燕派遣浮云来肯定还有其他的意思。

    果然过了片刻之后,浮云便开口说道:“中郎,卑职有一事相求……”

    “何事?都尉请讲。”

    浮云方方正正的脸上,被烈日晒得有些黝黑的肤色也显出了一点涨红,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寒冬将至,山上老弱无衣以御寒,原欲于市面采买若干,然现市面布价着实高昂……不知可否请中郎关照一二,得以往年价格,采购若干……”

    斐潜沉默了一会儿。

    往年的布匹价格和今年在恶钱影响之下的价格差距有多大,斐潜自然是清楚,再加上因为钱币体系已经算是基本崩坏,因此布匹也就成为了一般等价物,在许多场合充当起交换的价值标的物起来,因此原本市场上的不多的布匹就更加的稀缺了……

    按照道理来说,斐潜不应该给黑山军任何的物资,但是斐潜心里知道,这些黑山军其中有大部分的人并非什么穷凶极恶的人,就像那些被携裹的白波军一样,除了一些手染血腥和已经丧失了人性的,其他大部分的人还是胆小怕事的老百姓。

    那么给还是不给?

    斐潜也没有说黑山名为军,实际上还是在干着贼的勾当等等的话语,因为斐潜知道说了也没有用,像黑山军那样松散型的组织,不说浮云了,就连张燕也未必能够管控到所有的部队。

    是的,那些在河内、魏郡作恶的黑山贼就算是冻死也不值得怜悯,但是那些因为逃难而汇集到了黑山的难民呢?也不值得怜悯?

    这些难民未必是想加入黑山军,但是会现除了黑山,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

    汉代律法,流民是没有人权的,不管是什么原因,未有正式的过所,离开了土地,官府抓住了就只有两个下场,成为苦役,或者充军……

    因此斐潜看着浮云说道:“采买就不必了,调拨二十匹布与汝。”

    浮云连忙离席叩谢。

    斐潜示意让其平身,然后说道:“潜仅有一语,烦扰都尉带与平难将军……”

    “但闻中郎吩咐。”

    斐潜一字一顿的说道:“待价而沽,易错失良机也。”

    浮云沉默了一会儿,拱手道:“卑职定将中郎之言带到。”

    或许请求御寒所用的布匹只是表面上的行为,平难将军张燕更多的是用这种方式来试探斐潜这个新入住上党的实权人物,对于黑山军的所持有的态度。那么斐潜的最后一句话,也表现得非常的清晰,即是一种提醒,也是一种警告……

    待价而沽,并不是一个贬义词,是中性的,所以,或者会更好,但是也有可能会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