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七四九章 被当成诱饵的兵
    天色已经渐渐的接近了黄昏,初春的太阳还是相对比较短暂的,落到了天边的太阳似乎完全没有抵抗能力,就被大地母亲一把拖进了怀里,只留下一缕血红色的残影证明他曾经绚丽过。

    匈奴骑兵死死的咬住汉军撤退的队伍,一边驱赶着,一边企图跟随着这些汉军混进营寨当中,他们狂吼颠狂着,连续不断的冲向汉军的营寨,想要冲开一道缝隙,将汉军彻底的杀败……

    扎田胜根本没想过会这么的顺利,汉军居然没有依托营寨进行抵御,而更加愚蠢的是竟然临阵撤退!

    在骑兵面前,两条小短腿的步卒想要撤退!

    哈哈哈……

    扎田胜大笑着,敦促着身边的胡骑一同加入驱赶汉兵的行列,这要是能让这群汉人顺利的撤回营寨之内,那么自己岂不是将成为大草原上的笑话?

    汉人的营寨只有一个,那么只要是顺着这群溃败了的汉军,岂不是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将其攻破了?

    这样一来,前往美稷王庭的汉军没有了补给,必然也就是无以为继,很快的就会陷入了没有粮草供给的状态,多半就会迅速撤退……

    而一旦汉军撤退了,单单是於夫罗,又有什么可以害怕的?

    早知道汉军是如此的不堪一击,扎田胜想起之前自己左右为难的那些顾虑,不由得自嘲的笑笑,自己还是太胆小了,太谨慎了,这样很不好,要成为伟大的冒顿单于一样的人,就还必须更加的勇敢,或许只有将天下所有的土地都视为自己的草场气魄,才会成就那么伟岸的霸业吧?

    扎田胜看着眼前的汉军兵卒丢盔弃甲,就连旗帜兵刃也基本上都丢弃了,抱头鼠窜,完全就是十全十的一副溃军的模样,心中仅存的一丝担忧终于是完全的放下,号令着让胡骑津津跟着汉人的溃军一同挤近营寨当中去!

    胡骑簇拥尾随在溃兵之后,熟练的控制好速度,展开了一个大大的弧面,既不太快,也不太慢,就像是在大草原上驱赶着羊群一样,将四散奔逃的溃兵收拢在一起,往营寨大门赶去,动作娴熟至极,就连两侧相互穿插的骑手都不会碰撞或是拥堵到一起。

    当然赶羊时候用的是皮鞭,赶人的时候用的就是战刀,对于一些落后的或者是往斜刺里的溃兵,胡骑甚至已经不直接砍杀了,而是用刀在其后背割出一个巨大的伤口,听其滚地惨嚎以取乐,随后跟上的胡骑就根本看都不看,直接踩踏……

    徐羽和督战队是最开始就撤退的一批人,因此在大部队溃散之前就已经跑进了营寨,徐羽将刀丢给了自己的亲卫,然后直接就冲到了徐晃面前。

    徐羽愤怒的挥舞着双手,大声对着徐晃吼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做!”

    “大胆!”

    “无礼!”

    因为徐羽的这个突来的无礼举动,徐晃身后的亲卫一皱眉,按刀就往前,就要立刻将徐羽拿下。

    在军中冲撞主将,可是相当严重的一件事情。若是不徐晃的护卫也都是徐家的人,知道徐羽和徐晃的关系,否则早就拔刀相向了。

    徐晃伸出一只手摆了摆,表示亲卫无需如此,然后平静的看着浑身血污的徐羽,眼神冰冷的就像是在看一块石头。

    “为什么啊!”徐羽喊着,用手指着正撤退回来的永安营的兵卒说道,“你为什么要故意派他们出去?!他们也是我们的兵啊!也是一条条人命啊……”

    “但是他们首先是一名兵卒!”徐晃站到了徐羽面前,盯着徐羽,用及其平稳的语调说道,就像是在说着一件再普通不过的道理,“你也是!还有……”

    “我也是。”

    “这句话,我只说一次。如果你下次……”

    徐晃贴近了徐羽的脸,盯着徐羽的眼睛,“当军法从事!”

    徐晃说完,伸手将徐羽推到一边,然后往前走了几步,扬声下令:“令兵卒沿两侧退下,胆敢冲击辎重车阵者,立斩!”

    徐羽这时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原本在营寨后部的辎重车都被推到了营寨之前,近三十辆辎重车围成了一个半弧形,凹面对着寨门,并且还锁上了铁链,而由原本平阳兵组成队列已经整齐在辎重车之后列阵……

    “弓箭手上寨墙!刀盾手立盾!长矛手举矛!弩兵上弦!”徐晃大声号令道,然后回头看了一眼徐羽,微微向一侧歪了一下脑袋。

    “……”徐羽默然片刻,然后仰天嘶吼一声,“啊啊啊啊啊……”

    徐羽一把推开护卫,然后掉头就往一侧的辎重车的军阵当中走去,“……我的刀呢?拿来!再拿扯一条布给我!”

    很快就有兵卒将战刀取来了,徐羽抽刀在手,接过了布条,用牙齿咬住了布条的一头,然后用布条将手了战刀牢牢的缠绕到了一起,打了一个死结,走到阵前,又用眼斜了斜正在指挥着的徐晃,旋即扭过头大声叫道:“来人!永安营的旗号呢?!取来!立于此处!来个人,去告诉那些退下来的家伙,是汉子的,就拿上兵器来这里!永安营,也不是孬种!”

    “弓兵!掩护射击!”

    徐晃发现胡骑和撤退的兵卒太过于接近,便立刻下达了让弓箭手开始攻击的命令。

    营寨之上,原本稀稀疏疏的弓箭一下子就变得密集了起来,正在追得欢天喜地的胡骑忽然遭受到了从两侧射来的弓箭袭击,顿时一阵人仰马翻。

    扎田胜虽然也发现了营寨门口的忽然变得密集的箭雨,却没有多少放在心上,因为如果之前的汉军散漫射出的箭矢是覆盖一大片,现在集中起来在营寨门口,也同样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所以扎田胜只是传令两翼还没有抵达营寨门口的胡骑对于营寨寨墙上的弓箭手进行压制,并且让胡骑加快冲击营地的速度。

    双方的弓箭在空中交互而过,带着寻求血肉的渴望,恶狠狠的收割着生命,血花在暮色当中绽放,仿佛将天边的晚霞映得更加的鲜亮。

    弓箭手的付出终于让撤退下来的兵卒和胡骑之间拉开了一丝的距离,伴随着最后一个倒霉的汉兵卒被胡骑追赶上来,一刀砍翻,大量的胡骑哗啦啦的冲进了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