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七六五章 冲天而起的烈焰
    夜晚不由分说的来临了。

    杨三郎默默的在稻草铺就的地上躺了一会儿,等到四周的声音都静下来的时候,才悄悄的爬了起来,尽量控制着声音从身侧的木板破洞当中掏出了一个小布包,又掏出了一把匕首,然后将小布包揣进了怀里,握着匕首,摸着黑从草棚内内猫着腰走了出来。

    今天下午南面的城门提前关闭了,听人说是南面来了来历不明的军队,杨三郎知道,他等待的时机便已经到来了。

    这是城南的贫民聚集地,大部分房屋的结构都是以木棚为主,一方面是因为历来城北为贵,城南为卑,所以没有多少人愿意住城南;另外一个原因是城南想来都是由南往北的战争波及的区域,砖瓦结构的房子,就算是逃过了流矢等伤害,说不得也被守军拆了当成擂石扔出去……

    这些原因,也就造就了壶关城南在瓮城门附近有一大片的草木棚屋。

    水火无情,所以面对水火的时候,人们总是更加的慌乱,要制造骚乱,没有比这里更加的合适了,所以壶关的南面这一片的区域,也就是杨三郎的目标。

    草木棚屋之间,月色的照耀之下,歪七扭八的木屋草棚形成了各种奇怪的阴影,杨三郎贴着阴影蹲着,若不是仔细观察,根本看不清楚在黑影当中竟然还藏着一个人。

    过了一会儿,不知道从哪里又钻出了十几个黑影,慢慢的汇集到了杨三郎身边。

    杨三郎清点了一下人数,然后压低了声线,低声说道:“都按计行事!火石火绒都有么?”

    几个藏在黑影之中的人点点头,还有人将怀中的布包扯出来了一些给张三郎看。

    “好!现在分开,点火之后不要停留,全数往北!动作要快!”张三郎再次强调了一下,然后挥手示意,让这些人各自散开。

    旋即十几个黑影分成了四五组,又消失在了草棚木屋的阴影当中……

    深沉的夜色,就像是一层浓厚的黑纱,也自然掩盖住了杨三郎等人的踪迹,不一会儿的功夫,城南的草棚木屋区域就几乎同时间燃起了十几个火头!

    初春以来,一直都没有下雨,干燥的木屋和草料就是最好的燃料,就在十几个呼吸之间的时间内,原本的小火苗就骤然膨胀开来,并且不断的向外蔓延……

    越来越的的木板和草料在火焰当中化为灰烬,也提供了大量的热量和浓烟,此时就算是睡得再熟的人也被惊醒了,顿时整个的城南乱成了一片,哭声喊声惨叫声传递得很远很远……

    草棚木屋燃烧的“噼啪”作响,整个火势已经完全不可控制,时不时有几个草棚被火焰烧垮,坍塌下去,将里面的人压在了火海当中,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临死前的嚎叫。

    一时之间,火光映天!

    南城之外的方悦早就已经披挂整齐,端坐在大帐之内,他也在等着杨瓒所说的信号,猛然见看见了壶关城内火起,火光冲天,似乎将半边的天空都染红了,不由得大喜,心中想着这个杨瓒果然还是有点办法的,当即下令兵卒出营直冲壶关南城!

    军队开动,自然是引起了壶关南城之上兵卒的注意,一名值守的军侯趴在女墙上大声的询问方悦的来意。

    方悦转了转眼珠子,仰头喊道:“见城中火起,特领兵卒前来救火!还不速开城门!”反正自己的理由还是要找一个正当一些的,如果这个值守的军侯慌乱之下相信了,自己不就省事了许多?

    军侯显然不相信,并没有下令开城门,只是不痛不痒的说了一声待他去前去禀报,便缩回了女墙之后。

    方悦也原本也没打算一句话就能诈开城门,见状便将战刀一举,吼道:“水火无情,岂能拖延,来人,攻城!”此时正好借着城南混乱,拿下城门,哪里还会等什么军侯去禀报,便也不管自己的前言后语是不是相互违背,直接就下达了攻城的命令。

    攻城向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没有器械,想要攻城简直就是难比登天,方悦自然也是有一些的准备,虽然时间比较仓促,没办法做出大型的登城车塔,但是做出一些云楼车、冲车和简易的云梯,还是可以办到的。

    壶关的地形十分险要,对于方悦而言,的确是限制很多,只有一个不大的攻击面,其他的地方都是山体,根本无法发力,如果在平时,方悦根本就不会蛮攻的,因为只要守军不是白痴,只要有个千人在城墙上防御,就算是自己将手下的这几千人全部都投入进去,也多半攻不破壶关城门。

    但是今天不一样。

    方悦也是从军之人,对于日常城门值守这些事项也是很清楚,所以正常来说,城门处都是有一个军侯值守,然后夜里分成上下两个时间段,分别由两个曲长带着兵卒进行轮换,也就是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现在壶关南城门之上,只有大概三四百人在防守……

    而另外的其他兵卒要赶过来,受限于壶关的特殊地理位置,所以不可能从两侧山体过来,也没有城墙可以走,唯一的城南通道又被大火阻断!

    因此,只要耗光了守卫南城门的这三四百兵卒,就自然可以拿下城门了。现在方悦的目标就是一个,就是以命换命,用自己两个,或者是三个,甚至是四个兵卒的生命去耗光壶关城墙之上的守兵!

    方悦挥舞着战刀,大声的吼叫着,敦促兵卒疯狂的顺着云梯往上攀爬,现在城南的火光冲天,自己这一方连火把都可以不用,省却了不少麻烦。

    壶关之上守兵大呼小叫着,显然被方悦的突袭搞得有些措手不及,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射出什么箭矢出来。

    壶关守军的反击薄弱,更加助长了方悦这一方的士气。方悦的兵卒像是一窝蚂蚁一样,蜂拥到了壶关南城之下,一个又一个的简易云梯被架了起来,冲车发出吱吱扭扭的声响,也在不停的向壶关城门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