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六八五章 相同的路不同的人
    一  “那里就是师弟你的城池?”蔡琰盈盈而立,看着远处的平阳城,平缓的语气当中略微透露出一些好奇和赞叹。

    “算是吧。”斐潜并没有指点出蔡琰话语当中的不当的用词,虽然平阳城现在还并没有被正式归入大汉的版图,但是毕竟是斐潜一点点改造出来的,所以也算是自己的一份成果,蔡琰这样讲也没有错。

    蔡琰看着,就像是欣赏着一件精致的器物,一件精彩的书画,点了点头,说道:“嗯,真漂亮。”

    斐潜不由得笑了笑,什么时代似乎女人都是一样,世间万物的东西都分成两种:漂亮的,还有不漂亮的……

    自从从长安离开之后,斐潜就在着手安排蔡家父女的行程问题。蔡邕奉了册封国书离开长安不久,斐潜留在长安的人员就找上了蔡府,和蔡琰取得了联系,然后借着长安市面动荡,许多人基本上就没有关注蔡府的机会,将蔡琰简简单单的接出了长安,一路护送而行,终于是在今天到了平阳。

    不过奇怪的是,既然已经到了平阳,蔡琰却不愿意入城,只是说路途劳累,稍作休息之后便要去桃山学宫,斐潜虽然觉得有些诧异,但是既然蔡琰如此说了,便由她就是。

    此时平阳城外的耕田都已经收割完毕了,田地之内就只留下了短短的一小节的庄稼残根,然后等着重新翻回土里,成为明年开春再次耕作时田地的养分。

    “有时候……”蔡琰淡淡的说道,声音就像是山间的清泉,若是稍微不留意,可能就这样轻轻柔柔的从耳旁流过去了,“……我……会觉得就连这些禾苗残根都比不上呢……”

    “啊?什么?”斐潜一时之间没能反应过来。

    蔡琰说道:“泽坡的蒲草尚可编成座席,残留的庄禾也可反哺耕田,而我……似乎除了多看了一些书,便什么其他的本事都没有了呢……”

    哈?

    这也算是女博士的烦恼之一不成?

    斐潜哑然而笑:“我说师姐啊,一本书价值千金不为过吧,你这都读了多少书了,要说师姐你是无价之宝,都算是小看了你啦!你要是略有闪失,掉了半根毫毛,别说是师傅要找我算账,估计普天之下都有不少人捶胸顿足,痛不欲生。”

    蔡琰闻言顿时没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然后才用手掩了掩,说道:“师弟又胡说了,我……我哪有那么金贵……”

    被斐潜一打岔,蔡琰似乎是心情愉悦了一些,没有继续方才的话题。

    “我有一事想烦扰师姐帮忙……”斐潜说道。蔡邕担当学宫大祭酒,自然也是有很多的时间要安排出来管理学宫的事务,而蔡琰一个人闷在桃山之上,又重新变回读书默写的生活,虽然符合蔡琰的性子,但是未免有些大材小用了。

    况且给蔡琰找一些事情做,分散一下这个文艺女青年的注意力,才不会像方才那样感怀春秋,自寻烦恼……

    “什么事情?”蔡琰转过头,看着斐潜。

    “桃山之上,不仅是供给周边郡县的学子求学读书之所,我也想给军中子弟和普通百姓们有一个认字的机会,因此想编纂一个相对简单易学的识字书籍,想来想去,便只有师姐可堪此任了……”斐潜说道。

    斐潜原先让黄成代为传授军中底层士官的效果正在逐渐的体现出来,现在许多兵卒不再是两眼一抹黑的什么都不认识,在清楚明了一些基础的数字和文字之后,对于军中书吏的数量要求就大大降低了,这样一来就极大的避免了士族在军队当中的渗透,也为下一步军队改制打了一个浅浅的基础。

    但是现在黄成调去了壶关,练兵的事情暂时交给了徐庶,但是徐庶同样也肩负着策划和相关战略谋划的责任,甚至还要负责一部分的政务,事情也是非常的繁重,没有办法抽出多少时间来对于军队军官学校进行教导。

    因此斐潜就想搞这样的一本册子出来,然后也并不需要徐庶啊或是蔡琰啊去教导,只需要找一两个普通学子,照本宣科就可以了,就像是后世的三字经和千字文……

    不过问题是斐潜根本不记得多少三字经又或是千字文的内容,更何况三字经和千字文里面有许多的东西并不适合汉代。

    因为在三字经和千字文其中举例的好多事情都还没有生啊……

    如果让蔡邕来编写,按照蔡邕的习惯,可能不知不觉当中就往高雅的方向走了,最后编纂出来了一本四不像,蔡琰无疑就是编纂这样的书籍最佳的人选了。

    蔡琰眨眨眼,显然对于这个事情有了些兴趣:“师弟可是说蒙学之书?不是有《史籀篇》么?或者是《仓颉篇》、《爱历篇》、《博学篇》也可以啊,我父亲也写过一个《劝学篇》呢,还有《急就篇》也是不错,为何要新作一篇?”

    这个……

    斐潜在记忆里面搜寻了良久,对于蔡琰如数家珍一般的这些书籍都没有多少的印象,汉代的时候就有这么多启蒙的书籍了?

    不过既然说了,斐潜便只能是一本正经的顺着往下去圈回来:“这些都是不错,但是均是族学蒙书,直接拿出来也有些不方便,还有对于普通百姓来说,也未免过于拗口,另外字数也多了些,最好千字左右,这样一来既易学,也易教授。”

    听了斐潜的话,蔡琰也不疑有他,思索了一下,便微微点头,说道:“师弟这样说,似乎也有些道理……不知道师弟心目当中,怎样的文章才算是比较合适的?”

    “嗯……”斐潜想了想,便按照记忆当中千字文的念叨道,“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寒来暑往,秋收冬藏……”

    “听起来似乎不错的样子呢。”蔡琰笑道,然后催促斐潜继续念下去。

    斐潜干笑两下,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个……我就这两句……”

    “……”蔡琰瞪了瞪斐潜,过了一小会儿才说道,“好吧,我试试看。”

    忽然有了下一步该做的事情,蔡琰似乎就忘却了方才的伤感,便说休息好了,要去桃山了,不然父亲该等急了……

    斐潜自然是又将蔡琰护送到了马车之内,然后也翻身上马跟在车厢一旁,一起前去学宫。

    “师弟……”蔡琰忽然微微挑开了一点车厢的窗帘,露出半边的脸庞说道。

    斐潜应了一声,然后策马近了一些:“师姐,何事?”

    蔡琰的目光像是看着斐潜,又像是透过斐潜望着远方,显得有些迷茫,在眼眸当中似乎有什么东西闪动,良久忽然淡然一笑,宛如春花绽放:“你知道么,这条路,我曾经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