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七一六章 疯狂的追击
    有道是穷寇莫追,但是实际上大多数的战争都是有追击的,并且绝大多数的伤亡都是在追击当中产生的。

    曹操几次大胜,都是在追击当中产生的,偷袭乌巢后大败袁绍主力,追击俘虏了七万袁兵,然后坑杀了;跟马的战役也是先败后胜,然后一路狂追,报了割须之恨;长坂坡更是一路狂追,追得刘备老婆孩子全丢下了……

    如果敌方阵型完整,撤退有序,那么追击比较有风险,但是像现在这样的零散四窜,同时又没有兵粮后援支持,不追击的就是犯傻了。

    因此斐潜稍微考虑了一下,然后就下令交待马延一些事项,便让其带队进行追击,而自己则是带着步卒,收拢着俘虏,收拾战场,进驻原本牛辅的营地。

    于是牛辅等人就彻底悲催了。

    才刚惊魂未定的停下准备休息一下,收拢部队做一些调整,马延的骑兵就嗷嗷叫着出现了,高举着马刀,迅雷不及掩耳的杀了过来,那些才将脚从马背上放到地面上的西凉兵吓得立刻抓紧缰绳,翻身上马,继续逃窜……

    马延也根本不拦截,而是针对那些尚停留在原地进行抵抗的兵卒起了进攻,这些一时头脑热的家伙本来就不多,后来就越来越少了。

    这些敢于抵抗的兵卒给予那些逃跑者心理极大的安慰,跑不过马延的追兵没有关系,只要跑在那些傻子前面就可以了……

    同样的过程重复多次之后,看到马延的战旗一出现,西凉兵上马就跑已经成为了一种条件反射,他们已经完激不起斗志了,只懂得跑,继续往前跑,只要跑赢了最后一批队友,便又可以苟活一段时间。

    河东从陕津一路而来,牛辅西凉兵原先抢了多少粮草,现在就多遭河东人的记恨,现在有机会跳出来打落水狗,不仅仅是王邑十分愿意做的事情,连一路上的被西凉兵打劫过得小坞堡的乡间豪右,也愿意出来捡点便宜,结果马延现,虽然自己将部队分成了三个部分,持续不停地进行追击,但是似乎每一个部分的兵势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庞大了起来。

    华夏人看见免费两个字就能爆出来的激情,不管古今都一脉相承。

    更何况西凉骑兵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金库啊!

    牛辅作为董卓的女婿,着实也搞到了不少的好货,不管是战马还是战甲、战刀,都是上好的货色,若是逮到一个骑兵,上上下下将其行头扒光了,至少都可以换来普通百姓三口之家一年的口粮。

    加上这一带区域也受到了并州民风彪悍的影响,看见疲惫不堪,惶惶难安落单的西凉骑兵,有一些看起来永远都是那么的憨厚老实的农夫,也盯着只顾得埋头喝水讨要吃食的西凉骑兵的后脑勺露出了一丝莫名的光芒……

    于是马延追击的队伍越来越大,人数越来越多,人踩马踏而激起来的烟尘沿着官道就像是一条黄色的巨龙,张牙舞爪铺天盖地的冲过来,吓得西凉兵根本就无从分辨那些追兵当中是拿战刀的多还是那粪叉的人更多,只懂得望风而逃。

    马延三个部队,轮流出击,从日中追击到日落,一路上根本就没有停下脚步,眼见天色实在是黯淡下来,马延这才逐渐收拢了部队,开始徐徐往安邑撤退。

    牛辅的亲卫在追击当中也遭受了不少的损失,一些是为了让牛辅顺利逃离而战死了,一些则是在逃跑的过程当中走散了,现在依旧留在牛辅身边的,也就仅仅剩下十来个人而已。

    听见远远后方喧嚣的追击部队的声音慢慢的沉寂下去,这些牛辅的亲卫才算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寻了一个路旁荒废的草棚,扶着已经有一些浑浑噩噩的牛辅坐下……

    早上还有近万的部队啊,到了晚上现在就剩十来个在身边,这种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将牛辅打击得够呛,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

    自己怎么就输了呢?

    在派出西凉骑兵冲击的时候,牛辅还以为胜利的果子已经捏到了自己的手中,怎么一转眼这个甜美的胜利果实却变成了一泡马粪……

    想不通啊,牛辅坐着呆呆愣。

    但是亲卫却不能陪着牛辅一起呆,从日出吃早脯到现在,已经过去七八个时辰了,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两三个亲卫凑到了一起,捡来了柴火,搭起了建议的炉灶,然后就有些为难了,没有锅,更没有粮草,这要怎么办?

    就在此时,忽然道路传来一阵杂乱的马蹄声,牛辅亲卫吓得一哆嗦,连忙一脚踹灭了才刚刚点燃起来的小篝火,然后往草棚处就奔去……

    “不是追兵!不是追兵!”有眼尖的亲卫已经认出来了,领头的人是攴胡赤儿。

    跟在攴胡赤儿身边的胡骑也没剩多少,就只有二十来个,见到了牛辅亲卫,便纷纷翻身下马,停了下来。

    “有吃的么?”几乎是同时间,双方的人问出了同样的话语。

    攴胡赤儿咬了咬牙,然后对着手下说道:“杀一匹马吧……”

    不然,还能怎样?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荒野之中一时半会哪里去找吃的?虽然旁边是有一条浅浅的小溪,但是并没有什么鱼虾,难道指望着喝水能顶饿?

    撑过去,活下去。

    攴胡赤儿听到马匹临时前的哀鸣,皱眉扭过头去,问道:“将军呢?”

    亲卫将攴胡赤儿领到了牛辅面前,说道:“将军……将军,攴胡都尉来了。”

    牛辅毫无焦距的眼神逐渐的汇集起来,然后脸上的肉忽然突突的跳了起来,猛然间站起身来一拳将攴胡赤儿打倒在地,然后一边拳打脚踢,一边吼叫道:“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

    不肯承认失败的人总是希望能找到一个借口,眼见攴胡赤儿出现在面前,牛辅似乎是找到了一个承担这一次战败最好的出气口……

    亲卫慌忙上前劝阻,然后将牛辅和攴胡赤儿分开,劝慰攴胡赤儿道:“将军只是一时失了心……等过了陕津就好了……”弘农地面上还有西凉的部队,再不济还有派去进攻雒阳的李傕等部呢。

    攴胡赤儿抹了抹被牛辅打出来的鼻血,闻言默然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说道:“……我知道,没事,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