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六八六章 滥竽充数
    一  北地的深秋,已经能够体验得到即将到来的严寒的威力了,呼出的气息都在空气当中形成了一串白雾。

    在昕水河畔,沿着河岸建立了一个,嗯,其实严格说起来的话是三个大规模的营寨,营寨与营寨相邻并不远,大概是一百多步的模样,营寨墙最早的时候是用的木土结构,现在基本上都逐渐的换成了红砖,渐渐的即将变成坞堡的形状。

    在营寨的中间,除了工房就是工房,吕梁山上的木头被砍伐下来,然后就拖到山下,捆到一起,编成木筏,顺便载着一些开采出来的矿石,顺着水流往下就到了这里,木材堆放在河岸等待阴干,而矿石基本上就是进了营寨当中的高耸的炼炉当中,炼化成为各种原材料。

    粗壮的高炉黑烟日夜不停喷吐,水运和6运也基本没有停息。原先北屈那边的小规模的工房已经大部分迁移到了这里,普通的枪头、箭矢、铁甲都在这里产出,在北屈留下的则是进一步的精细加工和冶炼,像是三十炼的战刀和五十练的陌刀都是出自北屈。

    煤炭成为了主要的燃料,幸好就算是在后世,山西还是不少的露天煤层,对于现在斐潜来说,就这样的三个营寨,就算是全力开工,烧个三五年估计也用不完表面上的那一层。

    不过用煤炭炼制的铁质量自然就次等了一些,不过也带来额外的很有意思的附加效应……

    斐潜拿着两个铁质长枪头,看了看之后又递给了徐庶,笑道:“元直,看看这两个枪头品质有何区别?”

    徐庶接过两个枪头,然后习惯性的掂量了一下,又在泥土上试了试枪头的硬度,然后说道:“中郎,这个……看不太出来,似乎差别不大……”

    斐潜笑笑,然后示意一旁的工匠演示一下。

    工匠捡起两个枪头,然后带着斐潜等人到了一个火炉之前,便用铁钳分别夹着两个枪头在熊熊的烈火当中进行加热。

    不一会儿之后,枪头就被火焰舔舐得红。工匠熟练的将两个枪头夹起,放到了铁砧之上,抓起一旁的铁锤快的敲打起来。

    枪头很快就被逐渐敲扁了,随后区别就产生了。其中的一个枪头在敲击之下顿时裂开,就像是一块冰块掉到了地上一样,碎裂成为了大小不一的几块,而另外一个枪头则是在持续的敲击之下成了一块圆饼状的铁块,并没有裂开……

    “这……”徐庶睁大了眼睛。

    吕梁山上的铁矿本山材质就是一般,如果没有进行筛选,也没有加入一些石灰进行脱硫,那么冶炼出来的铁水炒钢之后就含有较高的硫元素,而硫元素一多,钢铁就产生了热脆的效应。

    但是别说在汉代,就算是在后世,有几个人能懂的钢铁的热脆效应?常温之下,又或是完全融化成为了铁水的时候,这种热脆基本表现不出来,唯独在1ooo度左右进行热加工的时候,才特别的明显,这个时候含硫高的钢铁就像是纸张一般,一砸就碎。

    简单来说,就是没有经过脱硫的普通钢铁难以进行简单的二次热加工……

    斐潜向工匠点点头,然后稍微远离了一些炎热无比的高炉,就这样一会儿的功夫,斐潜已经有些出汗了。

    “这些是运往东边的枪头……”斐潜低声对着徐庶说道。

    乱世的黄金,盛世的古董。但是在乱世,有比黄金更加贵重的东西,一个当然是粮草,另外一个自然就是武器。

    徐庶立刻恍然,然后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容。

    行军作战,武器什么的自然是有一些损耗,但是在战地之上,是不可能可以立起什么高炉全部融化再进行灌注的,只能是粗浅的热加工进行维护,而斐潜送出去的枪头就在这个时候……

    况且斐潜也说过并州土地贫瘠,枪头品质较差一些,当然价格就低廉了些,而对于袁绍那样的人眼中,兵卒都是一种消耗品,至于枪头等物品,差一点就差一点,基本上不懂,更不会有太多的过问。

    而至于在袁绍军中的工匠遇到了这种问题之后,也大都会将这些出了问题的铁器直接就当成废品丢弃了,除非有人特意关注,自然也不会主动去上报,因此造成的结果就是军械的损耗率大大的提升。

    基本上来说,现在往东去的商队,运送的都是这些相对而言含硫较高的一些的枪头箭头物品,换来的粮草和布匹等等物质。

    徐庶忽然想到了一些什么,然后说道:“这么说来,袁车骑与河北甄家的关系是不是有些问题?”

    冀州也有铁矿,但是基本上控制在甄家的手中。袁车骑不远千里找斐潜采买这些枪头,一个是斐潜这边的价格较低,二则恐怕也有不想受限于甄家的心理因素。

    现在的汉代,对于士族的依赖性太强了。

    没有人,要找世家。

    没有钱粮,要找世家。

    没有盐铁茶,没有日常用品等等一切东西,都需要找世家……

    为了将盐铁从皇帝手中收回来,在汉武帝之后的很长时间内,世家前仆后继,无所不用其极,终于是又将这一块肥肉抢了回来。

    世家就是一只只依附在大汉朝身上的恶性肿瘤,在将来拖垮了大汉朝之后,自己也陷入了衰败的路程。

    袁绍在冀州,虽然是州牧在手,但是组建军队,生活生产的物资都离不开河北士族,因此像是田丰、高干之类的人员才能身居高位,在袁绍的队列当中与豫州人士分庭抗争。

    斐潜摇了摇头说道:“未必有什么冲突,恐怕只是相互之间的条件并没有谈拢。”随后袁绍以联姻方式联合和甄家,估计也就是一种相互认可的交易。

    但是只要袁绍心里面不愿意完全受制于当地的甄家,就必然会选择斐潜进行交易,就像是后世当**货商总是要多准备几个一样。

    斐潜向着东方眺望,说道:“更何况最近袁车骑需求军械的量有些大,四处采买,单河北一地一时之间也供应不上……所以这种生意应该会持续一段时间……”

    “中郎之意,袁车骑准备动手了?”徐庶说道,“欲南下,必先安北……”

    斐潜点了点头,说道:“最近东边用粮草来交换的比例……嗯,就是数量在下降了,而盐茶布匹等其他用品的数量在上升……东边这些人,也在囤积粮草了……”

    这个冬天,或许就是最后一个囤积粮草的时间窗口了,接下来各地战乱一起,粮草甚至比黄金还要更加的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