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六七一章 西厢房的私藏
    人才对于现在的斐潜来说,是一个相当大的命题。

    文盲在后世太祖全军全民的推广之下,才算是大体上解决了一部分,也才有了真正的民智的这个概念,但是对于汉代来说,民智这个东西,实际上是不存在的。

    如果准确一点来说,应该是士族之智而已。

    现在斐潜面临的问题就是急需的普通型的人才和士族子弟人数短缺的矛盾。

    如果斐潜依旧是采用征辟大量的依附士族子弟来作为处理政务的官员,将整个行政架构搭建起来的话,那么在未来,其实也就是等于斐潜并没有针对这个问题做出任何的改进,士族依旧是把控住了上层的建筑……

    在华夏这种土壤之上,要想进化出封建议会制度,这个似乎不太可能。

    虽然说现在汉代整体的教育模式和社会需求是相符的,但是问题是如果普通适应性的人多一些,会不会将来会改变一点?

    家中有闲钱可以来学宫的,必定是乡土豪右级别以上的家族当中的人员,虽然这些人是比原有的士族们覆盖面是广泛了一些,但在数量上还是完全是不够的,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乡土豪右们来学宫的唯一的目标,就是让他自己成为新的大士族……

    这个完全就是一个死循环。

    斐潜想要迅速的获取一些基础性的人才,用后世的这话应试教育的模式最容易,死记硬背填鸭式的模式,就可以像机器一样制造出大量的通用模块,但是没想到才拿出这一份试卷拿出来就被蔡邕批判得一文不值。

    蔡邕的态度,也就代表了现在在汉代学术界最正规的态度。

    因此斐潜的这个试探也就是完全失败了,而现在,究竟要怎样做,或是用某种方式才能是最适合现在的情况,也能被汉代士族们所接受呢?

    怎样才能在这如同铁罐头一样的格局当中撬开一条缝隙呢?

    斐潜一直回到了自己的府邸的时候还在考虑着这个问题。

    “郎君回来了!”

    才刚到了院门口,就听到墨斗的大嗓门喊道,顿时院内呼啦啦所有的侍从们都垂手而立,恭迎斐潜。

    小墨斗颠颠的跑过来行礼,然后为斐潜领路。

    “小墨斗啊,你这个嗓门估计比得过张三啊……”斐潜打趣道。

    小墨斗歪着脑袋问道:“郎君,张三是谁?”

    斐潜哈哈的笑着,说道:“张三啊,号称一喝水断流,二喝万马退,三喝星辰坠的人物啊……”

    小墨斗眨巴着圆溜溜的眼睛,然后摇晃着包子头说道:“真的?哦,郎君又忽悠了!墨斗才不信呢!”

    斐潜呵呵笑笑,没有继续说什么。

    “郎君回来了。”黄月英站在堂前,见到了斐潜,见过了礼,便很自然的上前接过了斐潜的大氅,然后交给了小墨斗,随后便挽着斐潜的手臂,略显得有些小心翼翼的陪着斐潜走进了堂内。

    刚刚走进后堂,斐潜不由得一愣。

    一地的各种零件,杂乱的堆放在桌上地上……

    那边大个一点的似乎是什么投石机的模型,长长的吊臂似乎没有装好,歪在地上;在投石机的模具旁边是零散的一些弓弩的样子,然后有一些铁片和铁丝;另外还有一些不知道是什么器械的部件,东一堆西一堆的布满了整个的堂内。

    “这个……”

    黄月英抵着头,扭捏了一下,然后说道:“……这些原本堆放在厢房里,原想着今天郎君去学宫,便可以拿出来规整一下,接过还没整理好郎君就……就回来了……”

    啊哈,你这是在整理么?

    俗话当中的越整理越乱便是这样的么?

    怎么看起来更像是工房的现场,或者是某个灾难片的拍摄地……

    “原来是放厢房里的?那个厢房啊?”听黄月英的话,这些东西原来就有了,只不过昨天他回来之前给藏起到厢房里了,怪不得之前回家的时候没看到。

    黄月英瞄了瞄斐潜的眼色,似乎不像是生气的样子,便说道:“就是那个西厢房……”

    斐潜走到了西厢房前,打开了房门。

    “嚯……”

    西厢房里面没有床铺,也没有书桌,只有几个硕大的多层的木头架子,架子上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有的像是模型,有的就是个零件的模样,木头的,铜的,铁的,甚至还有一些斐潜都认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材料又是做什么用途的东西,还有一些甚至架子上都放不下了,便直接堆放在地上,塞得整个屋子都快满了……

    斐潜回头看了看黄月英,有些哭笑不得之外还略有一些佩服,“这些都是你弄来的啊?这么多,都是干什么的啊?”

    黄月英从斐潜身侧钻进了厢房内,轻车熟路的在巨大的木架子之间穿行,似乎已经是异常熟悉房屋之内的各个物品的摆放位置了,就连地上杂乱的物品,黄月英似乎根本就没有看一眼,直接就轻巧的跨了过去,一点障碍都没有。

    “郎君,你看着这个是什么……”黄月英从一个架子上面取下了一个物品,献宝一样递到了斐潜面前。

    斐潜接过来一看:“这个……这个不就是我给庞士元的做的那个天平么……你还没有还给他啊……”

    “原先是要还的,不过后来就给忘了……”

    忘了?

    这个理由好强大。

    不过庞统庞士元估计也就是一时的兴趣而已,和黄氏的关系有很好,并且最重要的是庞统对这种器械之类的东西不是太感兴趣,因此也怎么不在乎吧……

    “还有这个……”黄月英又拿了一个小铜器,递到了斐潜面前。

    “嗯……”斐潜放下天平,接过了铜器,觉得有些眼熟,然后想了想,“这是那一次我第一次到黄家隐院,父亲大人拿出来的水漏?不过就是小了些,仿制的?”

    黄月英大眼睛眯缝的弯弯的,连连点头。

    “这么说来……”斐潜环顾了一下四周的大木头架子,说道,“这些东西多半是黄氏大考当中的优秀物件了?”

    黄月英小脑袋连连点头,说道:“是的,这些大部分都是历年工匠大选当中,父亲大人选择了一些物件,然后亲自制作的模型呢……”

    “哦……”

    这样的话,这些物件的价值就难以估量了。

    斐潜左右看着,忽然心头之间似乎想到了一些什么,但是模模糊糊的却难以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