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七一一章 三方的对应
    对于牛辅来说,昨夜损失的不仅仅是粮草,更是整个军队的锐气。本来牛辅就是为了粮草才来到了河东,结果昨夜一场无名大火,不仅烧掉了从陕津一路搜刮过来的粮草,甚至也损失了原本的储粮……

    更过分的是,牛辅他一口一个老先生,恭恭敬敬的供奉着的筮者也在昨天晚上的混乱当中,静悄悄的消失了!

    快到天亮的时候,牛辅才刚刚整理好大营,用从烈火当中抢救出了的一些粮草做了早脯,稍微安顿了一下兵卒,却又收到一个消息,护匈中郎将斐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率部抵达了安邑,已经在安邑城外列阵,正在组装攻城器械……

    攻城器械当然不是用来帮助牛辅进攻安邑的,相反,牛辅的大营虽然是扎得不错,营寨寨墙由粗大的木桩加上泥土构成,对于一般的兵卒来说确实是难以破坏,但是在攻城器械面前,不说投石车了,就连一般性的普通那个冲车都抵挡不了几下。

    “有多少兵力?”牛辅咬着牙问道。这个斐潜也太会挑时间了吧,刚好就在这个节点出现了。

    “禀告将军,约有三千步卒,带着辎重车正在结阵,没有看到骑兵……”

    “结车阵?”牛辅重复了一下,“没有骑兵?”

    护匈中郎会没有骑兵?

    这明显不可能,但是这个斐潜,又将骑兵放在了那里?

    “将军……将军,我们应如何应对?”禀报军情的军候试探的问道。

    “……迎战……击鼓,聚将,迎战!”牛辅明白,如果自己龟缩在营地之内,而被斐潜堵住了营寨门口,不仅是被动挨打的局面,更重要的是自己的骑兵除非自己动手拆除营寨寨墙,否则根本出不去,又怎么发挥出骑兵能打能跑的优势?

    步卒对抗骑兵,借车阵进行防御是最正常不过的做法了,但是一般的车阵对抗胡骑来说效果是不错,然而要对抗自己的铁骑,呵呵,这些年在自己手中破开的车阵没有上百也就几十了,三千步卒车阵,护匈中郎将你还真是看得起我!

    管他将骑兵置于何处,先破了眼前的车阵再说!

    牛辅一声令下,顿时大营之内轰隆隆的战鼓擂响,西凉兵卒暂时抛下了相互之间的窃窃私语和对于未来的忧虑,抓起武器,顶盔贯甲冲出了大营,也迎着斐潜部队开始列阵。

    牛辅来到阵前,打量着斐潜列好的阵型。二十几辆沉重的辎重分成两列,交错着横向排列,挡住了牛辅的视线,虽然车阵之后人影晃动,但是具体情况却看不太清楚。

    在车阵的后方立着一个简易的木质高台,在高台上立着一杆三色大旌,应该就是这个护匈中郎将斐潜指挥所在了。

    牛辅暂时将兵粮等等的烦心事抛在脑后,专心在眼前的即将展开的战场上,眯缝着眼睛往斐潜车阵的两边瞄了瞄,车阵的左边仪仗着安邑城,虽然有一小片空地,用骑兵冲击的话也是可以,但是却会受到车阵侧面弓箭手和安邑城头弓箭的双重打击……

    而车阵的右侧依托的则是一片树林,虽然不是非常茂密,但骑兵想要在其中快速穿行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xxxxxxxxxxxxxxxxxxx

    斐潜和徐晃立在临时搭建起来的车阵后方的高台之上,也在尽力的眺望着远方开始列阵的牛辅部队。

    一阵风袭来,将斐潜和徐庶披着的大氅吹得飘荡起来,高台之侧的战旗也在风中尽情舒展着身躯,长长的尾翼摇曳着。

    “元直,你觉得这个牛将军会选择那一边进行突破?”斐潜问道。

    斐潜随口问着,心里并没有对于牛辅的方向选择有多大的担忧,而是在想着下次要不要搞个羽毛扇?

    羽毛扇这玩意,除了装扮效果一流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其他的用途,夏天拿着扇风未免太热,冬天拿着又太冷,难道还是说有什么我说不知道的附加提升效果?

    徐庶倒是根本不知道斐潜脑袋里面在瞎想着什么,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如果是一般将领,多半会选择从安邑城下的这一块空地突破,但是这个牛将军好歹也是多年战将,所以应该会反其道而行之,从树林杀出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不过……”徐庶微微笑了笑,说道,“其实他选择那边突破的都是一样的……当然,在此之前肯定会正面强攻一波试试我们的成色……”

    车阵左侧的空地,看起来像是只要顶着侧面安邑城的攻击就可以了,但是实际上看似平坦的土地上,却有一大片区域布满了碗口大小的陷马坑,再加上还有星罗棋布的铁蒺藜,真要是西凉兵选择这一边进行对车阵侧击,恐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xxxxxxxxxxxxxxxxxxx

    安邑城头上,王邑带着郡兵也在紧张着注视着城下双方的变化。

    昨夜牛辅营地莫名的一场大火,同样也折腾得王邑一夜没睡好。

    在收到了斐潜派人射进城来的书信之后,虽然按照斐潜的吩咐做了一些准备,但是能不能成,王邑心中也是没底。

    西凉兵在平地上的正面攻击力有多强自己也是完全了解,否则也不会龟缩在城内不敢出城野战了。

    斐潜的兵卒能抵抗得住西凉骑兵的冲击么?

    要是斐潜输了,会不会让牛辅更加的嚣张,自己又要怎么处理应对?

    王邑的心七上八下,虽然知道斐潜的额外要求是后手的准备,但是要是眼前的车阵被打破了,有再多的后手又有什么用途?

    王邑趴着女墙,因为高度的关系,多少能看得到斐潜车阵后面的一些布置……

    这个斐潜车阵之间的缝隙也太大了吧?

    那些身穿重甲兵卒看起来还不错,但是数量也不多啊……

    后面的那些是弓箭手?

    这样的配置能抵御得住?

    “箭矢呢?怎么才这么一点?再去取一些来,还有擂木滚石也再搬一些来!”王邑皱着眉头,缩回了身躯,然后看着城头上堆放的器械,高声催促道。

    王邑想来想去,也没觉得斐潜这个单薄的双重横向车阵怎样才能抵抗住西凉铁骑的强大冲击力,但是眼下到了这个时候,也就只能多少在城头上给予一些支援了,要让自己带军出城迎战西凉骑兵,王邑还是做不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