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六八三章 大传承
    一  “这……这……就是……母亲……”黄月英因为哭泣,呼吸都有些短促,红彤彤的小鼻头抽抽着,讲话断断续续的不利索,就在斐潜觉得有必要看看黄月英是不是有些发烧什么的导致有些糊涂的时候,黄月英又抽搐了几下,然后才顺利的接了下半句:“……的……的……遗物……”

    唉,这个大喘气。

    斐潜这才仔细看起黄月英手中的物品来,一块四四方方的黑色块状物,大概半个巴掌大小,差不多八九厘米长,五六厘米宽,厚度大概有两厘米左右。

    材质么,看起来像是铁的,但是又似乎不是,因为黄月英举起来的时候很轻松,丝毫不像是拿着重物的样子。

    “我可以看看么?”斐潜问道。

    黄月英又抽了抽鼻子,然后点点头,将黑色的扁平方块小心翼翼的放到了斐潜手里,然后还下意识的紧紧扯着斐潜的衣袖,就像是不这样做斐潜就会带着这个“珍宝”跑掉了一样。

    入手并不太重,果然不是铁质的。

    质地很硬,像是一个老物件,有一些年头了,因为表面很光滑,隐隐有光泽透出,就像是长期把玩出来的厚厚的包浆。

    扁平方块上面似乎还有一些字,是钟鼎文,像是阴刻其上,但是摸上去的时候又感觉其实是一个平面,并没有什么字纹的凹凸感,不知道怎样做到的,这种工艺着实有些奇怪。

    斐潜拿着扁平方块在阳光之下仔细辨认了一下,钟鼎文,比小篆还要更加的繁琐和复杂:“什么……爱……攻……非……”

    兼爱非攻?

    斐潜翻过另外一面,也是同样有几个钟鼎文,“天志明鬼”……

    “这是……墨家的……”斐潜扭头看向了黄月英。

    黄月英此时已经逐渐平缓下来了,虽然红彤彤的小鼻头还微微颤着,但是言语已经流畅了起来:“这是墨家的长老令牌。原来是我……我的母亲的,后来我母亲逝世之后,墨家的人便将其收走了……今天刚刚来了个墨家的人,又将这一块令牌送了过来……”

    啊?

    这个信息量有点大,斐潜一时没完全反应过来:“这么说,你母亲是墨家的……长老?等等,那黄公……”

    长老啊,多么牛叉的一个称呼,不过怎么不是黄承彦黄公,而是黄月英的生母?

    “我父亲自然是黄家,我母亲才是墨家……”黄月英解释道。

    斐潜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黄承彦不是说他是传承从胡非子么,怎么……哦,对了,之前的那个墨家的矩子也说胡非其实并不完全算是墨家的弟子……

    那么黄月英的生母又是怎样和黄承彦走到一起的呢?

    墨家和胡非子,黄承彦和黄月英生母……

    这个关系真乱。

    斐潜看了看黄月英,原本想问一下,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毕竟是老一辈的事情,况且黄月英生母过世的时候,黄月英的年龄还小,其中的纠葛恐怕也未必能够清楚。

    “墨家之人送来的?难道是矩子送来的?”斐潜问道。斐潜忽然觉得这一块黑乎乎的令牌有些眼熟,就像是墨桀临行前要递给自己的那个东西……

    “嗯,墨家矩子让侍卫转交送来的……矩子,不是你见过了么?”黄月英点点头,然后从袖子里面掏出了一封书信,“喏,还有矩子附来的一封信。”

    还真是墨桀送的啊,难道是同一块?

    那么当时墨桀是要给我,还是要让我转给黄月英?

    斐潜带着疑惑,展开了信件之后,才明白墨家的长老基本上都是跟墨家有一些血脉联系的女子,虽然不能代表墨家行事,但是具备一定的指挥墨家人的权限,更重要的是掌握着许多墨家的机械技术,当然同时也负责将这些机械技术保存传授给下一代的任务。

    原来这样啊,黄月英现在对于机械之道的兴趣和知识,多半也就是黄月英的生母培养起来的吧……

    或许是秦朝之后遭受了不少打压的原因,墨家的这种模式,这么说呢,倒是有些别出心裁。

    在书信当中,矩子墨桀也表示,作为长老的下一代也是有权利去选择是否继承这样一个墨家的职责,所以墨家才先收走了令牌,等黄月英成家之后才再来询问……

    墨桀在书信当中写道,黄月英之母选择了一个爱好器械的黄承彦,现在作为黄月英的丈夫的斐潜也显示出对于器械手工业等技术的兴趣,当矩子他在昕水河畔看到了众多工房的时候,也感觉似乎是一种天意,因此墨桀才现身一见。

    墨桀同样也表示,希望斐潜能够理解,并且支持将墨家的这些技术继续传递下去,同时墨桀也注明道,这个并不是强迫的要求,如果斐潜不同意,那么等下次墨家的人来的时候,黄月英交回令牌,让墨家的人带回去就可以了;当然,如果斐潜愿意接受,那么墨家的人就会留下来帮助斐潜。

    瞧这话说的,啧啧……

    还扯上了天意,哼哼。

    原来以为墨家的这个矩子多少还有些纯真得不通事务,其实应该是他的装扮和言语给自己的一个错觉。果然,能在家国政权的一再打压之下还能存活下来的人,没有一些城府是不可能的……

    斐潜看完了书信,正好迎上了黄月英的期盼的眼神。

    “你愿意做这个……嗯,墨家的长老?”

    黄月英点着小脑袋说道:“这是母亲的遗物……”

    “重点不是遗物的问题……唉,我不是说遗物不重要,而是你自己的想法才更重要……”斐潜说道。

    虽然说的是传承的名义,但是按照斐潜看来,墨家的所谓长老其实未必是一个多么重要的职位,其实更像是墨家隐世之后的留下的后手。如果黄承彦不是黄氏家主,斐潜自己不是护匈中郎,那么矩子墨桀会千里迢迢活雷锋似的将人手送到面前来?

    当然话说回来,这也是双方均能获益的事情,墨家想要的不过是将来的一种可能,而斐潜获得的便是现阶段的一些墨家人员支持,整体上来说还算是比较合理的,所以斐潜才问黄月英个人的意愿。

    黄月英将斐潜手中的令牌拿过,紧紧的捏在手中,低下了脑袋,说道:“我……我想留下它……”

    “……好吧,那就留下来吧。”既然黄月英想要,便答应就是,墨家整体来说还算是可以,至少还是摆在明面上。

    “真的?!太好了!”黄月英原地蹦了一下,立刻就笑得跟花一样,然后就将令牌放到袖子里,随后下一刻又拿了出来,放到了怀里,没过几秒钟又拿了出来,捏在手中,开始左顾右盼起来,似乎在找什么地方可以将其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