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六八八章 浑水摸鱼
    一  现在各地的秋收基本上已经完了,那么就将进入冬闲的时间了,而在没有农活的时候,除了应付一下官府的派发的劳役之外,田间地头的农夫们会做一些什么事情呢?

    在后世,多半是盘腿在炕上,喝点小酒唠点嗑,扯一些家长里短,说一下十里八乡……

    斐潜想打乱一下周边这些大佬们的储备粮草的进程,也想掩盖一下自己囤积粮草的行为,自然就需要找一点事情出来,转移一下世人的注意力。

    袁绍和公孙瓒,嗯,斐潜一边琢磨着,一边招呼着徐庶跟到自己身边来。

    在历史上,公孙瓒和袁绍反目之后,似乎就瞬间从巅峰落入了谷底,曾经正面硬扛乌桓和黄巾的公孙瓒,就像是吃了枣药丸子一样,昏招迭出,不仅将手头上的兵力分散,甚至更是不再亲自指挥部队,让妇人进行传令……

    其中发生了什么,斐潜自然是无法得知,不过现在袁绍所作的真的是非常的漂亮。

    平衡之道,不是身在汉代的这个时刻,真心无法体会得出来。

    袁绍虽然占据了冀州,人口密集,富庶之地,但是周边的关系也是非常的复杂,北方有公孙瓒和刘虞,鲜卑和乌桓,西边有斐潜、黑山,东面有刘岱、徐谦,南边基本上就属于是一辈子的对头了,曹操和袁术。

    但是现在袁绍却玩得风生水起,在北面方向上表示要表刘虞为皇帝,然后打压公孙瓒,随后又和公孙瓒眉来眼去,拿下冀州之后又开始挤兑不肯当傀儡的刘虞;西边就不说了,东边的和徐谦进行联盟,然后还和南面的陈留太守张邈交好,又同时派遣曹操打入兖州作为和南面袁术的缓冲……

    四处煽风点火,袁绍却安然坐在冀州募兵,积极备战。

    在这种情况之下,斐潜自然琢磨着,是不是需要给袁绍掺一点沙子……

    斐潜示意左右护卫往外扩展一些,以防止自己和徐庶的话语被其他的人听到,然后低声说道:“元直可曾听闻有一言……代汉者,当涂高也……”

    汉代是最讲究谶言的一个朝代,或许是因为这个时间段的宗教的神秘观才逐渐形成的原因,许多事情都离不开谶言。这句话有一说是出自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当时汉武帝感叹道:“汉有六七之厄,法应再受命,宗室子孙谁当应此者?六七四十二代汉者,当涂高也。”

    如果单纯按照字面上来解释,就是代替汉的人,就是在道路中的高大之人……

    当然,实际上汉武帝并不是觉得汉朝气数将尽的感叹,多半是汉武帝喝高了些,感慨汉朝的不易,说将来汉朝也会碰到一些苦难,这个时候不知道是哪个宗室子孙挺身站出来力挽狂澜?

    而且古代在讲究数字的时候总是虚指的居多,六七四十二未必是真的就指四十二个皇帝,按照汉武帝的意思,应该是说能在关键时刻站出来的统领汉朝者,应该是一位险峻环境中临危不惧的大人物。显然,汉武帝他认为汉朝即使遇到问题,也会有刘氏子孙站在道路当中,统领着众人继续前行。

    但是显然其他的野心勃勃的家伙们不这么想,比如将自己的字取成了高速公路的男人……

    徐庶明显也听过这一句话,顿时有些愕然,沉思了一会儿后说道:“谶言多有含糊不清,若是要附会某人,单有此言……恐怕尚不足为信……”

    反正这个谶言都是这样子,在事情没有发生之前都是含含糊糊,谁都好像懂得,但是谁也不能说个清楚,到了事后,便一个个跳将出来,表示这个事情早在什么什么时候就已经有言在先了。

    斐潜忽然想了想,忽然露出了一点怪异的笑容,说道:“元直,若是不特指某一个人,而是将好几个人都一起拉下水……”

    “好几个人?”徐庶低声道,“除了袁车骑还有他人?”

    嘿嘿,原来徐庶以为斐潜是在说袁车骑啊……

    斐潜也很好奇为何徐庶会扯到袁绍身上,便也低声问道:“元直说说看,若是袁车骑要如何解法?”

    徐庶左右看看,然后捡起了一根小树枝,在地上写了两个字,然后将声音压到了极低说道:“袁者,辕也,绍者,继也,当于涂高代汉也……”

    车轮这玩意不就是在道路上中间跑的吗?

    绍也有光复继承的意思,比如绍真,意思就是继承正统,绍天明命等等……

    斐潜捏了捏下巴上才长出不久的软胡子,也蹲了下来,说道:“元直这么一说,倒也真有几分道理,不过你看这两个字如何?”

    然后斐潜也捡了根小树枝,在地上写了“公路”两字。

    徐庶歪了歪脑袋,说道:“这两字……也是可以说的通的……”

    徐庶忽然低声嘿嘿笑了两声,然后又写了一个字:“岱者,大山也,自然也是途中高者,又与代音相同……”

    斐潜也嘿嘿嘿的笑着,也写了两个字:“景者,大也,升者,高也,嘿嘿嘿……”

    讲真的,斐潜也想将这个代汉涂高者拉扯到曹操和刘备身上去,给他们两个增加一些小小的摩擦力,但是奈何现在这两个人都暂时还没有什么多大的势力,如果硬扯上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毫无意义,因为只有一县一郡之地的人,就算是讲了也没有人相信的……

    相反,不管是袁绍还是袁术,或者是刘岱刘表,这样已经是权掌了一州之地甚至还要更大的人物,当流言开始传播的时候,人们才会相信,也才会再次的进行传播扩散。

    就像是说村口那个歪脖子树下的二狗子说他想当皇帝,肯定比不上说当朝宰相想要篡位来的震动人心,使人感兴趣。

    所以暂时就这样罢。不过就算这样,也基本上将几个大佬都拉扯下水了……

    斐潜和徐庶两个人蹲在一起,毫无一副什么官员的模样,就像是两个流氓痞子,蹲在街头,发出阵阵的猥琐笑声。

    水浑了,才好摸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