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七六七章 城门中推断
    “快点!”

    “快把门销拉开!”

    城门一般来说,是上下一共四个门销,粗大的木门闩扣在三指宽的铁框中,然后深深的扎在城门两侧的条石当中。要想打开城门,就必须先将沉重的门闩拔出,这和平常的木门完全是两回事,没有一点力气的人甚至都拉不动沉重的门闩。

    城门闩和铁框摩擦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在黑夜当中听起来十分的刺耳,但是杨三郎已经顾不得这些了,和几个手下一起合力,奋力扣住城门闩上的凹槽,将卡在下方的门销从石头槽当中拉了出来!

    杨三郎大喜,正当他准备继续要将头顶上方的门闩拉出的时候,忽然从城门上方抛下了几只火把,顿时城门洞内就亮了起来,将一帮众人的身影显露了出来。

    杨三郎惊恐的回头望去,在火把的照耀之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土坯围墙处已经立起了许多身影,手里擎着弓箭正瞄准着这里,箭头在火光的闪动之下发出幽幽的寒芒。

    “放箭!”

    城门楼上没有任何的询问,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话语,只有一个年轻的声音,干脆利落的直接下令道。

    “嘣嘣嘣!”

    如蝗的箭矢瞬间扑进了城门洞,杨三郎等人为了行动的便利,根本就没有着甲,短小的利刃虽然近身战的时候还是不错,但是要想靠这小匕首拨打箭矢,简直就是毫无可能。

    杨三郎几乎实在看见了弓箭的手瞬间,就往边上一窜,贴到了门洞边上,减少了暴露出来的身形面积,但是就算是如此,依旧有一发箭矢破空而来,直接扎到了他的胳膊之上,瞬间穿透了,箭头从胳膊的另外一边冒了出来。

    其他的人就没有杨三郎那么幸运了,惨叫连声当中被射得血花四溅,还有几个竟然被箭矢直接钉死在了城门之上。

    又是一批箭矢飞了进来,杨三郎蜷缩着身躯,躲在门洞侧边,忍着手臂的剧痛,扯过一个已经死去的手下尸首,顶在了自己的面前,但是依旧没有办法完全遮挡住自己的身躯,没能遮挡住的腿侧又被射中一箭,顿时身形不稳,跌到了地面之上。

    三波箭雨之后,便停了下来,门洞之内的十余名手下横七竖八的躺到了一地……

    甲片相互撞击的细碎声音响起,一队刀盾手围了上来,火光之中,一个年轻的官员出现在了刀盾手之后,正是贾衢。

    火把照耀之下,门洞之内亮如白昼。

    几名刀盾手冲了进来,挨个的对地上的人员进行清理,就算是横躺在地的尸首也直接用刀捅几下,然后才拖拽出去。

    一名刀盾手看见蜷缩在最里面的杨三郎还睁着眼睛,立刻沉声一喝,举起刀来就要砍下!

    “且慢!”

    贾衢站在护卫身后,喝止了要动手斩杀的刀盾手,然后看了看流血不止的杨三郎,说道:“壮士身手不错……若是能说出与城外联系的方式,可免一死!”

    杨三郎捏了捏手里的匕首,又看了看大部分身躯都在护卫身后的贾衢,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站前些,我就告诉你……”

    “嗯?”贾衢目光闪烁了几下,并没有从护卫身后走出来,而是说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无非就是以火把为号而已……”

    杨三郎闻言瞬间瞪大了眼睛。

    紧紧盯着杨三郎的表情的贾衢,微微一笑,继续说道:“那么……用火把转几圈呢……我想,转上三圈或许是一个比较合适的圈数……”

    杨三郎听闻此处,已经顾不得再等待什么机会,猛地一挥手,将手中的匕首往贾衢的脑袋上投掷而去!

    贾衢身侧的护卫一直都在紧紧的盯着杨三郎,见其手臂一动,立刻举起了盾牌,将贾衢护在了身后。

    “哚”的一声,匕首扎在了盾牌之上。

    站在杨三郎的刀盾手怒吼一声,显然对于杨三郎敢于在其眼皮下做出这种动作愤怒不已,手起刀落,一刀便将杨三郎的头颅砍了下来!

    此时,身在壶关城南的方悦听着南城门在冲车的撞击声中发出痛苦的呻吟,不由得兴奋的身躯微微有些颤抖起来。

    壶关啊!

    这个可是壶关啊!

    自己竟然能够攻克壶关,这怎么说都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战绩了!要知道,在战国前秦时期,有多少大将都在这个关隘面前铩羽而归!

    城墙之上的争夺战还在继续,方悦兵卒们一边挥舞着战刀,一边顺着云梯就往上爬。然而城墙之上的守军也很顽强,他们紧紧的靠着女墙,躲避着从城下射出了冷箭,然后用长枪不停的捅着,许多刚刚爬上了云梯顶端的方悦兵卒,就被一枪扎到了脑袋或是身躯,惨叫着落了下来。

    几个守城的兵卒抬着粗壮的檑木,狠狠地对着云梯往下砸去。

    沉重的檑木顺着云梯往下翻滚着,就像是撸串一样,将长长云梯之上附着的方悦兵卒砸得头破血流,骨折筋断,扑通扑通的掉下了云梯。

    趁着打退方悦第一波云梯攻击的间隙,守城的兵卒在城门洞的上方丢下了巨大的石块,顿时将简陋的冲车木板砸穿砸烂,连同里面的撞门的兵卒也砸死在了冲车之内。

    “弓箭手!覆盖城门楼的区域!再上三百人!”方悦举起战刀,恶狠狠地下令道,“再派一辆冲车!”

    虽然自己的蚁附的兵卒死伤惨重,但是方悦原本就没有打算一波攻击就能拿下壶关,要是真的那么容易攻取,壶关也不能称之为上党高地的南大门了。

    在方悦看来,第一波的攻击已经暴露出了守军人手不足的缺陷,第一辆的冲车竟然可以直接撞击城门,就是最好的证明,现在,他只需要持续的给与城门守军压力,让他们无暇顾及城门之下的冲车,壶关的大门必然会向其敞开!

    “杀啊!”

    又一波方悦的兵卒冲了上来,方悦的弓箭手也不在顾及是否在黑暗当中会射击到友军,将箭矢全部都集中在了城门洞的上方,也不管有没有看见守军的身影,只管着不停的将手中的箭矢一只又一只的抛射出去,掩护着第二辆攻城车冲进了城门洞。