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七零一章 乱糟糟开篇
    旷野之中的一片灌木之下,有一个小小的洞口,一只田鼠偷偷的在洞口处小心翼翼的张望着。

    大地回暖,万物复苏。

    各种植物和动物经过了一整个冬天的苦苦忍受,终于等到了气温回升的来临,虽然并不能说是温暖,但是已经比起冬日的萧杀严寒好了不知多少倍。

    田鼠缓缓的摸到了洞口之,轻轻的将鼻头伸到了洞口之外,黑黑的小尖鼻子上的胡须在春风当中颤巍巍的抖动着,就像是触摸到了春天的气息,田鼠惬意得连眼睛都眯缝了起来。

    但是不知道为何,田鼠在下一刻就僵硬了身躯,随后便迅速缩回了洞里,消失在黑暗当中……

    远远的,一阵格哒格哒的声响传了过来,马蹄敲击在未完全化冻的地面之上,使得真个大地都似乎在颤抖,转眼之间,大批的白色的战马呼啦啦的从灌木丛旁呼啸而过,战马奔驰的风将小小的灌木丛扫得七扭八歪……

    这里是东平郡的野外。

    东平郡位于渤海之畔,扼在幽州通往青州的咽喉要道。其南面与袁绍老巢渤海城相邻,往东于信都是一马平川。

    清河、磐河纵横于其间,也算是唯一的自然分割线。

    奔驰而过的白色骑兵,便是誉满幽州威名赫赫的白马义从!

    也是公孙将军的直属亲卫骑兵!

    “将军来了!”

    磐河大营里面发出阵阵的欢呼之声,一军主将公孙瓒的亲临自然是激发了兵卒的士气,在响彻云霄的万胜欢呼当中,白马义从当中的公孙瓒微微扬起头,望向了南面那一块刚刚有些青青草尖冒头的对岸,内心当中似乎也有什么东西在突破了厚厚的躯壳,伴随着春天的暖风,在缓慢而坚定的冒出头来……

    xxxxxxxxxxxxxx

    东郡濮阳,奋勇将军曹操的府邸。

    曹操坐在大堂之内,将袁绍来的书信交给了卫觊和戏志才。虽然这段时间也有不少人相约投靠到他的门下,但是对于谋士来说,曹操还是依旧比较相信一早就跟随着他到东郡的卫觊和戏志才两人。

    说是书信,其实就和命令是相差不多的。

    袁绍在书信当中表示,为了百姓有一个良好的春耕环境,所以要求曹操在东郡、魏郡、河内一带,针对于黑山突出的于毒部和眭固部再次进行征讨。

    卫觊微微哂笑了一下,说道:“袁公欲征矣……”

    什么给百姓一个春耕环境,防止袁绍出征期间,在冀州的后院不要起火才是真的。

    曹操哈哈笑了两声,这个他也猜测到了,所以也并不多说,而是直接问道:“如此……不知袁车骑胜算几何?”

    戏志才倒是对于曹操的想法略猜到了些,于是说道:“公孙将军虽有强兵,然袁车骑有强民也……”

    幽州公孙瓒在辽地纵横,也是打下了偌大的声名,而对于袁绍来说,这一次的战争算得上是他的第一次领军出征,曹操心里其实对于袁绍是否能取得胜利是有一定的怀疑的。

    毕竟袁绍是富家子出身,若是论文学经书,自然不在话下,但是行军打仗毕竟不是儿戏,也不是坐在家中凭空想象就能掌握的,就连曹操之前也差一点在汴水旁死于战场之上,若不是曹洪拼死相救,恐怕早就成为了雒阳城外的一具白骨。

    这打仗哪有那么容易的?

    但是戏志才却提醒道,其实这一仗,看起来是袁绍和公孙瓒的战斗,其实是冀州人和公孙瓒的比拼……

    虽然公孙瓒具备兵事上的优势,但是冀州作为龙兴之地,得了汉代百年的优待,积累下来的人力物力财力不容小看。

    曹操显然是听懂了戏志才的言语,皱了皱眉头。当然,戏志才的话里还有另外的一个提醒,就是告诉曹操,现阶段,民还是比兵更重要……

    东郡毕竟是曹操新掌控的地域,争取东郡的民心也是相当重要的一件事情。

    曹操微微的冲着戏志才点点头,然后站立起来,命令道:“为保东郡百姓春耕,操领兵巡御外敌,义不容辞!传令下去,贴出告示,宣闻四县,令元让整兵,即日出征!”

    xxxxxxxxxxxxxxx

    兖州任城,是汉室皇族的封地,原先是东平王刘苍之子,光武帝之孙,刘尚的封地,但是经过了三代之后,也就断绝了子嗣,第三任的任城王刘崇死后无子继位,任城王国一度绝亡。

    后来在刘崇死了十年后,汉桓帝封河间孝王刘开的儿子参户亭侯刘博为任城王,让他承奉刘尚的庙祀。结果刘博死后也没有儿子,任城王国再度绝王。

    刘家的王爷一个接着一个的绝嗣,有时候不得不说也许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巧合……

    嘉平四年,汉灵帝又封河间贞王刘建的儿子新昌侯刘佗为任城王,以奉刘博之后,但是现在任城王刘佗已经年老了,作为一个县城级别的王爷,虽然有名义上的王侯之位,但是很多事情还是要听任城相郑遂的,尤其是在听到了黄巾贼来犯的时候。

    刘佗已经是吓得手足无措,脸色煞白。这几年虽然是张角三兄弟死了,但是那一段时间内有多少朝廷官员和分封各地的刘氏王爷死于非命,刘佗心里还是非常清楚的,如果万一任城被攻破,他是什么样的下场基本上也就确定了。

    王爷虽然不错,但是汉室却有规定,诸侯王不得擅离属地,因此自从刘佗成为了王爷之后,二十多年来也就是成为了笼中的金丝鸟,一只越来越肥,胆子也越来越小,越来越没有主见的金丝鸟……

    “王爷莫要惊慌,区区蚁贼图有声势尔,只需坚壁清野,贼子无粮则可自退。”任城相郑遂虽然也是有些慌乱,但是多少还是有一点主见的。

    “好好!就依你!”刘佗就像是一个即将溺水而死的人一样,见到什么都抓得紧紧的。

    可惜任城相郑遂的想法虽然不错,但是举措还是慢了一点,攻陷了周边小村寨的管亥已经拿到了任城的过所,简简单单的就带着人混进了任城当中……

    城东的一家平民小院里,管亥一群人默默的等待着,原先小院的主人,早就已经横尸在屋内。管亥仰头看了看天色,然后低声吩咐道:“天一黑就动手!先放火,然后夺取东门,只要夺下了城门,任城就是我们的了!”

    众人都是低声应诺。

    管亥扫过几眼自己的这些手下,这些人都是跟着自己已久的老兵,有的是从张角三兄弟那个时候就跟着自己了,能活到现在也算是一种福气……

    如今再次开启战端……

    管亥默然随意找个一个地方坐下,将战刀横放在膝盖上,先顾眼前吧,眼前都顾不上了,谁他娘的还想着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