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七三六章 抢先一步的邸报
    在此时的冀州,公孙瓒不但是在军事上表现优异,而且还在政治上也同样的占据了上风,一封言辞有据的讨袁檄文在冀州各个郡县之间传递……

    “袁绍四世三公,徒有虚名,专为邪媚,不能举直……”

    “君王有难,视若无睹,挂节擅逃,不忠社稷……”

    “既为盟主,当攻董卓,不告父兄,太傅举家同毙,实属不仁不孝……”

    “名为兴兵,实则封殖,收考责钱,不抱国难,百姓痛怨……”

    “强窃冀州,矫刻金玉,以为印玺,每有所下,文称诏书,实为伪命……”

    等等诸如此般,列举了各种袁绍的罪状,并且这些罪状最重要的是还很有依据,这样一来就导致原本一面倒支持袁绍的冀州士族开始犯嘀咕起来,

    但是公孙瓒虽然出了讨袁檄文,骂得也是挺爽,但是却没有没有控制好范围,将一些人和事情也一并纳入其中,这样是不是公孙瓒有意为就不为外人所知了。

    比如说袁绍无兄无父,不仁不孝,那么也就等于将袁术也拉下了水……

    又比如说袁绍矫刻金玉,伪造皇命,那么也不就映射了之前刘虞差一点就成为了袁绍所奉立的伪皇帝?

    不过这些事情现在都不是公孙瓒头疼的问题,当下头疼得要死的是冀州牧袁绍袁本初……

    说实在的,袁绍绝对没想过当下局面会变成当下这样的状况,他其实在内心当中还一直以为着就像是刘秀当年得到了河北豪强支持一样,如今手握冀州牧,自然是天命所归,然后四方望风而降,哪有这么多的破烂事情!

    但是袁绍也不得不静下心来面对现实——自己没有足够的骑兵来对抗纵横幽州的白马义从。

    很多人都以为白马义从是游骑兵,轻甲,骑射,度快,绕圈子杀敌……

    其实这样的认知是错误的,幽州骑兵,曾经有一个名字是——“突骑”!

    两汉交接的时候,刘秀就大量招募了当时的乌桓人和幽州汉人组建了幽州突骑,这一支旅追随东汉开国皇帝刘秀扫荡群雄,一统天下。

    后来由于东汉不断抽调幽州突骑精锐补充中央军,东汉中后期时汉民已不是这支骑兵的主力,归附募集的乌桓和鲜卑人成为了这一支军队重要补充。

    到了东汉末年,和西羌作战的西凉铁骑的重装甲骑兵,集团正面冲锋战术已经是基本成熟,这样的战术方式也传到了幽州,而且幽州突骑还有比西凉铁骑还更擅用弓箭,因此也具备了远程打击能力。

    如果说按照甲胄装备等级来分,西凉铁骑就是纯粹重骑兵,而并州狼骑这是披甲的游骑兵,幽州突骑则是介于西凉铁骑和并州狼骑之间,既可以正面肛一波,也可以用弓箭远程攻击,因此公孙瓒正是凭借幽州突骑屡败强敌,一时称霸北方。

    幽州突骑里的乌桓人在东汉晚期不受东汉政府管束,多次叛乱,屡屡袭击劫掠汉地,而公孙瓒的老大、幽州牧刘虞主张怀柔政策,保持着一颗善良而博大的胸怀,但是公孙瓒认为乌桓人骄横难制,坚持武力围剿,一向是认为凡是胆敢到汉境劫掠的胡人都应该统统的去死,只有死去的胡人才是好胡人的想法,也汇集了不少在边郡饱受胡人毒害的汉人,其中就有三千精锐,号称“白马义从”,悍勇善战,远近闻名。

    就连乌桓人皆知交战“当避白马”,不敢轻易的触及锋芒。

    现在这样的一只锋芒毕露的强力凶器顶到了袁绍面前的时候,袁绍自然是感觉到了极大的压力。

    退是绝对不能退了。

    袁绍心里清楚,一旦后退半步,就是万劫不复,原先还算是刷了一波好感的冀州士族不一定会立刻掉头去抱公孙瓒的大腿,但是也会将袁绍直接打落尘埃再踩上几脚……

    更何况如今

    可是,要打,又要怎么打?

    依靠人多是肯定不行了,北上的青州黄巾足足有三万多人,被公孙瓒直接一举打残,杀伤近万人,没有经过训练的散兵游勇在幽州突骑面前几乎是没有多少的抵抗能力。

    因此当下公孙瓒的骑兵四处游弋,对于冀州北部的一些县城施加压力和打击,袁绍却只能抱团蹲在界桥,不敢擅动,唯恐被公孙瓒抓住了行进之间的破绽,那就是灭顶之灾……

    但是龟缩不是办法,先不说眼看着兵卒的士气一天天往下掉,单单这兵粮的补充也是一天比一天困难,要是在这样持续下去,说不定不用公孙瓒攻伐,袁绍自己的阵脚就乱了。

    “明公!大喜,大喜啊!”田丰笑呵呵的从外而来,见到了袁绍就是一个长揖,然后一副喜笑颜开模样。

    “元皓,何喜之有?”袁绍是太需要一些能够振奋人心的消息了,于是急急问道。

    “明公请看……”田丰从袖子里面拿出了一份邸报,送到了袁绍的面前。

    袁绍接过来一看,略读了一下,不由得抬起了头,皱眉说道:“牛辅授了?!”这哪里是什么好消息,田丰你是不是糊涂了……

    牛辅一死,也就等于西凉军基本上就是群龙无了,那么王允岂不是可以稳坐长安城了?这样的局面怎么会是袁绍所愿意见到的呢?

    田丰“嗯”了一声,当然他也明白了袁绍的意思,所以说到:“明公,此报可解眉下之急也……”

    袁绍将信将疑的重新细看,只见邸报上写着:“……叛军北侵河东,劫掠乡野……潜统兵南援,与辅陈兵于安邑城下。辅令胡骑冲突,潜结车阵,以大盾勇卒拒之,辅不能破。后辅轻潜兵少,遣铁骑冲阵,潜伏强弩于阵中,一同具,辅铁骑死伤无数,潜分骑侧击之,辅不能抵,败退百里……”

    “这……”袁绍越看越是惊喜,指着邸报说道:“……果真大喜啊!有此之法,定可破公孙白马!”

    停顿了一下,袁绍又有些迟疑的说道:“……不过,邸报明天下,恐公孙亦知也……”

    田丰拱拱手,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明公且放宽心,此乃快马送至,朝廷之报尚未至河内也……”

    袁绍转了转眼珠,然后咬牙说道:“如此……来人,击鼓!聚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