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七四一章 虾落的临战决意
    就在斐潜和四位将领在商讨着相关事项,统一着作战思想的时候,位于美稷的南王庭的各个部落之间却没一致的意见,连续争吵了三天之后,部落之间的会议终于是不欢而散,各走各家……

    匈奴单于姓挛鞮氏,匈奴人称之为“撑犁狐凃单于”,单于为其简称,与汉朝天子同义,匈奴语“撑犁”为“天”,“狐涂”为“子”,单于就是像天那样宽广无垠的意思。

    但是自从北匈奴单于被汉朝打得像是丧家之犬一般西逃之后,这个“撑犁狐凃”也就没有了多少尊贵的意思,这不仅仅是表现在外,而且也是体现在内。

    南匈奴内附,或许是一种权宜之计,或许是双方都已经不堪重负,因此,也曾经和平了不短的时间,开通了贸易,互通有无,甚至南匈奴也成应汉朝的号召征募,参与平定西凉和北地的叛乱。

    但是正是因为如此,导致了南匈奴羌渠单于,也就是於夫罗的父亲,栾提羌渠遭到了以右部虾落的强烈反弹,最终导致了叛乱身亡。

    匈奴的王庭结构依旧是从之前传下来的老样子,大部分的官职都是分成左右,比如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左右大都尉什么的。

    虾部其实就是属于右部的,而原先於夫罗原先担任的就是右贤王一职,是虾落的直属统领。於夫罗接受老单于的号令,领兵出征,除了自己的直属的族人之外,自然是要调用右部的这些大小部落的人员,首当其冲的自然就是虾落和白马铜等部落。

    而在於夫罗跟随汉朝兵卒征讨过程中,并没有一下子就取得了理想的进展,因此,汉王朝继续发出了征募的命令,而老单于或许也是因为感觉到了虾落部落的庞大,有意识的进行了某些动作,结果没搞好就把自己的老命搭进去了。

    现在於夫罗卷土重来,感觉压力最大的,首当其冲自然是当初挑头的虾落部落。

    于是虾落部落的头人扎田胜就急匆匆的召集了其他部落的头人,召开部落联盟贵人会议,商讨如何应对的问题。

    但是原先老单于栾提羌渠被干掉了,新的单于须卜骨都侯虽然熬过了冬天,但是也没能渡过这个春天,就在前一段时间耻辱的死在了病床上……

    因为须卜骨都侯匆忙上任,而且又没有担任单于多长的时间,所以也没有指定谁来担任郝宿王一职,自然也不可能有什么单于遗诏可以传达,如今南匈奴王庭就是群龙无主,混乱不堪。

    作为曾经的匈奴六角之一,原先虾落头人扎田胜叛变的时候也并非得到了所有人的拥护,现在这个更混乱的局面之下,就更不可能得到其他部落的什么有力的支持了,况且除了白马铜和休各胡这两个直接参与了叛变的部落之外,其他的部落都抱着一种看好戏的态度……

    反正就算是於夫罗来了,他们也仅仅是需要低头认个错,然后上缴一些财物牛羊什么的,也就了事了,为何要和虾落等部落一条路走到黑?

    因此多数部落要么沉默寡言,要么东扯西扯,硬是把原本准备商讨如何应对於夫罗进攻的贵人会议开成了扯皮聊天外加喝酒吃肉大会,三天过去了,除了满地多了不少牛羊骨头和黄白之物外,竟然没有任何行之有效的最终结果。

    虾落头人扎田胜怒不可遏,又不敢在这个时间点和其他部落头人翻脸,担心如果自己这样做岂不是等于是将最好的理由送到了这些人的手上,但是忍又实在是忍不住,于是在第三天的时候愤然宣布解散贵人会议,各回各家。

    扎田胜看着这些其他部落的头人有的醉醺醺的爬上马匹,摇摇晃晃的离开,有的照朋唤友,或许是要继续再喝酒,或许是凑成了小集团去商量什么事情……

    愤怒的扎田胜抽出了战刀,恶狠狠的砍在了帐内的桌案之上,锋利的战刀直接将桌面的一角砍了下来,掉了地面之上,弹跳了两下,落到大帐口,刚好被走来的白马铜头人阿兰伊看到了。

    见到是阿兰伊,扎田胜也没有掩饰自己的情绪,咬着牙说道:“真想抓几个来杀了!这些胆小怕死的老狐狸们!”

    阿兰伊没有说什么,而是往旁边稍微让了一点,和休各胡头人临银钦一起走了进来。

    “右贤王,东北十里外可是有右且渠的八千好手,还有日逐王的五千涂仇骑……”临银钦摇了摇头说道,“……现在如果动手,并不是一个好时机……”

    扎田胜狠狠的将战刀扎到了桌子上,其实他并不是不清楚,而是咽不下而已,“……但是一旦那小子真的带了汉朝的人马过来……我担心……”

    阿兰伊说道:“所以我们不能在这里等,我们应该立刻行动起来!”

    扎田胜转头盯着阿兰伊,又看看临银钦,然后说道:“你的意思是说……”

    临银钦说道:“现在各部落的贵人们这个样子,无非就是觉得於夫罗势头不小,我们无法抵挡,但是如果我们将於夫罗击败了,这些人自然就会站到我们这一边来!”

    扎田胜在大帐之内转了两圈,说道:“其实我也这么想过……但是於夫罗这次的带的人也不少,而且还有汉人帮忙……”

    阿兰伊说道:“如果单单是以我们三个部落的人手,要彻底打败於夫罗和汉人的联军,确实有一些困难,但是我们只需要一场胜利来坚定这些人的信心而已……”

    “地点就在平定,三路合围,干掉於夫罗和汉人的前军!”临银钦恶狠狠的说道。

    阿兰伊点点头,接着说道:“然后我们就带着战利品回来,要求这些老狐狸立刻表明态度,献出人马!”

    “至于汉人……”临银钦说道,“别忘了,我们也可以去北面找一些帮手……”

    扎田胜思索了片刻之后,大步走到了桌案旁,一脚踩住了桌案,将战刀拔起,在空中虚劈了两下,沉声说道:“好!就这么办!我就不信了!我既然能砍下那条老狗的脑袋,也自然可以用这把战刀同样砍下这条小狗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