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七零六章 西凉老战法
    斐潜带着部队在接近闻喜县城的附近扎下了营地,虽然王邑叫得挺凶挺惨的,似乎斐潜晚到一小会儿,就会有怎样怎样似的,但是实际上斐潜也清楚,王邑也未必立刻就会和牛辅有多少的摩擦量。

    安邑作为河东的治所,自然和其他的小县城不一样,虽然是比不上雒阳长安那样规模严阵,气势雄伟,但也不是旦夕之间就可以攻得下的。

    虽然王邑并不是善于攻伐的将帅,但是之前在襄陵多少也曾经带着并不多的兵卒抵御白波军大半月,纵然西凉兵的战斗力和白波军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安邑比襄陵在守军兵力数量上也同样有提升。

    针对于西凉兵,斐潜和徐庶都不是很了解,因此斐潜调将马延从北屈营地内调了回来,作为长期在北地的统兵老将,自然是对于西北这一块的区域的兵种和战斗习惯有更多的了解。

    用过了晚脯,斐潜、徐庶和马延三人就围坐在帐篷内的小篝火旁,一边烘烤着被春寒浸润得有些潮湿的衣甲,一边商讨起西凉兵势起来。

    马延目光微微有些散,不知道回想起了一些什么,说道:“西凉兵卒其实和并州兵一样,都是属于朝廷的边军……”

    汉代三大兵卒,中央禁军,边疆戍军,郡县守军。

    中央禁军原本就是实力最强,装备最好的兵士,最早的时候,汉代中央禁军分为南北两军,隶属于太尉之下,作为守护中央的重要军事力量。

    后来,汉武帝又在南、北军之外,重新架设出了期门、羽林二军,其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进一步加强中央军的优势地位,特别是汉武帝将太尉之职长期闲置,甚至是罢省之后,为了进一步加强皇权,充实郎卫的力量,于是将“郎中令”更名为“光禄勋”,扩充郎卫员额,在光禄勋属下增设期门、羽林军。

    这样,一方面可使郎卫与南、北军形成三分鼎峙之势,并以之牵制南、北军;另一面,也有利于互为表里,加强贴身禁卫的可靠性和保险系数。

    但是在汉恒帝开始,中央禁军的质量就在逐渐下滑,先是南军名存实亡,再是大量的贵族兵充斥其间,中央军的战力已经是昔日黄花,一天不如一天了。

    相比较而言,边军的战斗力则是在一次次的平叛过程当中,逐渐的强大起来。

    尤其是西凉兵。

    并州原来也是有强兵的,但是在汉恒帝,汉灵帝的多次调动,也就渐渐的将并州的边兵抽空了……

    马延继续说道:“……西凉兵卒,因长期和西羌作战,因此在骑兵数量上配额较多,若是各地的郡兵,能有五分之一是骑兵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但是在西凉兵当中,一般都是至少三分之一,甚至二分之一是骑兵的都有……董……董贼其下,甚至有纯为骑兵的部队,被称之飞熊军,非精壮之士不能入其列……”

    斐潜点点头,但是心中却升起了一些疑惑,这个董卓的飞熊军,其实说白了,就是董卓个人的亲兵卫队,但是为何董卓一死,就销声匿迹了?

    如果飞熊军驻扎在长安,王允什么的估计也不敢擅动,而且作为董卓的亲卫兵,多半应该驻扎防守郿坞才是,然而董卓死后,皇甫嵩却领着自己的一支私兵,就轻轻松松的搞定了郿坞……

    这个又是该如何解释?

    不过牛辅之类的人应该是没有这一支飞熊军的,因为斐潜印象当中,似乎这一支飞熊军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步卒就不多说了,因为西凉地域辽阔,正面作战兵卒其实和并州差不多,都是以骑兵为主,又因为西凉多征战,因此朝廷给予西凉的兵甲器械也是较多,故而西凉骑兵跟并州骑兵比较起来,不论是在兵器还是甲具上都较为齐备。像飞熊军,据称是连战马也是批甲……”马延啧啧两声,显然是对于西凉军的装备略有一些羡慕。

    战马也批甲?

    斐潜和徐庶对视一眼,这个对于并州骑兵有些难度啊。

    不是人的原因,而是马的原因,西凉马和并州马还是有一些身高和体格上的差别的,如果说批甲的西凉马看起来是飞熊的话,那么并州略矮小的马匹批起甲来,就像是飞猪了……

    不过这样一说,斐潜和徐庶也都大体上明白了,如果说并州骑兵是狼骑的话,那么西凉骑兵就不愧为铁骑了。换成后世比较通俗一些的说法,并州骑兵是介于轻骑兵和重骑兵的兵种,而西凉骑兵则是偏重于批甲的重骑兵。

    马延从一旁捡起一根小树枝,在地上略画了一个草图,一边画,一边说道:“西凉兵骑,若是正面交锋,临阵之时虽然略有变化,但是基本上多半都是采用以力破巧……”

    马延画了一个略扁长的方形,然后指点了一下,说道:“这个是西凉步卒兵阵,临战之时横向列阵……”

    然后又在长方形后面画了三个三角形,继续说道:“……这是西凉骑兵阵,多数情况下都会藏于步兵战阵之后……”

    最后在长方形的左右侧各画了一个三角形,指点了两下:“这是两翼游骑。”

    马延看了看斐潜,又看了看徐庶,然后低下头,继续比划着说道:“……若是接战,步卒上前压住对方军阵前锋线,左右两翼游骑会牵扯住对方军的左右偏军,然后中央的骑兵阵就会寻机从左中右三个方向,寻找缝隙直扑对方的中军或是左右两翼……”

    徐庶不禁皱起眉头,问道:“同时从左中右三个方向?”

    马延摇了摇头,说道:“不一定,西凉兵骑对于这种战法异常熟悉,自然会临阵进行调整,那边缝隙大就会往哪个方向冲刺,甚至有时候会故意佯攻一侧,实际却是重点放在另一侧……”

    很简单,也很实用,并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各种高大上的名称,但是西凉骑兵就是依靠这样的战法,在于西羌胡人的对抗当中一次又一次的锤炼出来了。

    战阵走向不是像后世电脑上点点鼠标,就可以完成了,成千上万人的战斗当中,各级统领之间号令繁杂,各个兵阵衔接也是各有不同,西凉兵的战法其实很简单,就是仗着重骑兵兵强马壮,然后利用步卒游骑等拉扯对方兵阵,一旦对方露出破绽就对于这个破绽进行重点的打击,直至对方兵阵完全崩溃。

    当然拒马陷阱什么的当然是有效的,但是战场的选择却未必是单方面的事情,西凉兵有骑兵上的优势,像选择战场其实主动权往往都是属于机动数值比较高的部队手中。

    就算是架设了拒马,挖了陷阱,要是对方避而不战,也一样是毫无用处。

    当西凉兵卒愿意列阵对战的时候,又不一定有充足的时间来架设拒马,挖掘陷阱……

    虽然是老战法,但是却依旧难以对付,一个是因为这种战法是在实战血雨腥风当中一次又一次检验出来的,另外一个是西凉兵上下都对于这种战法异常的熟悉,熟悉到就算是没有中央统帅的特别号令,照样可以抓得住战机施展得出来……

    这就是西凉兵的好处了,这就是队伍中老卒较多的好处了,只不过现在对于西凉兵的好处,就变成了斐潜的难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