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七四七章 徐晃的首场个秀
    古代战争当中,没有通话设备,部队与部队之间距离的越远,想要相互沟通和通讯就愈发的困难起来,传递一个命令或是信息,路途短的还好说,若是路途遥远的,简直就是噩梦,有时候甚至是等传达到了,命令或是消息的时效性也就过了。

    因此才有许多将领爱说的那句话:“君命有所不受。”

    但是这句话也要分一些场合,所谓的“君命”,是指将领在发现战机的时候,不必一定要先去请示君主是否同意出兵,而是可以根据战场的变化直接发兵,并不是特指可以不听君王的号令……

    如果一个将领天天将这一句话挂在嘴边,那么就算是得胜,相信不久之后也不用再“受”什么君命了。

    就像是现在,徐晃根本不用去请示斐潜,胡人派遣过来的喊话的兵卒所说的话语是不是真的,是不是前方的部队确实全军覆没了,更可况前锋是近万骑的集团,要有多大的实力才能将万人集群团团围住,不走漏一个?

    徐晃冷哼一声,然后说道:“取弓来!”

    旋即有兵卒将徐晃的弓箭递上。

    徐晃张弓搭箭,瞄准了正在阵前叫嚣的胡骑,一箭射出,当即就将其射翻马下,剩下的两名胡骑吓得连忙拨马就走,顿时引来自己这一方兵卒的一阵欢呼声。

    要知道徐晃可是拿战斧的,臂力也比一般人强上不少,这些胡骑只是在普通兵卒的一箭之地外,却依旧是在徐晃个人的射程之内。

    徐晃趁机沉声喝道:“区区腥膻之辈,妄行浅薄之策,简直可笑!来人!击鼓!令永安营出战!”

    轰隆隆的战鼓顿时擂响,徐晃将跟着自己亲自招募的永安营的兵卒派了出来,在营寨之前的空地之上结阵。

    中军当中的大帐之内,斐潜坐在胡凳之上,听到在帐篷口的黄旭传话说徐晃派出了永安营,不由得愣了一下。

    永安营虽然兵源素质还算是不错,但是毕竟是新募集的兵卒,就这样轻易的派到了阵前,而不是放置在营寨之中依托寨墙进行抵御?

    徐晃是对于自己的这一支部队这么有信心?

    还是有什么其他的意图?

    斐潜站了起来,又皱眉琢磨了一下,然后又重新坐了下来,摇头笑笑。

    既然之前说出了让徐晃负责的话语,那么现在就不能贸然的又将其推翻,至少要再等等再看看……

    在营寨前的徐晃默默等了一会儿,只见中军斐潜亲兵依旧未动,心中不由得略松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击鼓!邀战!”

    此时营寨外的扎田胜仔细观察了一阵,忽然哈哈大笑,指着正在列阵的汉军喊道:“看看!看看!这就是汉人!连兵器都拿不稳的汉人!”

    永安营毕竟还是新兵,许多兵卒没想到第一次上阵就居然直接面对胡骑的冲击,又没有了寨墙依托,简直就是感觉自己仿佛是赤身裸体的站在冰天雪地上一样,难免有一些慌乱,在排列队形的时候就有个别的人相互撞到了一下,摔倒在地,兵刃自然也就掉落在了地上……

    胡骑顺着扎田胜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当看到汉军队列当中相撞摔跤的情形时,不由得纷纷哈哈大笑起来,甚至有一些人将手指头塞到了嘴里,吹出了长长的呼哨。

    扎田胜忽然感觉到了一阵轻松,原先忐忑的心也略放了下来,叫过了身旁的参南滨,说道:“给你两千骑,能不能干掉这些汉狗?!”

    参南滨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保证说没有任何问题,在他看来,两千骑兵对付不到一千步卒战阵,简直就是轻松之极,就算步卒战阵是有拒马在,还有营寨后面的弓箭手掩护,但是又能如何,要知道身边个个都是能够在马背上开弓的好汉子,冲一冲,射一射,这还能有什么问题的?

    沉闷的牛角号声当中,参南滨几乎是没有任何征兆的就带着两千胡骑营冲向了汉军的阵地,企图在最短的时间内,迅速冲过宽达一百余步的弓箭攻击的范围,和汉军的第一道阻击战线进行接触战。

    汉军阵当中,安排在最前的是徐晃的一个族人,姓徐名羽。

    虽然对于徐晃的安排不是很理解,但是也没有二话的支持了徐晃的命令,组织永安营在营寨拒马之后列阵了,现在面对着汹涌狂奔而来的胡骑,他也毫无畏惧,双手紧握战刀,紧紧盯着越来越近的胡骑,大声的吼叫道:“刀盾手!立盾!长矛手,上前!架矛!准备接战!”

    “杀……”排成三排的长矛手零零散散的呼应着,下意识的根据训练的战法,站到了拒马之后,将长矛斜斜的架到最前面的刀盾手的大盾之上,形成了一片枪矛丛林。

    营寨上也开始进行了弓箭的攻击,稀稀落落的箭雨落在冲来的胡骑中间,就像是在池塘之内落下的点点小雨滴,除了溅起一些涟漪之外,并没有搅起多大的风浪……

    看见这样的情形,徐羽的心猛的往下一沉,冷汗顿时就从脊背上冒了出来。

    营寨当中有多少弓箭兵和弩兵,徐羽自然是知道的,而现在竟然只有这点射击数量!

    这是要做什么?!

    徐羽猛地回头,望向了站在营寨寨墙之上的徐晃的位置。而此时的徐晃也正在看着他,两人目光在空中交接……

    徐羽慢慢的回过头来,觉得口舌一阵发苦,嗓子也干涸了起来……

    “哈哈哈……好一个大兄啊!”徐羽才苦笑了两声,就看见胡骑在马背上纷纷直起了腰,心中立刻敲响了警钟,大吼道,“……举盾!举盾!”

    奔驰当中的胡骑娴熟的抛射出了箭雨,在空中划过了一道道的黑线,落在了徐羽带领的永安营的兵卒头上……

    老兵新兵的差距在这一刻表现得淋漓尽致。

    那些有经验的老兵,没等徐羽的举盾号令,在见到胡人在马背上立起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要么抓紧了盾牌,要么是靠到了有盾牌的战友或是遮蔽物之侧,而那些新兵则依旧傻愣愣的站着,甚至在伍长和什长等人的呼喝之下,仍然手足无措的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一些什么,在别人举盾躲避的时候,还竟然有人抬头去看迎面射来的箭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