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六六五章 名人的第一步
    夜色深沉,浓墨一般覆盖了天地,将不管是善良也好,邪恶也罢,统统的包容到了一起,掩盖在黑纱之下。

    刘备一个人独坐在厅内。

    桌案之上,一盏油灯忽闪忽现,将刘备的面容映照的一会儿明亮,一会儿黑暗。

    平原是一个大城,至少比起之前的高唐来得更大,但是很遗憾,人空并没有更多,反倒是因为原本的大,而显得更加的荒凉起来。

    平原城,顾名思义,就是在平原上修建的城池,所以和那些所谓的雄关险要比较起来,简直就是最容易被攻克的目标,因此也遭受了多次兵灾,六畜鲜少,人员衰败。

    总之,这个城池处于很尴尬的地位,就像是刘备他自己一样。

    在武夫之中,刘备他文采出众,在文士之内,刘备他武艺非凡,刘备他就跟一个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一个好厨子一样,似乎无论何时何地,都被人排斥,立场尴尬。

    这么几年,几乎是跑路接着跑路,颠簸接着颠簸,几乎就没有好好停下来过,搬家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手下的兵卒的口音也越来越繁杂,品种多样。

    不过这些兵卒跟刘备的关系都很好,因为刘备记得他们大部分人的名字和相貌,就算是间隔得久了,刘备也能想得起来之前聊过的话题,然后还能很自然的继续聊一聊后续的发展,这让刘备的这些老兵有时候都感激的涕泪交流。

    这个本事是天生的,关羽和张飞就完全学不来。就像是公孙瓒短短几年时间就得以封都亭侯一样,这个本事,刘备也学不来。

    不过刘备好学。

    这一段时间算是比较稳定下来了,刘备就开始琢磨着,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

    都是师兄师弟,相互的底细什么的也是清楚,都亭侯现在人五人六的样子,但是实际上在也仅仅是一个舞姬子罢了……

    曾几何时,都亭侯和刘备两人都会因为各自身份的问题,惺惺相惜,同病相怜,有身却没有份,这是多么尴尬的一件事情。

    他们两个人都是大家族,然而这个大家族却不怎么愿意认他们……

    刘备还记得当初都亭侯大醉之后,痛哭得鼻泪横流的样子,那时候,哭泣的都亭侯的样子真丑,不过却很真实。

    然而现在,都亭侯堂堂威仪,再也看不见他哭泣的丑样了,但是刘备却觉得,现在都亭侯脸上那俊美的容颜,却宛如一个面具一般,美丽但不真实。

    曾经的卑贱之子的身份,现在却成为了都亭侯值得炫耀的事情,在军中,都亭侯甚至有了卫将军再世的议论,都是一样的卑贱之子,都是一样的俊美容颜,都是一样的武勇善战,都是一样的痛恨胡人……

    呵呵,嘿嘿,哈哈。

    刘备很想笑,说出来大家可能都不相信,其实都亭侯根本不狠胡人,甚至还会和胡人进行一番的交易,还有不少胡人豪帅是都亭侯的好友,平日也常有往来。

    否则都亭侯军中那么多的白马,真的是天上掉下来的,还是地里长出来的?

    这个事情他知道,但是他不能说。

    有些东西就是这样,你可以去做,但是绝对不能讲破,这个是潜规则,刘备鞭了督邮之后,才明白了这一点。

    唉!

    只要能混出点名堂,自然身上的缺陷都会成为优点,但是如果默默无闻,但凡有多少优点,也都是缺陷。

    “啊!大哥!你在这里啊!”厅外忽然传来了张飞的声音,震得油灯的火焰都晃了两下……

    刘备有些无奈的看着走过来的张飞说道:“三弟啊,现已夜深了,声音需小些……对了,这么晚了,可有何事?”

    张飞憨憨的笑了两下,揉了揉鼻头,然后声音压低了一些,说道:“啊,小弟睡不着……嗯,大哥,你放心,我绝对不是为了那瓮酒来的!”

    “……”刘备默然无言。

    沉默半响,刘备说道:“三弟,你去叫二哥来,今晚月色怡人,我们三兄弟不妨举杯赏月,共饮几杯……”

    张飞大喜,连声说好,说到第三个好字的时候,人已经跑到了院外了。

    不一会儿,就听到张飞压低了声音,似乎在跟关羽解释着什么:“……没有……真没有……是大哥提出来的……我哪里有……”

    “见过兄长。”关羽拱了拱手。

    “大哥!”张飞嗷一嗓子,然后反应过来,又小小声补充了一句,“……啊,小声,小声,我知道了……”

    刘备温和的笑笑,便唤来侍从,将新到的粟米酒取来,布上杯盏,然后又上了一些炒豆干肉,就算是齐整了,便挥挥手示意侍从退下。

    见刘备要动手勺酒,张飞抢先伸手道:“我来!我来!”然后给刘备倒了一盏,然后又给关羽倒了一盏,最后才是给自己的。

    三人举杯同饮。

    关羽对于杯中之物向来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因此横了一眼张飞之后,也不管正沉浸在酒水香醇当中的张飞,便说道:“兄长深夜召唤,可有何事?”

    刘备仰着头,看着夜空中那悬挂于空的明月,哦吟了一句:“月出皎兮,佼人僚兮……”

    关羽微微挑了挑眉毛,没有接话,琢磨着,兄长的这个意思是……

    张飞眨眨眼:“啊?!大哥!你看上哪一家的女子了?城东的那家?要不要明天小弟我替你去下聘礼?”

    刘备又好气又好笑,瞪了张飞一眼,说道:“三弟,我这不是说的女子……”

    “不是说女子?”张飞小声的嘟囔着,“佼人还不是女子,难道还是男子不成……”

    关羽试探的说了一句:“兄长之意,莫非……声名?”

    刘备叹了一口气,微微点点头,说道:“离城五里,备名俱微……”话说自己也做了不少好事,促进农耕,鼓励教化,修葺水利,甚至还为了平稳物价和当地的士族相互对怼,多少也是做了不少利民利国的好事,但是为何就没有收获多少名望呢?

    就像是夜空当中的明月,虽然也是带来了光明,却永远没有太阳那么的耀眼夺目。

    “……黔首伏于黄尘,焉知天上明月?佳人待于深闺……”关羽抚过了长须,然后略有所思道,“……然亦有才名远传者……”

    刘备眼睛一亮,几乎要抚掌而笑,没错!

    要成大事,必须要先会吹啊……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