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六九五章 就地转进
    长安和洛阳之间原来有多个城池,原本也算是弘农的大县城,但是现在却已经成为了一个个垃圾的堆放地。

    华阴就是其中一个。

    老百姓已经被迁移光了,剩下的便只有兵。

    西凉兵。

    华阴原本是董越的驻地,但是牛辅或许是因为董越不听号令,或许是因为董越毕竟姓董,所以在董卓身死之后,以商议对策之名,骤然难,然后斩了董越,兼并了其下的部队。

    牛辅,既然能成为董卓的女婿,肯定在行军打仗方面还是有一点能耐的,但是很有意思的是,牛辅在骤然爆之后,却又停了下来,或许是因为徐荣、段煨、胡轸相继投降了长安,给予了牛辅沉重的打击,牛辅随后并没有借势继续完成接收董卓遗产的动作,而是就这样停留在了华阴县城。

    当时皇甫嵩攻郿坞,诛董卓全家的时候,皇甫嵩带的是自己的旧兵,并没有用长安城的禁军,也不敢动用,因为长安的禁军原来就和董卓多有联系,在未清理完毕之前,不能擅动。

    董卓手下另外两名重将牛辅和董越又自相残杀,而李傕、郭汜此时还只是牛辅手下的将领而已……

    西凉兵就这样被分成了两个部分,一部分在长安,一部分在华阴,而在长安的这一部分西凉兵又因为朝廷的怀疑,全部都不敢擅动,而在华阴的这一部分西凉兵又因为要防御山东士族的兵势不得不分兵……

    李傕、郭汜此刻也并不在华阴附近,而是被牛辅派去了渑池。

    因为这个时候老牌保皇党朱隽在乡内召集了一部分乡勇,在孙坚退却之后重新占领了雒阳,正在雒阳收拾残骸,整顿城池,这让牛辅很是担忧,所以牛辅让李傕、郭汜领军去攻打朱隽,同时防御山东士族有可能会出现的进军。

    华阴的百姓已经被迁徙走了,原来的补给就算是彻底断了来源,虽然之前李儒在华阴有囤积不少的粮草,但是毕竟坐吃山空,眼看着粮仓一点点的空下去,粮草一天天的消减,牛辅的心也越的慌乱起来……

    或许让牛辅他领兵攻伐,驰骋沙场,这个没有什么太多的问题,但是如果让牛辅运筹帷幄,总揽全局,这个就稍微困难了些。

    比如现在,牛辅就在华阴县衙之内转着圈子,愁眉不展。

    前两天才高兴了没一阵子,就要碰上这种烦心的事情,简直是让牛辅感觉脑袋里面装进去了十个八个的小鸡小鸭,唧唧嘎嘎的争吵不休,根本不知道方向在哪里。

    长安城内的王允听闻牛辅将李傕、郭汜派去了雒阳,觉得有可乘之机,便在朝廷之上要兵攻伐牛辅,但是又不敢让徐荣、段煨、胡轸三人领兵前去攻打,害怕搞不好变成了肉包子打狗……

    皇甫嵩则是秉持的反对的意见,说长安物资本来就紧张了,经不起大军消耗,还不如凭借着长安的城池,就这样固守,在外的西凉兵无粮可用,自然会溃散,根本就不用打。

    杨彪既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反正就中立,就表了一个军国大事,需谨慎才是的意见……

    当然这里面各自的心思,就不足与外人宣扬了。

    反正在这样的情况下,最终王允派出了一只五千人的部队,然后由李肃带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李肃虽然也是出身西凉的将领,也是有点办法的,但是奈何带的兵不是西凉兵,而是长居在长安的禁军,平日里装仪仗什么的一表人才,仪表堂堂,但是上了战场也就尿了,竟然被牛辅带着三千人直接按到在地上狠狠摩擦了一阵……

    李肃大败而归,自然是被甩出去背锅,人头落地。

    然而牛辅却没办法因此高兴多久,因为他所面临的困难一点都没有减少。

    “将军……”主管后勤的军需官递上了一个竹简,低声说道,“我们的剩余的粮草不多了……”

    牛辅展开了竹简,略微看了几眼,皱着眉头问道:“还能支持多长时间?”

    军需官说道:“若是节俭些……或许还能撑一个月……”

    “一个月!”牛辅瞪了瞪眼睛,想要怒,却又不知道要对谁怒,只得将竹简甩到了桌案之上,出了呯的一声。

    厅外的护卫闻声冲了进来,却被牛辅又挥挥手赶走了。

    军需官又没有错,只是牛辅心情烦躁而已。

    牛辅皱着眉头,扭动了两下脖子,颈椎骨头之间摩擦出咯咯啦啦的声响,作为将领,自然深知,粮草对于部队的重要性……

    可是这个粮草要从何而来?

    雒阳一带基本上就是废地一块了,弘农这边也算是残了,华阴连农户都没有了,长安凭借手头上的这点人,也根本攻克不下来……

    要怎么办?

    哪里还有粮草?

    牛辅不知不觉的就自言自语的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军需官上前了一步,然后迟疑的说道:“将军……若是问何地有粮草,卑职……卑职倒是觉得……”

    牛辅走到了军需官面前,问道:“觉得什么?”

    军需官说:“卑职觉得,当下估计只有河东有粮草了……”

    牛辅闻言,顿时就觉得豁然开朗,对啊!

    河东有粮草!我怎么没想到呢?!

    现在东边雒阳,西边长安,要么就只能向南边的弘农深处继续搜刮,要么便越过大河挺进河东,但是比较起弘农的杨氏来说,牛辅觉得河东的士族更加的好欺负一些……

    更何况弘农之前就被李儒收拾过一遍了,现在这边临近大河较为平坦的县城都没有粮草了,要么便只能是翻越熊耳山,到弘农腹地去,但是这样一来,翻山越岭的,若是在山中找不到什么粮草又被人堵住,那么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河东好啊,哈哈哈,牛辅这么一琢磨,简直就是心情大好,立刻说道:“给你三天,不,两天的时间,去收整粮草,全部装车!”接下来只要先做出佯攻长安的态势,然后趁着长安守军忙于防御,就转向陕县,迅从陕津渡河,突进河东就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