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六八四章 不同的人相同的路
    一  人生总是在一次次的失望的深渊中仰望着天空当中那种微薄的希望,然后等艰辛的爬上来的时候,结果现自己只是从一个小一些的陷阱里面爬到了另外的大一点的陷阱里。

    就像小时候失去了一块糖而哭泣悲伤不已,而长大之后在可以获得更多糖块的时候,却并不会因此而感到有多少的欣喜,因为此刻已经知道了其实长大之后,失去的东西远远比得到一块糖要来的更多……

    长安城中,皇宫后殿。

    比起雒阳城的宫殿来,长安的大殿显得既小,又简单,甚至是简陋。既没有薄绢轻纱幕帐,也没有朱漆金纹摆设,就连坐着的席子,都因为用的时间长了,有了一些变色和绽裂,有些毛边了。

    刘协默默的坐于席上,面前的桌案之上摆放着不是美食,也不是文具,而是一把长剑。

    一把大汉之剑。

    大汉剑和环刀,是汉代尚武精神最好的体现。

    汉高祖斩白蛇,相传就是用的赤霄剑,或许就是这样一个原因,汉代的皇帝基本上每一任都有铸造一些汉剑。

    汉文帝铸神龟,也称玄武,后来文帝驾崩,命入剑玄武宫。

    汉武帝铸八服,元光五年铸,后来镇于五岳山中。

    汉昭帝铸茂陵,汉宣帝铸毛贵,汉平帝铸衍剑,汉光武铸玉具,汉明帝铸龙彩,汉章帝铸赤金,汉顺帝铸安汉,汉灵帝铸中兴……

    桌案上的,就是汉灵帝建宁三年期间所铸,剑长三尺七寸,双面开刃,剑刃中间刻有“中兴”二字篆文,并有花纹从剑脊延伸到长剑的尖端。

    汉灵帝铸造了这样一批中兴剑后,除了选取了最好的四把收藏之外,其余的就6续赠与了一些官员将领。

    但是后来很奇怪的是,汉灵帝收藏起来那最好的四把中兴剑,却在皇宫之内无故自失了……

    自失,呵呵。

    刘协还记得当时还很奇怪的跑去问父亲,难道剑也会长出腿来自己跑了么?那时汉灵帝没有说任何的话,但是他的表情却很奇怪,一直到了现在,刘协才稍微猜到了一些。

    现在摆放在桌案之上的自然不是那其中最好的四把“自失”中兴剑,而是汉灵帝赐予官员将领的那几把剑当中的一把。

    刘协慢慢的,斜斜的将长剑举起。

    这把中兴剑已经是伤痕累累了,迎着光线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在其上的各种碰撞的缺口,打磨的痕迹,还有隐藏在剑身之中的血腥……

    这把长剑,就是当初董卓斩在了灵庙香案之上的那一把。刘协还记得在那一天,董卓就那样擦着他的头皮将此剑砍到了香案之上,那凌烈的寒风甚至刺激着他全身战栗。

    随后这把剑便留在了刘协手里,董卓就像是忘了一样,也再也没有提起过。

    大汉剑,中兴剑。

    呵呵。

    董卓是恶贼么?

    自然是的。

    但是现在又有谁不是恶贼?

    当初董卓授之日,刘协兴奋的整日整夜的睡不着觉,想了很多,甚至是觉着天空终于澄清,空气终于清新,就连这里简陋的宫殿都是那么的可爱可亲……

    自己还想着大展拳脚,以三王之道治理天下,四海平,天下兴,百姓乐,万世安。

    然后呢?

    然后自己现其实不过是从一个小一点的木框跳到了稍微大一点的笼子里,一样的被各种条条框框说约束着。

    可以自由的离开大殿,可是并不能自由的离开皇宫。

    可以自由的查阅奏章,可是并不能自由的批陈描朱。

    可以自由的驾临朝会,可是并不能自由的表意见。

    刘协仰望着天空,默然无语。曾经以为董卓是恶贼,那么除了董卓的人就应是好人才是,却没有想到只不过是换了另外的一种形式。

    董卓在的时候,自己虽然没有多少自由,至少还能吃饱饭,鱼肉什么的也不怎么缺,虽然刘协也知道那是因为董卓有时候会留在宫中,主要是给董卓准备的……

    但是现在,如果自己稍微有一些不同的意见,虽然王司徒不会如同董卓一般的凶神恶煞指着鼻子就骂,但是刘协却体会到了许久未曾体验到了的饥饿的滋味。当然,当刘协将王允送来的奏章统统二话不说盖上了印玺之后,粮食也就送进宫中来了。

    “如今长安物资赢沸,粮食短缺,身为天子,理应体谅……”好,我来体恤万民,但是王司徒每天满面红光,健步如飞又是怎样一回事?

    现在刘协终于明白了当初在儿时,汉灵帝抱着他喃喃说过的话语是什么意思……

    “朕是寡人……朕就是寡人……”

    “这个天下,到底还是不是刘家的天下……”

    “外戚、士族都是外人,只有宫里的这些宦官才是自己的人,可惜啊……”

    刘协站起身,提着长剑,走到了大殿之中,然后缓慢的挥舞起长剑来,就像是每一年皇家祭祀上的舞者,一板一眼,舞动之间就像是手脚都被绑上了绳索,然后由半空中无形的大手在进行操作一样。

    “大风起兮……”

    刘协才轻轻的唱了一个开头,就看见一个小黄门迈着小碎步,一阵风似的到了大殿之外,跪倒禀报道:“陛下!陛下!王司徒求见!已经快到殿前了……”

    顿时整个大殿之内的气氛就像是忽然从气体变成了液体,然后又迅的向固体转化一样……

    “朕知道了……请司徒进来吧……另外,去取印玺来吧……”

    求见?求印吧?

    一样的未经宣而进,只不过换了一个人而已。

    这都已经成为了例行公事了,印玺虽然现在是在自己手里,但是又有什么区别?

    刘协缓缓的走回桌案之旁,然后从桌案之上拿起了黑色的剑鞘,将手中的中兴剑慢慢的,一点点的收纳进了剑鞘之内,其脸上和眼睛里面的神采在这个动作当中,也像是一同被收进了剑鞘一样,变得平板和呆滞起来……

    一个声音在刘协内心当中升腾而起:我不要再留在这里,我不要再充当木偶,我要离开这里,我要回到雒阳,回到那个我熟悉的土地,回到那个我出生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