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六九零章 意外之获
    一  如果单单从於扶罗的相貌来看,绝大多数的人都不会认为於扶罗是一个凶神恶煞的人,甚至略有一些滑稽。

    或许是因为於扶罗长了一个大菱形脸的原因,所以扁平而短的眉毛和同样扁平的眼睛,就形成了两个反八字挂在脸上,再加上高大的鼻子和因为鼻子太大而显得有些小的嘴,反正五官凑在一起就显得有些莫名的喜庆感……

    但是相貌这个玩意,是做不得数的,如果不说,单是看这一张脸,有谁能看得出来於扶罗其实也算是杀人不眨眼,翻脸如翻书的人?

    斐潜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起了后世的一句话,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而於扶罗绝对就是这样的人……

    父亲遭遇族人谋反被砍下了头颅,自己的王位被夺去,带着仅有的族人四处流浪,在夹缝中求生存,在历史上最终也没有得到一个好的结果。

    但是现在看起来,於扶罗却从未表现出有什么愁苦的神色。

    真正凶残的狗咬人从来都不叫,而见到人就瞎吵吵的狗,其实都胆小得很。就像是后世在论坛上或是在什么其他不用露面的地方,动不动就上窜下跳叫嚣着要杀杀杀的人,仿佛其他的人稍微考虑一下各方面的因素就等于是懦弱无能的小市民代名词,其实在真实的生活当中,估计连八杆子都打不出一个屁来。

    就像马大爷,能上锤子的时候绝对不废话,那个脑袋开花的多半也是平常话最多的……

    别看现在於扶罗言听计从的样子,真要是翻起脸来,提起刀子,也同样是毫无旧情可以讲的。

    “哈哈,单于,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斐潜心里面琢磨着,脸上照样是笑开了花,嘻嘻哈哈的打着招呼。

    於扶罗咧着嘴,也是哈哈大笑。

    斐潜不知道於扶罗为何而来?

    於扶罗认为斐潜会不知道他自己的来意?

    其实两个的人心里都清楚。

    於扶罗笑着说道:“一直看中郎所乘的马匹虽然是良驹,但是还不算得上是真正的好马,这几天刚好在清水河畔碰到一个野马群,族人好不容易留下了大半,在其中挑选了几匹真正好马,特意给中郎送过来。”

    汉代的好马,就跟后世的名车相当,对于好马,斐潜自然不会嫌多,因此欣然带着护卫和於扶罗一起到了府衙之外,看看送来的所谓真正的好马……

    就像是后世一个叉子车和圆圈车,一眼就能看得的出来差别一样,斐潜在这汉代待着的时间长了,自然也看得出好马之间的差距。

    於扶罗一共送来了三匹马,一只褐色,一只花色,而斐潜的目光迅速就被在中间的那一匹黑色的马所吸引了。

    这匹马浑身上下纯黑,竟然无一点杂色,马身上就像是一匹黑色的绸缎,在阳光下闪耀着动人的光泽,神态昂然,就算是被马缰绳拉着,却依然透露出一种桀骜不驯的样子,看见了斐潜凑近了一些,顿时微微低下了头,左右摆动着脖子,喷着响鼻……

    斐潜呵呵笑了笑,往后稍微退了一步。

    “中郎不试试?”於扶罗在一旁嘿嘿的笑着说道。

    斐潜摇了摇头,说道:“不着急,反正时间有的是……”自己又不是什么武力值超高的人,反正过几天跟马匹混熟了,自然马匹就不会表现出敌意了。

    斐潜又仔细的再次从头到脚看了看黑马和另外的两匹马匹,忽然之间在那一匹褐色的马匹的左后蹄上看见了大概有半个手掌大小的一块黑色斑纹,嗯,不像是斑纹,倒是更像是油污状的污渍……

    於扶罗将战马送来的时候,肯定在城外有特意清洗过,因此看起来才不会因为在路途上沾染了黄尘而显得邋遢不堪,但是为什么旁边的这一匹褐色的马匹马蹄依旧有一块油污未洗刷干净呢?

    斐潜心中一动,转了到褐色马匹的一侧,仔细看了看,确实是污渍,沾染在褐色马匹的左后蹄上。

    於扶罗也顺着斐潜的目光看到了马蹄上的奇怪的污渍,不管是从什么角度来说,送出去的礼物居然是脏的,这让於扶罗非常的难堪,顿时勃然大怒,几步上前一脚就将牵着褐色马匹的兵卒踹翻在地,然后拿了鞭子没头没脑的抽了起来。

    斐潜连忙劝阻,说道:“单于不必如此,也不是什么大事……”

    离的近了些,斐潜怎么看,都觉得这个污渍都有些异常的眼熟。

    在斐潜的示意之下,几名护卫上前,按住了马匹,然后其中一人取了一块布使劲的擦拭了两下污渍,却发现这一块污渍粘性非常的强,竟然无法擦除……

    於扶罗凑了过来,见状说道:“啊,怪不得,这是黑石脂,沾染上了很难洗得干净的……”

    什么东西?

    黑石脂?

    斐潜让护卫将沾染上了黑色污渍的布取在手中看了看,一股很熟悉的味道扑鼻而来……

    这是沥青!

    不,或者是比较像是沥青的石油!

    “这是在何处沾染的?”斐潜拿着布匹问於扶罗道。

    於扶罗略想了想,然后说道:“高奴城北大概十几里外,就有一个沼泽地,里面有的地方都是冒出这种黑色的石脂……”

    高奴有石油?

    斐潜几乎都不敢相信。

    这玩意简直就是大杀器啊,装在陶罐之内,用投石机投射出去,几乎就是古代攻城的燃烧弹,按照现在汉代的消防设备,在石油和被其引燃的物体燃烧完毕之前,绝对是没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的……

    斐潜干咳了两声,掩饰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波动,然后将布匹递给了一旁的护卫,说道:“哦,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马匹有什么恶疾呢……既然是沾染的,那么慢慢洗刷几次也就掉了……”

    於扶罗并没有怀疑什么,因为对于於扶罗来说,石油这个东西太高端了一些,因此也说道:“中郎可不能让人用力刷洗,黑石脂粘性太强,不小心反倒是容易伤到了马匹就不好了,可以等其慢慢干透,便可以清除了。”

    “好,这三匹马我都很喜欢,多谢单于美意了!”斐潜哈哈笑着,心情比较舒畅,没想到还有这种意外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