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七六四章 绕道而来的军队
    壶关,整体地形来说来说是北高南低,东高西低。

    四周的山岩也是十分有趣,就像是巨大的阶梯一样,直上直下,就连山顶也是平的,形成一个凹字。

    山顶上多半都是鸟雀的天堂,也正是因为这些鸟雀,带上去了一些树种草籽之类的植物,自由自在的生长着,无人打搅。因为直上直下的山体,就连野草都难以立足,顶端虽然是平的,但是对于人而言,极难攀爬。

    壶关的关隘,就是建立在两座山峰之间,卡住了南北的通道,东西方向上直接连接着垂直的山体,形成一个易守难攻的结构。

    在两侧的山体上,借着城墙的便利,有开凿出高一点的哨位,但是也仅此而已,要想在近乎垂直的石壁上开凿出通往山顶的道路,几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壶关之上,贾衢冷然的看着城下忙忙碌碌的那些劳役。

    因为要建造瓮城,所以自然就征发了不少的劳役,此时此刻,这些劳役正在壶关工坊的官吏带领之下,搬砖的搬砖,运土的运土,就像是一群忙碌的工蚁。

    黄成的目光也追随者贾衢看了过去,挑了挑眉毛说道:“梁道,你的意思是这里面混进了老贼的人?这些人不都是令狐家从四下乡野里面征募而来的么?难道是说……”

    黄成的眼睛往城中令狐府邸的位置盯了一眼。

    贾衢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问过了,因为要赶在雨季到来之前,就要先把瓮城的土坯先夯好,所以人手有一些不足,就临时又招了一些……”

    “那为何……”黄成疑惑的说道,“还是说梁道你还要等这些人也动手?”

    贾衢摇了摇头说道:“现在的问题是仅仅凭借这些人员根本不足以对城门产生威胁,杨刺史必定还有其他的布置……甚至是还有其他的人员进入到了城中……”

    “瓮城土坯还有三四天就可以完成了,所以……”贾衢转过身看着黄成说道。

    黄成仰头哈哈一笑,旋即收敛了笑容,说道:“好!老贼若是敢来……哼!”

    两个人正说话间,忽然见到一名兵卒从城南狂奔而来,上了城墙气喘吁吁的禀报道:“城南出现大批人马,约有四五千人,正于城南残营处扎寨!”之前张扬一死,所立的营地就被拆除了,仅剩下一些用不上的残骸,现在居然冒出了兵马又在那里立寨?

    贾衢和黄成惊讶的对视一眼,立刻动身前往城南。

    在壶关城南原本营寨的残骸处,方悦端坐在一颗树下,看着部队兵卒忙忙碌碌的开始扎营。

    没办法,壶关之下,也就这一块地方比较合适立营了,所以虽然是乱七八糟的难看了些,但是打扫打扫,规整一下,也就凑合了……

    隔着一个壶关,虽然方悦之前是和杨瓒有过约定,但是事情究竟会不会像杨瓒所说的那样发展,却还是一个未知数。

    究竟走这一趟值不值得,方悦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试试。

    钱财、权势,这些所有的一切,方悦都非常的喜欢。

    而要获取这些,则必然需要付出一些什么。

    黑山军显然已经是缩回了山区之内了,自己这一次又是无功而返。

    河内太守王匡虽然是一个名士,说起经书来也是头头是道,但是实际上却同样也是面红心黑的人。这一段时间,虽然是袁绍袁车骑的授意,但是王匡也借着这样的机会狠狠地搜刮了一笔。

    鼓励客仆出首……

    这是怎样的人才能想的出来的招式啊!

    方悦皱着眉头。

    自己连续几次领兵出征,兴师动众却没有多少的斩获。

    找不到黑山军的时候,方悦也曾经想过在附近转转,找一点什么偏僻一些的村寨,然后……

    然而这种应付交差的方式,方悦可以管控住自己的亲卫私军,却不能控制所有兵卒的嘴,万一哪一个说漏了,或者说贪图赏金,向王匡出首了,那么自己不但无功,还要罪加一等。

    真要是落到王匡手中,哪有一个轻易好过的啊!

    简直比十常侍还要凶残!

    因此方悦也有了改换门庭的心思,现在杨瓒找上门来,虽然有一定的风险,但是怎么说弘农杨氏也比出身兖州的王匡好得多吧?

    杨瓒之前说了许多话语,也承诺了许多,方悦看来其言语必然有真有假,有虚有实,但是其中有一点说得确实是真切无比——当下世道纷乱,有兵卒在手,方有自保之力。

    可是要掌握兵卒,钱粮自然是少不了。

    或许就从这个壶关开始?

    远远就望见了壶关的关墙,看着直上直下的山岩和城墙,方悦不由得啧啧赞叹,真是险关啊!

    这种关隘,虽然没有护城河,但是那个宽阔的壕沟也不是吃素的,并且只需要防守一面,攻城方就算是有兵力优势也没有办法用的上,如果不是兵尽粮绝,又或是里应外合,单靠武力强行扣关,恐怕就是一个无底洞一般,不知道要填进去多少兵卒……

    “将军!”

    一名兵卒跑了过来,说道:“关上喊话,询问来意。”

    “嗯……”方悦挑挑眉,说道,“……就说我等奉袁车骑之令,追寻黑山贼踪迹而来,路途耗费不少粮草,故而来此采购补充一二,不日就走。”

    听了方悦军士的回话,贾衢和黄成面面相觑,这理由似乎还算是说得过去,但是……

    追黑山军,追到了这里来了?

    然后没有了补给,转道来了壶关,采购粮草?

    贾衢眯缝着眼,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这个方河内,言语多有不实啊……”

    说词似乎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贾衢却有些不太相信。

    如今杨瓒就像是卧榻旁的毒蛇,贾衢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听到了方悦的传话,自然是心中敲起了小鼓……

    一般来说,袁车骑命令河内郡协同清剿黑山军,这个是的确有可能的,但是一旦黑山军缩回了深山当中的时候,多半也就会退兵了,哪有持续跟进到自己粮草不济的道理?

    太行山这一片区域,虽然说壶关确实是一个不错的补充点,但是绕进绕出难道不要耗费粮草么?

    贾衢已经基本判定出方悦突然出现在此,多半不怀好意,但是又不能说有多远滚多远,毕竟现在对方打的旗号只是前来采购粮草,又是打着袁车骑的名义,若是贸然拒绝,岂不是往袁车骑眼里撒沙子?

    那么,现在又应如何处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