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七三七章 在一退一进之间
    袁绍紧紧的盯着前方列队的公孙瓒的队列,说不紧张,那是假话,之前袁绍领军,大多是和什么山贼啊,黄巾啊最多是郡兵交手,像是和公孙瓒这样的名震辽东的强军交手,还是第一次……

    像是每一个初哥一样,袁绍现在能希望的就是自己的部队能够更坚挺一些,更持久一些,虽然大部分的时候这种愿望都是事与愿违。

    在这个初春的日子里,袁本初终于是正是的踏出了迈向强大的地方军阀道路的第一步。

    见公孙瓒的骑兵部队已经差不多渡河,列好了阵型,田丰在一旁低声提醒道:“明公,该下令了……”

    袁绍握紧已经有些汗湿的手,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平稳和有力,说道:“传令麴将军前出!”其实这一次操作,依旧非常的凶险,让公孙瓒顺利渡河,让出二十里的地形,选择比较平坦的地区进行接战,就是为了让公孙瓒轻敌,为了在不利的局面当中去营造出有利的条件。

    以步卒主动攻击骑兵,利用斐潜之前的强弩兵的战术,让公孙瓒的骑兵在脱离了其步卒的掩护之下遭受强弩的打击,然后进行反冲锋,而不是进行传统的步兵交战的策略,这种违背了传统兵法的战术布置,是田丰提出来的轻敌之策。

    当袁绍咬着牙,下定决心拍板用田丰的策略的时候,众将都很惶恐,唯独麴义赞同并自告奋勇的愿为前部……

    麴义算得上是西凉花的中原人,在汉灵帝年间,平原麴氏避难西平,逐渐的成为了当地的大姓,麴义也因此在凉州精通掌握羌人的一些战法,和西凉的一些豪帅什么的也多有相交,对于西凉的铁骑也是有了一些了解,后来麴义回到了冀州之后,便凭借武勇,成为了当时的冀州牧韩馥的部将。

    但是麴义毕竟在西凉长大,所以性格上也是十分的外向,大大咧咧,说话什么的根本就不注意,属于大嘴炮类型的人,因此多少和韩馥合不来……

    后来袁绍到了冀州,几乎就没有花多少的力气就策反了麴义,使其成为了自己麾下的将领,这一次对抗公孙瓒,也就将鞠义派上了前阵。

    当下公孙瓒挟大破青州黄巾军之余威的时候,正当时人多势众士气高昂的时候,其他的将领都有些担忧,虽然有斐潜之前的案例,却没有人敢打包票说一定能成功复制,只有麴义拍了胸脯……

    公孙瓒原来是在界桥北和袁绍隔河相对,结果袁绍后退了二十里布下了阵型,公孙瓒见界桥之南皆是平地,四周空旷没有任何可以埋伏的遮挡,也就让三万步卒本阵后续跟上,而自己则是带着中央的三千白马义从和左右两翼的五千骑兵,率先度过了界桥,到了袁绍的阵前。

    而袁绍看似示弱的行为却隐藏着杀机……

    当在战鼓声中,麴义领八百精锐重步兵加一千强弩前突列阵的时候,志高意满的公孙瓒轻敌了,犯下了和牛辅一样的错误,竟然直接拍出了王炸,企图一举梭哈。

    公孙瓒见自己的骑兵已经是全数渡过了河,也并没有遭受到所谓的半渡而击这种战术打击,加上此地又是平坦,看不见有任何的兵马来援的迹象,同时又欺袁绍前突的麴义兵少,因此并没有等待后续的步卒跟进,也没有任何的拖延,便下令让白马义从立即从中央进行突击,两翼突骑随后跟进,他企图以惯用的重骑兵集团冲锋战术碾压袁绍前锋,甚至连袁绍的中军都一起横扫。

    按照正常来说的也没有什么多大的错误,因为骑兵对步卒正常来说一对三,结成战阵了之后一对五,而麴义也就是两千人左右,公孙瓒拍上三千白马义从理论上来说并没有多大的错误。

    可惜这个世界从来都是不缺乏恶意的,田丰的计策就是为了这一刻的到来……

    麴义令重步兵伏于盾牌后,以防白马义从的骑射杀伤,待敌骑距离数十步时,这些步兵突然扬尘大叫、对于近前的白马义从起反冲锋,左右侧后方则千弩齐,形成交叉火力阻击后续的白马义从骑兵。

    白马义从完全没有料到这一手,强弩密集打击下惊慌失措,又遭到对方重步兵长戟猛攻,重骑兵在非冲锋状态下白刃近战的弱点暴露无遗。同时后方赶来的两翼骑兵的前进道路也被阻,与白马义从挤作一团,无法施展,成为了强弩的活靶子。

    这种从未有过得情况不仅是白马义从等骑兵手足无措,甚至公孙瓒也目瞪口呆,一时之间竟然没有什么有效的打破僵局的举措,让许多骑兵在混乱当中不断地丧失了性命。

    随着不断的减员,白马义从等骑兵的士气也在不断的衰减,随后大部分骑兵溃败奔逃……

    未曾想过会有这样的情形的袁绍大喜过望,兴奋的血涌上头,也同样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令大军全部随着麴义一起追击公孙瓒,力求将公孙瓒一举击溃,而袁绍自己身边仅留下了几十强弩手和两百长戟步兵。

    在白马义从之后的公孙瓒两翼的骑兵,其实并没有遭受到非常大的打击,因此在度过了慌乱期之后便重新汇集起来,绕过了正在激烈交战的正面区域,现了落在后方的袁绍本阵,便在本能的驱动之下,冲向了袁绍大旗。

    这重新汇集起来的公孙瓒骑兵,虽然不是白马义从,但是当袭击过来的时候,也不是仅仅只有数百人的袁绍本阵相抗衡的……

    袁绍原先兴奋的涨红的脸色一下子变得了惨白,马蹄声就像是催命的号角一般,仿佛让其如同掉入了冰窟,不由得颤栗起来。

    田丰上前说道:“主公退!吾来断后!”便让人簇拥着袁绍,依托着身侧的一处残檐断壁,让兵卒集结一起,竭力抵抗。

    一时间弓矢雨下,人马嘶喊拼杀,袁绍危在旦夕。

    袁绍本阵的兵卒也很害怕,眼见士气不断被消磨,许多人开始逐渐的往后退却,都想让其他的人顶上去,而自己可以躲到断墙之后。

    此时袁绍做出了这一生当中或许是最英明的决定,他脱下了兜鍪,扔到了地上,然后大声吼叫道:“大丈夫当前斗死,而反逃垣墙间邪?”

    说完提了长剑就往前冲,田丰和身边的护卫哪里会让袁绍真的冲到第一线,连忙上前护卫起来,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袁绍本阵的兵卒见主将都拼死命了,也都重新激了斗志,奋勇抵住了公孙瓒的骑兵的攻击。

    随后战场之上的颜良现了本阵的异状,连忙带军来救,公孙瓒的骑兵见不可为,便再次退散了……

    随着公孙瓒骑兵的退去,界桥之战落下了帷幕。

    对于双方而言,其实在这一场短短的战斗当中,除了公孙瓒的白马义从和麴义的先登营损失较大之外,其他的部队并没有遭受很大的战损。

    但是,整个冀州的局势却得到了根本性的转变,白马义从不败的神话就像一个肥皂泡一样破灭了,同样也导致了公孙瓒一直经营得非常好的神将形象也随之垮塌,整个冀州士族甚至是整个的河北区域,对于袁绍和公孙瓒两个人的评价重新做了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