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七五一章 突如其来的反击
    汉军兵卒时不时响起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却无法动摇徐晃的决心。他非常清楚当他下达这样的命令的意义所在,哪怕维持辎重车阵线的兵卒死伤再大,他也不会眨一下眼睛,只要能将更多的胡骑吸引到营寨的空地上,让更多的胡骑进入到这个布置好的陷阱当中,这些兵卒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汉朝和匈奴为何每次战争都那么辛苦?

    原因或许很多,但是其中有一条非常重要的是,匈奴或者说北方的游牧民族有四条腿,先天上有更多的战场主动权,所以作为统领步卒的徐晃来说,只要逮住了机会,就要给这些游离不定的胡骑来一下狠的,是再正确不过的选择了。

    否则,难道还让胡骑轻松退去,在四周游弋,自己则是时时刻刻要去防备可能从某个地方忽然来袭的攻击?

    徐晃是并州人。

    并州从前秦开始,就崇尚武风,也是兵家和法家的发源地,更何况这些年一直以来都遭受到了胡人的侵扰,对于胡人的习性,徐晃自然是很清楚。

    要让胡人害怕,就必须比胡人更狠,更凶残,更不怕死,更心狠手辣!

    既然斐潜让自己全权处理,那么自己就要让这些胡人们长长记性,让他们记住徐家的字号,记住营中的飘扬的斐潜的三色旗,记住在这一刻汉人表现出来的血勇和武力,记住那种一想起来就会撕心裂肺的痛!

    徐晃大声的吼道:“举弩兵旗!自由速射!”

    红底黑纹的飞狗旗被高高的举起,一排排一列列的弩兵从帐篷后快速跑了出来,一部分跑上了两侧的寨墙,一部分站到了原本是堆放在辎重车的粮包之上,与辎重车阵线的兵卒形成了一定的高度差。

    伴随着弩兵中低层军士官的此起彼伏的号令声,一只只弩矢越过了辎重车阵汉军的头顶,扑向了拥挤在一起的胡骑!

    弩矢在空气当中拖出一条长长的残影,瞬间就穿过了辎重车阵上方红色的血雾,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恶狠狠的砸在了坐在马背上的胡人头上,身上……

    砸。

    是的。

    就像是被重锤砸到一样。

    弩矢比箭矢更短,更重,但是具备更大的动能,由其是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射出的弩矢,杀伤力更是惊人。

    弩矢杀伤力比箭矢更凶残的原因,是因为弩矢对于人体的破坏程度,比箭矢更大,更恐怖!

    沉重的弩矢箭头破开肌肤的那一刻开始,弩矢就受到了比空气阻力大上千倍的骨骼的阻碍,弩矢因为没有像箭矢一样的长尾翼,所以稳定性较差,遇到阻力的骤然增加,弩矢旋转的速度下降,开始左右摇摆,这样一来就导致弩矢对于人体的接触面积比箭矢更大,伤口也更加的庞大,不仅仅是贯穿伤,还有撕扯的空洞效应,这种伤势,在没有外科手术的古代,基本上就是无救的致命伤……

    即使弩矢没有射中骨骼,也没有毁坏内脏和大脑等等重要器官,仅仅是穿透了手臂或是其他部位的肌肉,比起长长的箭矢来说,弩矢更容易透体而出,形成前后空洞的贯穿伤口,这样的伤口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自然愈合的,同样也会导致大量的失血,直至死亡。

    “快!射击!集中射击!”

    “第一列退下,第二列上前,第三列上弦!”

    伴随着士官不断重复的吼叫声和弩矢发出的嗡嗡声,一只只的弩矢带着死亡的气息,带着对于血肉的渴望,扑向了高高在上的胡骑骑手们。

    原先得意洋洋坐在马背上,居高临下劈砍着汉军兵卒的胡骑们,就像是被空中无形的铁板拍击中一般,一个接着一个,跌落马下。

    马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惊慌的嘶鸣着,想要奔跑起来,但是四周要么是发现不对开始乱窜的胡骑,要么是已经横死的人马尸体,根本就没有多少腾挪的余地,无序的奔跑引发了更大的混乱……

    从寨墙上,从辎重车后方,几乎是排列出了一整个的半弧形的弩兵,疯狂的也近乎于机械的开弦,列队,上前,发射,然后再退后重复一遍的这个流程,数不清的弩矢就像是突如其来的冰雹一般从空中扎下去!

    徐羽依仗着沉重的辎重车的侧面,将一名胡骑砍翻下马,而另外一名胡骑却从斜刺里冲了出来,一刀便向下砍去。

    徐羽正要举刀招架,却架了一个空。

    一只弩矢从后方飞来,直接就扎透了这名胡骑的肩胛,带着一蓬硕大的血花继续向前,这名胡骑哪里还能继续砍得下来,顿时“啊”的一声惨叫,就歪倒一侧,在下一刻就被徐羽一旁的长矛手刺中了腰腹,掉下马背。

    在最开始的一阵猛烈射击之后,弩兵开始一边往前段寨墙上转移,一边对营寨当中的残存的胡骑开始点杀。

    昏暗的天色下,胡骑根本无法察觉细小又高速攒射的弩矢,有的甚至同时被好几根弩矢射中,竟然连人带马都钉死在地上!

    “杀——”

    徐羽高举着战刀,沙哑着嗓子高声吼叫着,就像是要将之前所承受的怨愤在这一刻全数奉还一样,率先从辎重车的侧面冲了出来,迎着慌乱不堪的胡骑发起了反冲锋!

    “杀——”

    轰隆隆的战鼓声激荡得让人浑身热血沸腾,更多的汉军冲了出来,刀矛齐下冲了已经完全乱了阵脚的胡骑砍杀过去。

    在一波骤然弩矢突袭之下,侥幸未死的胡骑一方面要防备从正面砍过来,刺过来的刀枪长矛,一方面又受到了从上方飞来的弩矢点名,根本就没有办法抵御,被杀的节节败退……

    成功就在咫尺之遥,却又像是天涯海角,这是何等让人绝望的一件事情。

    扎田胜眼见众多的胡骑拥进了营寨之内,原本以为汉军的营寨就会在下一刻被攻破,就可以品尝到胜利的果实,但是没想到几乎是转眼之间,战况就一边倒,冲进去的大约千余胡骑转眼之间被屠杀的七七八八,汉军营寨不但没有被打垮,相反,还反冲锋了出来……

    弩手在屠杀完毕被拦截的胡骑之后,纷纷站到了前营的寨墙之上,对着营寨之外的拥堵在一起的胡骑再次进行覆盖式的打击。

    失去了速度的胡骑根本连躲藏的余地都没有,就算是企图藏身在马腹马脖子后,也同样躲不过弩矢的关照,就像下饺子一样,扑通扑通的掉下马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