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六七七章 最简单但是最严重
    古在平阳府衙的偏厅当中,斐潜和一位突然来访的客人相对而坐。斐潜之所以将里那古和於扶罗先放在一旁,并不是因为傲慢又或是杀锐气等等的原因,而是因为他这里忽然来了一个非常特殊的客人。

    桌案之上和正厅摆设并不一样,只有一碗清水,便再无其他。

    不是斐潜小气,而是这个客人要求的。

    这一位客人身着一身玄色葛衣,肤色因为长时间的日晒,说古铜色都有些轻了,简直是接近于黑色,以至于斐潜第一眼看到的时候还以为是非洲的兄弟来造访了……

    头上的头发用木簪固定,身上的葛衣用麻绳系好,除此之外,便是一根便于行路使用的拐棍和在身上背负的一个包袱,除了这些东西之外,便什么都没有了。

    朴素简单的就像是一个难民,脚上的那双草鞋,都快磨穿了,若不是斐潜依稀记得汉代似乎佛教还没有多少的影响,都几乎要以为他就是一个苦行僧了。

    这个苦行僧般的客人,看到斐潜之后,便微微的皱起来眉头,不过还是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斐潜心中一动,这个见面的礼节……

    在斐潜的探寻目光之下,这一位客人缓缓的开口说道:“某……姓墨名桀……”或许是长时间都开口,或许是原本天生的音色,这一位墨桀的嗓音低沉沙哑,又说的慢人半拍,每个字都像是在金石摩擦之下迸发出来的,干涩而沉重。

    “墨……”斐潜迟疑的说道,“可是墨公翟之后?”这就让斐潜有些吃惊了,原本亲卫禀报的时候只是讲说是墨家之人,没想到直接就姓墨,这就意味着多半是墨翟的后裔了。

    墨桀缓缓的点点头。

    姓墨名桀啊,有点意思。

    桀,有杰出之意,亦有残暴之意。

    “不知……矩子前来,有何指教?”斐潜都不知道要怎样称呼墨桀才比较好,想了一下还是叫矩子好了。矩就是尺子,也就代表着墨家的身份,墨家的首席才能称为矩子,墨桀既然是墨翟的后裔,那么称呼矩子应该问题不大。

    “某……曾远观昕水工房……器械繁多……原以为……”墨桀又看了一眼斐潜身上的衣着,便沉默了。当然,除了这个原因之外,墨桀来拜访斐潜还是有因为斐潜在平阳立了一个无名英雄的祭坛,这让墨桀都有些诧异,因此也想来见上一见。

    不过能让墨桀大大方方的出现在斐潜面前,自然是还有其他的因素在内。

    斐潜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哦,明白了。

    “某……告辞了……”墨桀说完站起身就要走。

    “矩子稍驻!”斐潜连忙离席上前挽留,这刚来没说几句话就要走是几个意思啊,“……矩子有所不知,吾亦读过墨家之书,多少也算是半个传人……”斐潜好不容易见到个活的怎么可能轻易放手。

    墨桀果然对于这个还算是感兴趣,便问道:“何人之书?”

    “读过……胡非子残章……”斐潜说道。

    虽然只是残章,但是也算是吧,读个传下来的属于被禁之列的古书,这个事情可大可小,就像是后世严打期间看金瓶梅,在那个点上被抓住了算倒霉,但是风头一过,也就那么一回事。至于荆襄黄氏的事情,斐潜也不清楚墨桀这一次来是要干什么,因此也不好说。

    墨桀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叹息一声:“胡非子……也算吧……”脸上的表情传递出来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什么是也算吧?

    斐潜有些糊涂,这个胡非不是墨翟的弟子么,“也算”这个从何说起。

    似乎是斐潜说出了读过墨家书籍的原因,让墨桀多少感觉亲切了一些,墨桀重新坐了下来,微微仰着头,目光幽幽的说道:“胡非子……曾侍奉先祖身侧……故而算是半个弟子……”

    胡非只算半个?感情墨子最后没有真正收胡非做弟子啊?

    这个倒是斐潜第一次听闻。

    好吧。

    “中郎既读胡非,可有何感?”墨桀沉默了片刻,忽然说道。

    斐潜忽然感觉到了墨桀在平淡之中流露出来的那一种悲哀。墨家曾几何时也是横行天下的组织,甚至可以左右一地诸侯的军事行动,称之为暗中的皇帝也不在话下,但是现在却没能剩下几个,就连谈一谈墨家的思想,墨家的书籍也成为了一种奢侈的事情。

    乡野之间农夫不懂,士族子弟不屑于谈,墨桀这样一路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风雨路程,但是又有几个能坐下来交谈的呢?

    难怪墨桀看到昕水河畔的那些工房就找上了门来,想必也是独孤不堪,这一路流浪带来的满肚子的思索也憋坏了墨桀,就算是渺然的希望也会去试一试。

    “胡非子残章,阐墨家道义并不多,多半述于五勇之说……”斐潜看着墨桀期盼的目光迅速的黯淡下来,心中略有不忍,便继续说道,“然……墨家之义,潜亦有所闻……”

    墨桀的眼睛又亮了起来,说道:“中郎请讲。”

    “兼爱、非攻、尚贤、尚同、天志、明鬼、非命、非乐、节葬、节用……”

    随着斐潜的一个个词语的蹦出,墨桀连连点头,眼睛透露出那种欢快的神色溢于言表,就像是天天吃泡面果腹的人终于见到了一份丰盛的大餐。

    “那么……中郎……依汝之见……墨家之义……好……还是……不好?”墨桀断断续续,几度停顿,终于是艰难的说完了这一整句话,然后紧绷的双肩就像是卸下了一些什么东西一样,略略向下倾斜了一些。

    好?

    不好?

    这个是最简单的标准,却也是最致命的标准。

    斐潜看着墨桀,忽然觉得面前的这个人像是一个内心纯净到了极点的小孩,然后面对社会上的各种不可描述的事情,那种手足无措,观念颠覆的样子。

    一个强盗做了一件好事和一个佛徒做了件坏事,那么这个坏人和好人到底是谁?又应该有什么样的标准?

    类似这样的问题恐怕在墨桀心中已经盘旋了非常久了,或许一开始他学成离家在外游历的时候,坚信这墨家的道义是好的,但是为何好的道义却没有人追随?

    那么如果墨家的道义是不好的,那么这么多年他的坚持他所承受的痛苦,又有什么价值和意义?

    斐潜不由得有些犯难,这要怎么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