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六七三章 准备该准备了
    长安城内,张辽看着街道上零落的行人,不由得皱起眉头,这是长安么?这还是一个大汉朝的都城么?

    自从迁都以来,大量的人群涌入长安,给长安带来了短暂的繁华之后,就像是烈焰灼烧过的绢布,在霎那光华后,现在只剩下了灰烬。

    市面上的物资贫乏,很多人不得不开始向长安城外,甚至是更远的区域迁徙,而原先董卓承红脸忽然遭遇了倾盆大雨又没处躲一般,稀稀拉拉的眉毛,蜡黄的肤色上的雀斑,还有原本被遮盖的黑眼袋全部暴露了出来……

    张辽默默的走街过巷,然后来到了一户大院之前翻身下马,在门口执勤的吕布亲兵自然是认得张辽,连忙上前牵过马匹。

    “将军,温候吩咐过,若是将军来了,无需通禀。温候就在院中。”吕布的亲兵说道。

    张辽点点头,才刚刚走进了大院,就听见吕布在院子内一边拍着桌子,一边扯着脖子唱着并州的小调,抑扬顿挫的唱得十分起劲。

    “哈哈哈哈,文远来了!来来来,先喝了这一碗!”吕布嘴上虽然说着是让张辽来喝一碗,但是实际上却是举起了碗倒在了自己的嘴里。

    “伯平又在军营?”张辽左右看看,没见到高顺,便问道。

    吕布点点头。

    对于高顺,吕布有时候也是很无语,叫他来喝酒,多半是推脱有事不能来,或许并不是推脱,而是在高顺眼中,军营里面的事情比和吕布喝酒更重要。

    张辽也是默然,这个事情他也没有办法说上些什么。

    现在长安城物价赢沸,虽然吕布是温候,但是在酒桌之上的菜肴还是少了好多,不过对于喝酒的人来说,菜并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酒,只要桌子上有酒就行,至于有什么菜那个是次要的东西……

    吕布酒碗空了就倒,倒了又空,空了再倒,很快一坛子酒水就喝完了。吕布又拍着桌子让侍从送酒,但是侍从战战兢兢的回禀说酒没了。

    吕布勃然大怒,吼道:“酒没了不会去买啊!”

    “禀温……温候……”侍者吓得脸色发白,连忙下跪赔罪,话都讲不利索了,“钱……钱不够了……”

    吕布暴跳起来,将空酒碗直接砸到了侍者身上,“怎么会不够钱?不是才支了俸禄没多久么?!你等杀才,是不是贪某的钱了?!”

    “温候息怒!”张辽扫了一眼院子内桌案之侧的空酒坛子,也有七八个,便拉住了吕布,问侍者道,“现在市面上一坛酒多少钱了?”

    侍者连连磕头,说道:“禀将军,现市面酒价一坛已是一万五千钱!不是……不是小的贪墨,确实是……酒钱太贵……请温候,将军明鉴……”

    “一万五千钱?!”吕布也吓了一跳。

    “温候,敢问前些日支得多少俸禄?”张辽又问吕布。

    “十万钱。”吕布说道。

    张辽默默算了一下,然后指了指在院子内新增的那七八个酒坛子说道:“温候,这些就已经不止十万钱了……”

    “这……”吕布看了看院子里面的酒坛,又看了看桌面上因为倒酒而喷溅出来的酒水,似乎是在心中算计着这泼溅到桌面之上的酒水又是价值多少钱……

    “温候,家中可有茶?不妨撤去酒案,烹茶来饮如何?”张辽见状便说道。

    吕布坐了下来,然后颓然的点点头,对着侍从挥手示意。

    “这日子……”吕布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

    原先在并州的时候,虽然穷,但是快活,虽然没有多少酒肉,但似乎没有什么烦心事。

    到了雒阳,有钱了,也有了酒肉了,但是烦心事越来越多,堵得心头发慌。

    现在在长安,有钱是更有钱了,动不动就是上万上十万的钱经手,但是似乎却更穷了,连酒肉都没有了,而且烦恼还更加的多了……

    张辽等侍从忙碌完了,然后才略微压低了一点声音问道:“温候,莫非又被司徒拒绝了?”

    张辽说‘又’是因为吕布的建议被王允王司徒拒绝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个事情有时候让张辽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吕布默默的点点头。

    算上这一次,王允已经拒绝他三次了。

    吕布第一次向王允进言,是在董卓刚刚被杀死的时候,吕布建议将董卓的郿坞之内的金银财宝拿出来分发给军中个将领,用来收买人心,稳定朝野军心。

    王允很严肃的拒绝了,说董卓钱财乃民脂民膏,必须收回国库用之于民,怎么能私下授发,更何况身为国家重臣自然就要为朝廷分忧,用钱财收买的将领不要也罢……

    吕布当时脸就黑了,一句话也没说就走了。

    第二次劝说过王允,是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那个时候西凉军无首,杂乱无章,人心惶惶,甚至当时牛辅下令屠杀并州兵卒,真个西凉军的军心都非常的不稳,吕布建议王允下诏令赦免西凉军的将领,然后令其至长安述职,分化西凉兵将,收其兵卒,可让西凉军自相攻伐,便毫无威胁了。

    王允很严肃的拒绝了,说之前已经赦免过一次这些西凉将领了,朝廷给过他们机会了,不可能容许一错再错的人存在,这些西凉兵卒失去了首领,又没有钱粮供给,翻不起多大的波浪,更何况还有山东军就在咫尺,朝廷号令之下让其西进攻击,西凉军定然土崩瓦解,因此不足为虑。

    吕布摸了摸鼻子,沉默了,走了。

    前两天,吕布又再次找到了王允。

    原来以为会配合朝廷举动的山东军异常的沉默着;然后杨氏一族的人员天天不是再讲长安物价问题,就是再说董卓已死可以返回雒阳的问题;长安城外的西凉兵卒似乎又在一天天的相互串联,渐渐集合起来……

    吕布建议王允,调集长安朝廷的四万兵卒,由吕布他来带领,然后以雷霆之势打击距离长安最近的一两支的西凉军,以此来震慑其心,令其不敢妄动。

    然后王允又很严肃的拒绝了。王允认为西凉军难成大器,不足以大动干戈,更何况现在长安物资短缺,也腾不出多少的粮草来支持大军的行动。

    张辽听了吕布的言语,也是沉默。、

    虽然是吕布出言,但是也是张辽有出过主意,做过谋划的,但是现在,就连张辽都很无奈……

    张辽说道:“温候,这样下去,迟早会出问题……”董卓已经死去多时了,但是朝野当中似乎还没有形成统一的思想和力量,王允似乎是在刺杀董卓之时就耗光了所有的行动力和魄力,现在几乎是瞻前顾后行动缓慢,而且还不听取吕布的建议,这个情形让张辽很是担忧。

    “准备?”吕布喃喃地重复了一下,“是该准备了,但是又如何准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