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六六八章 武装游行
    太阳已经升起来了,但是却没有多少的暖意。进入深秋的太阳已经是温和得不像个样子了,已经完全丧失了炎炎夏日的气力,就是一个即将退休的老者,在进行每天的例行公事的上班,拉达着眼皮,在厚重的云层后面没精打采的望着大地,就好象用这种态度表示,什么事情都别找我,烦着呢……

    长长的军队在太原郡县郊外蜿蜒而过,气势雄浑,整齐的队列,如林般的刀枪,在没有任何温度的太阳光芒照射之下,更加的让人心中发寒。

    斐潜的一行从上党北上,绕过吕梁山脉,从霍大山脚下绕回永安城。

    一路之上,浩浩荡荡的军马给予了太原乡绅们不小的压力,虽然他们也明白斐潜不太可能挥军攻伐他们,但是这个世界哪里会有什么万无一失的事情,再加上才秋收完毕不久,粮草之类的眼下并不是太过于缺乏,因此就会根据自身的情况多多少少的准备一些,然后派遣人送到斐潜军上,表明这是某某人氏所送,意思也自然是很明确……

    大军过境,斐潜的粮草不但没有多少损耗,反倒是增加了一些。

    不过也有烦恼的事情,斐潜才走了没有两天,就接到贾衢派人快马来报,说是并州刺史的前驱赶到了上党……

    这家伙的动作够快啊,差一点就被堵在上党了。虽然这一次算是走在了前面,但是只有一日防贼的,没有千里防贼的,这个并州刺史,总是要想个什么办法才是……

    於扶罗也在烦恼着,前后看看整个的行进队伍,皱着眉头对斐潜说道:“中郎,我怎么觉得……你这一趟完全就是在利用我的名号……”

    上党的事情,当着自己的面装扮成为胡人就不说了,后来明明自己完全就没有参与,结果又怎么变成了胡人交易起了什么冲突了?

    现在又经过太原之地,然后看着那些乡绅豪右们赶来敬献一些劳军物资,然后这些人看着自己的眼神,怎么都让於扶罗觉得有些不对。

    “哪里有!”斐潜睁大了眼睛,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们都是在一起行动的,怎么说得上是我在利用呢?更何况说,单于就不需要大汉朝的名号不成?我们这个是属于互惠互利的行为,怎么当得‘利用’二字?”

    於扶罗眨眨眼,说道:“好吧,算我用的字不对,那么中郎,能详细的讲一下究竟是怎样的‘互惠互利’么?”

    斐潜看了看於扶罗,说道:“单于,你看,从平阳出发,一直到现在,我所作的事情都没有瞒着你吧?”

    於扶罗点点头,话是这样说的没错,而且当着面让人装扮成为胡人,还讲了说是会宣传成为交易冲突,要不是斐潜光明正大的在於扶罗面前做这个事情,於扶罗早就跳脚翻脸了。

    斐潜叹了一口气,说道:“单于,其实汉人么,跟你们也是一样的,也分成好多的……嗯,部落,大大小小的部落,虽然都是属于一个王庭,但是部落和部落之间还是有一些矛盾的……所以我做的这些,不是为了对付你,而是因为其他的部落……这样说,单于你能明白么?”

    於扶罗点点头,说道:“嗯,这个我明白……这么说来,中郎你是属于哪一个部落?”草原之上大大小小的部落吞并来吞并去,这种事情不要太多,所以斐潜这样一讲,於扶罗就瞬间明白了。

    於扶罗自然表示理解,汉人么,哪有不勾心斗角的?而且相互吞并争斗对于胡人来说也是好事,真要是所有汉人一条心,这才是极其可怕的事情。

    斐潜苦笑了一下,说道:“这个……我和单于一样,是属于流落在外的部落啊……”

    於扶罗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相信最终你和我都能分别找到属于自己的王庭。”

    哟,斐潜不由得侧目而视,没想到於扶罗还这么会说话。

    “看看,是不是和草原上一样?”斐潜指点着在军队侧后方的那些粮草辎重,其中有一些杂乱大小不一的车辆,就是这一路上附近的乡绅送来的,“如果你够强大,自然有人归附你,让人如果你衰落了,这些人也自然会扑上来……”

    其实斐潜带着於扶罗从太原绕道而行,除了躲避和并州刺史在这个时间点上面对面之外,还有一个方面的考虑,就是武装游行……

    一两百人的骑兵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但是上千的骑兵的规模就非常可怕了,更何况现在斐潜和於扶罗的骑兵合在一处,五六千的骑兵纵横驰骋,激起的烟尘在十几里外就能看见,这种气势就足以告诉上党和太原的乡绅们一个隐藏的信息:如果要搞事,先考虑考虑能不能打得过这些兵……

    或者反过来,先要搞掉斐潜手下的这些兵卒,才能针对斐潜进行搞事……

    不管是怎样的理解,这一次的盛大的武装游行都会在这些乡绅豪右心中压上一个重要的砝码,在必要的时刻,可能就会影响到他们的抉择。

    当然这些,斐潜不会和於扶罗讲,而是说道:“单于,这个天气,美稷王庭附近估计都开始下雪了吧……”

    於扶罗抬头望了望天空,说道:“差不多了……”

    斐潜哈哈一笑,将马鞭轻轻的甩了一下,说道:“单于,如果你愿意配合的话,说不定明年的冬天你就可以在美稷看雪了……”

    於扶罗浑身一颤,猛地转头看向了斐潜,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中郎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不过,前提是接下来可是要打一整年的战了,到时候,单于你可别掉拖后腿……”

    於扶罗拍着胸脯,诅咒发誓的表示如果是收复王庭,肯定冲锋在前,绝对不会含糊云云,恨不得就像是现在就往北方美稷杀去一般,然后又急切的追问要怎样进行……

    斐潜点点头,却没有讲细节上的问题,而是说现在行军途中,不方便讲,等到了平阳再细说。

    於扶罗虽然有点焦急,但是也明白事情是要一步步的来,不可能一步到位,因此也就稍微按捺了一下心情……

    没错,美稷是要收复,但是更需要收复的……

    是阴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