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七四八章 永安营战线崩乱
    “啊……”

    “我中箭了!中箭了!”

    “血!”

    “救命啊!来人啊!谁来救救我!”

    当扎田胜的胡骑射出的箭矢像吸血蝗虫一般恶狠狠的扑向了应对稍微迟缓了一些的永安新兵们,没有躲避好的兵卒或是没有盾牌遮掩的,顿时就被射倒了一地,惨嚎连天!

    胡骑就像是血气方刚的莽汉见到了赤身裸体的美女,越的兴奋的嗷嗷直叫,在马背上扭动得更加的风骚,甚至有的人根本就不再躲避营寨的稀稀落落的箭矢,而是径直半立在马背上,左右开弓,射出一只又一只的箭矢。

    根本不需要扎田胜再出什么指令,胡骑熟练的在步卒阵前从中左右分开,划出了一道漂亮的弧线,往兵卒阵左右两边奔去,给与汉军阵交叉方向的箭矢攻击,正面则是让给了准备套拒马的胡骑。

    “唰唰唰!”

    锋利的箭矢射在了汉军的盾牌上,射在了汉军的胸甲上,同样也射在了汉军的身体上。

    徐羽大声的号令着,让兵卒尽可能的重新整理队形,保持好阵列,但是忙着在哭嚎的新兵蛋子们根本就没有听,或是说就算是听见了也是脑袋一片空白……

    “督战队!督战队!上前!”徐羽举着盾牌,见这一群兵卒到了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而胡骑已经开始拉扯拒马了,若是再迟缓片刻,恐怕胡骑一旦将拒马拉开,而自己这一方还没有排列好阵型,等胡骑突入阵中之后,那肯定就是一场异常恐怖的灾难。

    因此,徐羽不得不叫上了督战队,用铁血重新唤醒这些惊慌失措的兵卒的战斗本能。

    督战队都是装备精良的老兵,也多数是徐家的私兵或是族人担任,因此一上来就抓住了几个像是无头苍蝇一般乱窜的新兵蛋子,当场就砍下了头颅,喷涌而出的漫天血雾和在空中翻滚着跌落阵前的人头,终于是唤醒了这些茫然的兵卒们,开始颤巍巍的听从号令,集结了在一起……

    一个个督战老兵在身后提着血淋淋的战刀,横竖是个死,若是拼一下,说不定还有条活路,在死亡的威胁面前,紧张的情绪得到了压制,肾上腺素的分泌,也促使了这些兵卒有了更加敏锐的听觉和手脚协作,长矛阵终于是在胡骑拉倒拒马之前集结完毕了。

    面对如林般的长矛,胡骑并没有退缩,而是疯狂的冲了上来,扎田胜的族人们扯下遮挡战马眼睛的布条,这样战马才会不会畏惧锋利的长矛,而是奋不顾身的向前冲!

    他们将自己的身体伏低,躲在了战马的脖子后面,紧握手中的战刀,希望能利用战马撞开长矛,和汉军短兵相接。

    虽然他们知道身处于第一线的自己未必能够在接触的瞬间活下来,但是能够给身后的族人创造更多的机会,能够给族人带来胜利,也就够了……

    胡骑们嚎叫着,咆哮着,硬生生的用血肉撞了上来!

    真的在这一个直面死亡的瞬间,什么武功技巧都没有太大的作用。

    刀盾手将硕大的盾牌立在地面上,用盾牌下方的尖端深深的插到土内,然后用肩膀顶住盾牌,一手持刀,从盾牌的缝隙里面向外看,同样也是他们攻击的空间,只要有敌人靠近,像毒蛇的利牙一般的战刀就会从盾牌的缝隙里面捅出来!

    在刀盾手后面的长矛阵一柄高挑,专门刺战马上的骑手,一柄斜插在地,专门刺战马的脖颈,一柄平拒,用来抵御近身的兵卒,拥挤在一起的汉军长矛手们,退无可退,只能是也出野兽一般的吼叫声给自己壮胆,迎接即将到来的剧烈碰撞。

    兵卒们互相配合,左右互相掩护,刀法和矛法没什么花样,直来直去,就是扎和捅两种方式,至于什么劈,砍,什么挑、压、拨等精巧细微的操作,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要么就是持续这样的简单动作,将冲击的胡骑一一刺杀在阵前,要么就是被胡骑突破,死在胡骑的战刀之下,没有什么其他的更多的选择……

    胡骑顺着拉开的拒马冲到了阵前,吐着白沫的战马腾空而起,撞向了刀盾手和长矛阵结合的阵型!

    被长矛扎中的战马就像是一个沉重的血水袋,在疯狂的向外喷散着鲜血的同时,也将身下的汉军步卒们要么撞飞,要么压倒……

    一名长矛手刺中了飞奔而来的战马,却来不及松开手,便被强大的冲击力直接带动着长矛柄打中了胸口,在骨裂声中抛飞出去,跌倒在地吐血不止……

    另外一名长矛手看见一个胡骑从战马上高高的跃起,下意识的就举起长矛刺去,在空中避无可避的胡人惨叫声中被扎了一个通透,但是还没等这一名长矛手开心的笑出来,被扎透的胡人就借着重力在临死前一刀砍在了这名长矛手的面门上……

    胡骑疯狂的驱使着战马,不断地撞击着汉军的阵地,双方的血液从接触的那一条线开始喷涌而出,蔓延开来,很快的就染红了黄土地,形成了深褐色的泥泞。

    随着双方的兵士不断的倒在了血泊之中,汉军阵明显不足抵御胡骑的冲击,虽然汉军兵卒也在奋力的抵抗,但是双方接触的那条线很快的从一条直线变成了一个凹面,胡骑重进了阵中,开始不断地扩大,打的汉军连连后退……

    徐羽满身血污,双手持刀,带着身边的护卫疯狂的砍杀着冲进军阵当中的胡人,但是眼看着越来越多的胡人涌进了军阵中,感觉身边的压力越来越大,而自己手下的兵卒却在不断败退,就算是自己奋力维持,也是撑不了多久……

    一名督战兵跑到了徐羽身边,大声的在徐羽的耳边吼道:“军侯!撤!可以撤了!”

    正在拼杀的徐羽迟钝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回头一看,现在营寨上已经举起了撤退的旗帜,隐隐的在四周不断拼杀声中也听到了敲响的鸣金之声……

    “……撤!快撤!”

    徐羽一边布着号令,一边还想要向前冲,去接应在前方的下属,让还在拼杀的兵卒们可以有更多的人撤下来,但是几个护卫在督战兵的指挥之下,竟然将徐羽硬生生的架起便向营寨跑……

    随着徐羽和督战队的撤退,汉军阵几乎是瞬间就垮塌了!

    没有了基层士官的吼叫,没有了督战队要人命的战刀,又有了命令可以后撤了,原本就不多的勇气似乎在瞬间消失不见,剩余的汉军兵卒丢下了兵刃,没头没脑的便往营寨大门冲去,企图在胡骑追赶上他们之前逃进营寨当中!

    一直注视着战线变化的扎田胜大喜,挥舞着战刀,大吼道:“追上去,追上去,跟着他们!冲垮营寨!胜利属于我们!胜利属于长生天的赤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