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七六六章 不请自来的客人
    方悦看着壶关南城头上的略显得慌乱的守兵,不由得开心的笑了起来,慌吧,乱吧,越慌乱自然对自己越有利。

    原本方悦他认为壶关并不容易攻克,也没想到会有现在这样的

    看这个样子,这一次的进攻搞不好真的就会想杨瓒杨刺史所说得那样,可以顺利的拿下壶关城,而将城头上的兵卒全数杀光之后,自己就可以作为恰逢其会的救火救男的形象出现在上党民众的眼前。

    “弓箭手,准备掩护射击!”方悦一声大吼,他不准备再什么藏着掖着了,用最短的时间,趁着城南大火的阻断,将南门拿下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虽然黑夜当中,弓箭手的效用有限,但是能多杀一个守城的兵卒,自己成功的几率也就是更大一分,所以方悦直接下令弓箭手进行覆盖射击,不用管到底有没有看到人……

    因为地形的关系,所以只能展开四百左右的弓箭手,这些弓箭手门听到了命令,拉弓搭箭,开始向城头射击。虽然城头上人影晃动,看不是很清晰,但是他们还是很快的按照方悦的号令,进行着漫无目标的抛射。

    “嗡嗡嗡!”随着弓弦声响,一批箭射向了城头。

    借着城内的火光闪耀,方悦微微侧着脑袋,努力辨认着,企图在城内的乱哄哄的一片吵杂声当中,听听看看有没有城头兵卒中箭的惨呼……

    但是四周的声音实在是太多了,也有太多远远近近的喊叫声,方悦最终还是放弃了这样的尝试,在十轮箭矢覆盖之后,便直接下令兵卒强行登城。

    “攻击!”

    十余名兵卒钻到了简陋的木板之下,用肩膀半抬半推得将沉重的冲车推向城门,他们在整齐的号子声中,推动巨大的攻城槌,伴随着木料承重相互磨察吱吱呀呀的声响,一步步的向壶关城门走去。

    原本的冲车,除了木架和巨大的原木之外,还有四个轮子方便推动,但是因为时间的仓促,另外方悦之前也是追踪黑山军而来,根本就没有准备这些所谓的器械,因此只是拆了一些辎重车的车轮给云楼车,像冲车这样相对而言比较轻一些的,就只能是靠人力进行推动了……

    攻城最通用的办法就是攻城门,攻破城门,就等于破城,对双方的心理作用和士气影响都非常的大,而且巨大原木撞击城门的声音,也会对守城的兵卒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甚至可能会顾此失彼,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城门而疏忽了城墙上面的守卫。

    “块一点!更快一点!”看着兵卒接近了黑乎乎的城门,方悦兴奋的连声大吼。在吼声当中,士卒们推着越来越快的攻城槌,向城门冲去……

    “轰!”攻城槌巨大的撞锤撞上了城门,出了一声震耳欲袭的巨响。

    方悦的兵卒听到了这一声巨响,都不由自主的欢呼起来,在他们看来,只要冲车继续在猛槌城门,破城就在眼前了!

    就在方悦带领着兵卒攻城的同事,杨三郎也带着十几名手下潜藏到了壶关的北城门之下,还没有完全修建好的瓮城土坯的就是隐藏他们身躯的最好掩护。

    杨三郎,其实并不是杨家的人,但是他自己真的姓什么,他已经忘了。他是孤儿,从小就被弘农杨氏收养,然后和一群孩童一起学习一些粗浅的文化,当然,更多的是练习武艺。成年之后便作为杨氏士族重要子弟的贴身护卫,保护杨家人的安全。

    这一次跟着杨瓒前来,像在黑夜之内搅乱防火等重要的事项,也就自然落到了他的头上。

    对杨三郎而言,防火制造骚乱,并阻断兵卒前往城南救援,只是才做了一半,另外更重要的任务就是趁着城中人员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城南,打开北城门,迎接杨瓒的军队入城!

    一般来说,城门的分为两类,一种是闸门,用绞盘将沉重的闸门吊起,一种是双扇开合门,依靠门轴进行转动。在壶关,两种门都有,南瓮城的内城门用的是闸门,而南北城墙外城门则是开合式的城门。

    杨三郎在半成品的土坯上探出了半个脑袋,观察着北城门门洞内的情况。

    门洞不管是什么时候,都有兵卒轮番驻守,一般白天是一什兵卒,晚上就上下半夜各有一伍。

    此时城门洞内的兵卒一伍兵卒已经被城南巨大的声响惊动了,各个拿着兵器站在城门洞下南眺望……

    杨三郎缩回了脑袋,将几个手下召集起来,为了更好的混进城中,他们都没有带长兵刃,只有携带者一些相对比较容易隐藏的匕首之类的利器,因此要强攻自然是有一些难度,不过壶关如今在修建的北瓮城的土坯却给杨三郎等人提供了机会。

    杨三郎将人手分成了两拨,绕着半人多高的土坯墻,往北城门两侧绕了过去……

    贴到了墙边,杨三郎带着手下慢慢的翻过了土胚墙,贴着城墙边,在城门洞守军的视野之外,一点一点的摸到了壶关北城门洞的两侧。

    杨三郎贴着墙,微微屈身,这样他既可以迅速发力,又可以不露出太多的身形,侧着头看了看在门洞另一边的手下,然后点点头,猛地一同扑进了门洞之内!

    “谁?!谁在那!啊……”

    虽然是尽可能的以最快的速度解决了战斗,但是毕竟没有弓弩,所以还式多少慢了一些,导致最靠内的守城门洞的兵卒发现了异常,扯着脖子喊了起来,不过也马上被从另外一侧的人捂住了嘴,割断了喉咙。

    杨三郎的心猛地一下就提了起来,连忙示意手下将尸首往城门的阴影里面拖拉,自己则是贴着城门洞的边缘,偷偷的向头上的城门楼瞄去。

    或许是城南的吵杂的声音太大,或许是大多数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南边,城门洞里面的发出的这些声响,竟然像是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杨三郎见状不由得大喜,既然已经将值守的兵卒杀了干净,有没有惊动其他的人,那么意味着只要拔下城门的四个锁销,就可以推开城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