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七零零章 战乱的开始
    不愿意和鲜卑人进行冲突的最主要的原因不是害怕,而是尽可能的减少损耗,斐潜毕竟准备走的是精兵的路子,在无谓的斗争当中去损耗了大多的力量的话,自己原先慢慢培养起来的兵员种子岂不是白费了?

    “再过几天就是新年了,元直、子敬,可曾想家?”斐潜问道。

    徐庶笑着说道:“前些日子写了封家书,托人送到荆襄,算算时间也差不多应该到了吧……”徐庶现在已经将母亲接到了荆襄,既然徐庶自己成为了斐潜的谋臣,那么自然荆襄黄氏也就接下了照看徐庶母亲的责任,因此徐庶自然也是放心。

    枣祗却有些忧心忡忡,说道:“我有给父亲写信说颍川一带恐怕有些不安宁,让他可以先迁往荆州,不过按照我父亲的性格,还真不好说舍不舍得离开故土……”

    故土难离啊。

    谁不是这样呢?

    若是在乡土能够活得下去,谁又愿意远走他乡?

    斐潜微微点头,然后举起了酒杯,说道:“仅以此酒,祝远方亲朋,身体安康,一切顺利吧!”

    徐庶和枣祗也是应诺,共同举杯一饮而尽。

    大雪一团团、一簇簇的飞落下来,扑向了大地,掩盖了所有的污渍,就像是上苍见过了人间太多肮脏的东西,想用这样洁白的颜色,提醒一下世间的人们,这个世界上,除了黑暗的人心,还有这样轻盈圣洁的东西……

    xxxxxxxxxxxxxxxxxxxxx

    就在斐潜和徐庶、枣祗聚在一起的时候,远在邺城的袁绍也在召集着自己的谋臣们商议来年的战略方针。

    大堂之内,火盆烧得火热,但是比火盆更热烈的,是几个谋臣相互的争吵。

    争吵的内容和方向,自然是北面的幽州。

    对于刘虞,袁绍多少有些无奈。

    这个顽固的老家伙,要是懂得变通一些,自己现在有好多事情都会更加的顺利……

    但是比起刘虞来说,袁绍更忌讳公孙瓒。

    公孙瓒有病,嗯,错了,公孙瓒有兵……

    袁绍一开始和公孙瓒其实关系还算不错,最初甚至还相互派遣使者,互致问候,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人的矛盾越来越尖锐。

    公孙瓒与袁绍结梁子,根子上还是利益不同。

    袁绍要立刘虞为皇帝,但是刘虞一直看公孙瓒不怎么顺眼,三番几次的教训公孙瓒,当然这些事情刘虞多半是对事不对人,但是公孙瓒的脸也不太挂得住啊,没少因为这样的事情甩刘虞的脸色。若是刘虞真的当上了皇帝,那么哪里还有公孙瓒的好果子吃?

    但是对于立刘虞为皇帝这件事情,有比公孙瓒不爽的,那自然就是袁术。

    至于袁术反对的理由……

    那还需要理由么?

    因此袁术和公孙瓒两个人就应为袁绍的这样一个举措,具备了相同的利益基础,穿上了一条裤子,眉来眼去的好不快活。

    这样的情形自然是看在了袁绍眼中。

    问题就非常严重了,袁绍若是不能立个牌子给人看看,那么将来还有其他的人也走上了公孙瓒的路子,继续倒向了袁术,那么袁绍自己还怎么玩?

    自己封的车骑将军还算个屁?

    所以必须收拾一个,收拾袁术……

    袁绍表示多少是兄弟,不好下手,其实大家都明白,袁绍自己也没有多少把握和袁术硬抗,所以自然是盯上了公孙瓒,而且从战略的意义上来说,先解决后方的忧患再南下也是极其正确的举措。

    再加上冀州牧的事情,使得袁绍和公孙瓒彻底算是扯破了脸。

    袁绍先是和公孙瓒表示,让公孙瓒配合他的举动,然后获得了冀州之后,一人分一半……

    当时的公孙瓒虽然已经不太喜欢袁绍了,但是公孙瓒自己认为还是一个可以成大事的人物,而成大事的人物就必须忍受常人不能忍的事情,所以公孙瓒他忍住自己的不快,同意和袁绍的合作。

    结果自然是公孙瓒被忽悠了。

    当公孙瓒带着兵卒在冀中平原上风餐露宿的时候,袁绍已经从韩馥的手里半推半就勉为其难不好意思地接受了冀州。

    公孙瓒兴高采烈地过来,垂头丧气地回去,实在太郁闷了。

    后来刘虞的儿子刘和被派遣回来安抚,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就拐进了袁术的贼窝出不来了。袁术让刘和写信给刘虞,然后提出一个合理化的建议,就是让刘虞领兵南下勤王。

    当然刘虞一旦领兵南下,会碰到一些什么人,自然是不用特别说明了。

    刘虞和公孙瓒商量的这个事情的时候,公孙瓒以为是一个机会,便让自己的堂弟公孙越带着三千骑兵去支援袁术了……

    结果没有过多久,公孙越就中流矢光荣牺牲了。三千骑兵,自然就被袁术吃到肚子里给消化了。

    一个领兵大将,莫名的中了神一般的流矢,死了……

    公孙瓒得知弟弟战死非常悲痛。虽然他堂弟的死牵扯到的人很多,但无比悲痛中的公孙瓒,还是坚定不移地把这笔账算到了袁绍头上。

    所以公孙瓒准备跟袁绍翻脸了,开始囤积粮草,集结兵力。

    这样的动作自然是瞒不过袁绍,召集谋臣来也是一起商讨对策。

    这一回所有的谋士倒是难得的出奇一致,都认为应该一战,不过具体要怎么打,却争执不下。

    田丰说是要主动迎击,不能让公孙瓒侵略到冀州内地。

    郭图的意见是坚壁清野,先疲惫公孙瓒之后再进行攻击。

    正方双方辩手都有自己的辩论队友,一时之间厅堂之内相互嗡嗡嗡的吵个不停。

    袁绍沉默了许久,然后缓缓的站立了起来,昂然说道:“吾意已决,迎战公孙!”虽然郭图说的也是兵法正途,但是自己就只有冀州这一块地盘,真的打烂了,难道回豫州讨饭去?

    既然老板拍板了,田丰、郭图等人自然是一起应诺。

    在初平二年的这个冬天,袁绍和公孙瓒都在憋着劲,就等着春天风雪消融……

    三国的真正的大战乱,也即将拉开了序幕……

    xxxxxxxxxxxxxxxx

    此刻长安也纷纷扬扬下起了雪,站在宫殿宫墙之上的刘协,向着天空伸出了双手,像是要拥抱整个的天下,又像是在寻求上天的拥抱。

    刘协孤零零的一个人的身影,在漫天的飞雪之下,显得无限的渺小,但是却又那么醒目,就像是白布上面的一个墨点,自然的就成为了人们视线的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