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六六七章 时间差
    贾衢领了上党太守之印,便先行退下了。对于贾衢他来说,现阶段还有非常多的事情要进行处理,一方面要将治所迁移到壶关,一方面要对于整个上党书吏进行排查整理,同时还需要对于各个郡县的库房账目等等进行审核,工作量是非常的大,压力也是非常大。

    如果手尾没有处理干净,被并州刺史抓住什么把柄,就是一件极其头疼的事情。

    不过贾衢有一些包括斐潜在内都没有的优势,他不仅年轻,而且又是河东人,距离并州并不算远,也算是半个北地人,也算是斐潜在北地第一个正式投靠过来的世家子弟,有了这么多的招牌在,而且有令狐琮的协助,处理好上党的事务,问题并不是太大。

    而且令狐家族在贾衢这个例子的引诱之下,肯定会更加的配合。

    斐潜看了看一旁略有所思的徐庶,说道“元直在想些什么?”

    徐庶笑着摇摇头说道:“没有什么……”

    有些事情,作为手下的人琢磨琢磨就好了,要是真的一五一十讲个明白,那么就是找抽了。

    斐潜的这一个关于任命贾衢的事情,徐庶是越琢磨越是觉得斐潜下的这一步棋,简直是恰到好处,妙不可言,要不是知道斐潜的年龄,徐庶甚至会以为是一个纵横官场多年的老油子才能想出来的措施。

    一个不满二十岁的人就可以位居两千石的高位,虽然只是代行,但是也有可能随时都会变成正式的啊……

    啧啧。

    关键是斐潜斐中郎并没有将这个太守职位据为己有,又或是给自己关系密切的人,那么若是将来自己这个……

    嗯嗯。

    所谓千金马骨,就是要这样的效果。

    还有额外附加的一些东西,比如万一并州刺史脑子进水,非要拿贾衢来开刀,那么就必将会陷入近乎于四面楚歌的位置,除了太原或许态度暧昧之外,并州这一块的区域都不会支持,甚至河东郡的王邑都会有所不满,因为贾衢也是河东郡的人……

    除此之外,更深层面的,作为以防万一的手段也有。黄成是荆襄人,和斐潜有那么一点亲属关系,马越是上郡人,其父亲还在北地于斐潜帐下听令,所以在上党就算是斐潜远离几个月甚至一两年,也不太可能出现三个人串通一气导致生变的情况。

    徐庶如此说,斐潜也只好呵呵笑笑,说道:“上党仅以一隅之地,元直大才,当有大用。”该有的安慰和激励还是上位者必须要做的。斐潜猜出来徐庶可能察觉到了自己的一点用意,不过这个也不算是什么问题,如果自己糊糊涂涂什么都不算计,说不定徐庶才会更担心。

    徐庶拱手道:“中郎且放心,庶自是明白。”

    斐潜点点头,然后说道:“元直,依你之见,杨刺史会去平阳还是来上党?”

    斐潜接到河东太守王邑的消息的时候,并州刺史应该才刚刚到,那么在安邑多少也会待上两三天,接见一下乡绅士族什么的,吃吃喝喝办个宴会也是应有的意思,然后算算时间也就差不多现在该动身了,那么接下来并州刺史前行的方向无非就是两个,一个是继续北上去平阳,一个就是走斐潜之前率军进壶关的路线来上党……

    徐庶思考了一下,说道:“必来此地。一则中郎不在平阳,二则上党若失,并州便无其立锥之地了……”

    斐潜点点头,在得到徐庶印证之后,也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所谓兵对兵,将对将,杨瓒肯定是想先对上自己,说不定手上还有一些什么其他的东西,来和自己正面的确定一个高低统属,也好为之后的动作立下调子。

    并州在西汉时期,地盘和实力都相当强盛,但是到了刘秀之后,便慢慢的萎缩了,现在仅剩下两个半的郡县,两个完整的就是太原和上党,半个就是西河,而像什么云中,朔方,五原,定襄,雁门都已经是名存实亡……

    除非并州刺史杨瓒是和斐潜一样,是举着光复并州北地的大旗来的,否则可以落脚便只有上党。

    太原毕竟是王允的老窝,而西河已经剩下半个郡而且还时刻面临着胡人的威胁……

    因此综合考虑之下,杨瓒肯定要赶来上党。

    所以斐潜呵呵笑道:“如此,便走为上!”

    xxxxxxxxxxxxxx

    沿着河岸旁的官道,一行车马正在赶路,因为往来商队运输都是用得大车,载重也多,因此官道也被压的有些坑洞,车辆慢一些还算是可以,但是度快起来就颠得不行。

    并州刺史杨瓒坐在华盖车上,双手已经没有办法四平八稳的放在自己膝盖上了,不得不抓住侧边的栏板来稳定身形,车上身上脸上都被一路的黄土飞尘沾染,原本绚丽多彩的华盖车和身上所穿的锦衣,也都灰扑扑的,失去了原本的色彩。

    杨瓒有些坐不住了,不仅仅是因为并州这一块的路途没有多少修缮,坑坑洼洼不是非常平坦颠簸得有些难受,而且是因为刚刚得到的消息,说是上党原先的太守温浩被驱逐了……

    这让杨瓒几乎要破口大骂!

    杨瓒根本不关心温浩是不是真的就像是四散传播的布告内容上讲的那么不堪,甚至杨瓒也相信布告所言是有夸大其词的成分在,但是这个不是关键的问题,关键是温浩这个老匹夫居然没有多撑两天!

    这样一来上党太守岂不是拱手让人?!

    杨瓒的心就像是沉到了水中,而且还在不停的往下掉,似乎是落入了无穷无尽的深渊。温浩,这个懦夫!就算是让自己赶到了上党之后再辞官也可以啊,自己自然也少不得会给温浩留些颜面……

    现在这个局面,搞得自己如此狼狈。

    “加快度!”杨瓒忍不住高声下令道。

    “唯!”兵卒连忙大声的回应道,然后稍微加快了一些。现在叫着要加快度的是你,前两天叫着要放慢一点,走稳一点的也是你,不少兵卒偷偷的瞄着杨瓒所坐着的华盖车,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心中多少也在腹诽不已。

    杨瓒皱着眉头,思前想后,还是不怎么放心,便叫来了自己的心腹手下,让其带着并州刺史的节杖,先行快马赶往上党,务必要将上党的太守之印掌控在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