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七一三章 进攻的节奏
    抛射,在多数情况下是不用太过于精准度的,只需射击的度和覆盖的面积,这一点对于牛辅的弓箭手,还是斐潜下辖的弓箭手,都是一样的。

    然而不一样的是斐潜这一方有辎重车还有刀盾手可以依托,而牛辅这个方面冲杀出来的胡人便只有度可以凭仗了……

    当然,还有运气。

    运气这个玩意相当的玄妙,就像是后世斐潜看过的一系列讲述死神因果的电影,上一部怎么惊险都死不了的主角,在下一部影片当中第一个死了……

    斐潜看着被反击的箭雨射倒了一部分的胡人骑兵,问徐庶道:“元直,你说要不要多放点胡人进来?”这些胡人虽然属于西凉兵系列,但是并没有像西凉兵那样具备较为完整的铠甲,因此在弓箭对射当中比较的吃亏,中箭的基本上都是负伤,有的甚至是直接落马。

    徐庶捏了捏胡子,想了片刻,然后说道:“如此便撤下一半的弓箭手如何?”

    斐潜点了点头。

    高台之上的掌旗兵便迅挥舞起旗帜来,将号令传递到前线。

    虽然撤下一半的弓箭手,会给阵前的步卒带来更大的压力,但是斐潜的主要目标并不是这些胡骑,而是在牛辅阵型后方的那些西凉骑兵。

    如果让牛辅觉得用骑兵冲锋在箭雨中太过于吃亏,那么自然会调步卒上前进行挤压阵线,最后才会将西凉骑兵投入战场,做胜负手,如此一来对于斐潜的步卒消耗反而是更大……

    军候凌颉虽然不是很理解中军指挥来的命令,但还是立刻执行了,“弓箭前军撤离!长枪上前!”

    顿时稀疏了不少的反击箭雨让西凉胡骑们更加的兴奋起来,纳古挥舞着战刀,顶着箭雨大声嚎叫着:“套索!拉开拒马!”

    旋即几名侧面的胡骑冲了上来,从马匹侧面取下了套索,挥舞了两圈,然后准确的套中了车阵前方正面的拒马,旋即立刻往斜刺里兜去……

    虽然斐潜车阵前的拒马也是有钉入土里的,但是并没有像北屈那样进行多层的夯实,因此在纳古付出了十几名胡骑代价之下,辎重车前的拒马要么被扯得偏离了原本的位置,要么直接被拖走,正面区域的拒马线顿时七零八落。

    攴胡赤儿见状,哈哈笑了一声,将战刀举起,在空中斜劈了几下:“到我们了!儿郎们!上啊!”

    大队的胡骑从缓行状态便成了小跑,然后在几个呼吸之间便提升到了全,冲着被纳古拉扯破坏的口子而去。

    战场之上,瞬间近就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西凉胡骑根本不需要在战场上临时号令,直接自的形成了一个个小小的冲锋阵列,就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叉子,恶狠狠的扎了过来。

    箭雨还在继续,牛辅的弓箭手在胡骑冲到阵前的时候为了防止误伤,已经停止了抛射,而进行接手持续射击的则是胡人的骑兵,同时斐潜的弓箭手也全推到了后线,正在越过车阵对于胡骑射击……

    但是现在,弓箭已经不是战场上的主角了,而相互之间的短兵相接,才是真正的血肉磨坊。

    “杀!”

    双方的兵卒几乎是同时间大声呼喝起来,在这个时刻,对于第一线的双方兵卒来说,他们已经听不见任何的声音,也看不见任何其他的东西,在他们的眼中,只有在对面的敌手,或者他倒下,或者自己死去,再无第二种选择……

    在这一刻,生命是如此的廉价,唯一的价值就是在自己的生命结束之前,终结对方更多的生命。

    马蹄如雷,胡骑尽可能的操纵着马匹,避开和辎重车相撞,但还是有一些胡骑或许是因为转向不及,或许是为了展示自己的武勇,竟然纵马撞向了辎重车!

    “喀喇喇”的骨裂声音之下,撞击辎重车的胡骑竟然就像是撞到了坚固的山石一样,只是将辎重车的表面撞得凹陷了一些,略微晃动了两下,原先预想当中的木板断裂,车辆侧翻的结果根本就没有出现!

    攴胡赤儿定睛细看,然后愤怒的大吼道:“避开车!别直接撞!那是铁板!他娘的居然是铁板!”

    汉人竟然已经奢侈到了这种地步么?

    竟然拿铁板防御辎重车!

    还将辎重车用木桩钉在了地上!

    辎重车之上居然铆钉上了黑乎乎的铁板,认真看当然是能够分辨出来的,但是在战场之上,又要盯着对手,又要躲避箭雨,哪有人会去注意从头到尾都静静的矗立着的车面板?

    虽然吃了一个闷亏的胡骑不敢再和铁板辎重车硬扛,但是在气势上并没有多少缩减,便纷纷控制着马匹顺着车阵的缝隙之中冲杀进去,将骑术和凶残挥到了极致,近身的挥舞着战刀左劈右砍外带马撞,而远在外层的则是抽箭搭弓朝着斐潜的步卒释放冷箭。

    然而斐潜步卒的强悍也远远出了攴胡赤儿的意料,虽然被胡骑突入了车阵,但是沉重的辎重车就像是一块块巨石,使得胡骑原本结成一体的冲锋阵型不得不被迫分成了更细微的零星小阵型,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梳子一样将更多的胡骑挡在了车阵之外,而只有小部分的胡骑才能冲进去肉搏。

    配合默契的刀盾兵和长枪兵虽然有的被战马冲撞得连连后退,甚至整个人都被撞飞倒地不起,但是结成阵列的他们很快就有后来的人补位,和胡骑就在车阵前相互拼杀,战场之上一时之间就胶着起来……

    胡骑有几次成功的突破了车阵兵卒的封锁,甚至将第一列的车阵当中的几个辎重车挤压掀翻在地,露出了第二列的车阵,但是很快就被斐潜后方补上的预备队伍给截杀当场,没有能够扩大战果,也没能够将斐潜兵阵完全的击溃。

    而斐潜的步卒也似乎有着坚强的韧性,眼看着车阵前的战线摇摇欲坠马上就要垮掉了,但是下一刻还是在哪里摇摇欲坠……

    牛辅一直都在仔细的观察着斐潜车阵。

    居然在胡骑这种程度的攻击之下,就已经是被欺近了车阵,甚至还有不少胡骑可以冲了进去,虽然没有取得什么多大的战果,但是也体现出斐潜车阵的防御力也就这样了,虽然还算是不错,但是在西凉铁骑面前未免太不够看了……

    胡骑和西凉铁骑的正面冲击力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的,这一点牛辅很坚信,这样看起来已经是极力维持的阵线,能挡着住胡骑,也绝对是挡不住西凉铁骑的撞击的。

    既然已经探查除了斐潜的战力,牛辅觉得没有必要派遣步卒上前了,两翼因为地形限制骑兵队伍施展不开,正面如果再拥堵上步卒,那么骑兵可以腾挪的余地就更小了。

    牛辅估算了一时间,从侧翼树林当中摸上去的骑兵也应该到位置上了,便下令道:“让胡骑转向从空地侧面包抄,让出正面!铁骑列队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